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学去何用
    茅昭元失去法剑,许多茅山道法都无法施展,几个照面就被击飞撞到石壁生死不知。

    原本两人联手才能稍微抗衡这具尸王,现在失去茅昭元这个助力,白丹青瞬感压力……

    “嘶啦!”

    苍霞子犹如利刃的指甲撕开他的前襟,略微一按就将他击飞十来米之远。

    “臣服本座,或者死!”猩红的双眸紧紧盯着吃力站起来的白丹青,随着时间推移,苍霞子灵智彷如有恢复的苗头。

    白丹青吐出一口逆血,不屑喝到:“我白丹青这辈子只服过一个人,便是我的老师段皓段天南。你一只连记忆都无法保留下来的

    怪物,也配跟我提臣服两个字?”

    “死!”听到段皓名号,苍霞子骤然发狂,双臂猛然粗壮了三分……

    “三阴尸火!爆!”

    “吼!”

    ……

    云霞山沧澜居,众人眼带震惊看着被火龙等人抬进来的两具担架。

    这次不用许槐林开口相求,杜灵尘已经掏出一只阵盘,手掐法诀口中喃喃与闭关的段皓联系,引得孟婆与白无常相视苦笑。

    片刻之后,紧闭的房门缓缓开启,收到杜灵尘传讯,段皓提前出关。

    “孟婆道友,幸不辱使命。”他将一只长颈瓷瓶递给孟婆。

    后者老脸微红,上前躬身道:“天南宗师,正因为老婆子的丹药,害得杜管家不敢请您出关,眼下累得两位道友重伤,老婆子难

    辞其咎。”

    白无常上前躬身:“天南真人,此事责任在我丰都门……”

    “不能怪你们,先救人要紧。”段皓摇摇头,俯身查探茅昭元和白丹青所受伤势:“昭元真人不碍事,外伤也好,内伤也罢。服下

    这几颗我刚刚炼制的返元丹,不用几天就能恢复。”

    火龙和龙组等人纷纷松了一口气,茅昭元这次临时加入63小组乃是友情出手,万一有个好歹,华国官方都不知要如何与茅山派

    交代。

    “呜呜……少爷,白大叔呢?他还有救没?”小杜若哽咽拉着段皓衣角。

    因为茅清铃一事,白丹青简直把这小萝莉当成女儿宠。自从见到旁边白布下那具破烂的躯体,小杜若两只眼睛都哭肿了,红彤

    彤犹如两只桃子。

    白无常摇头叹息,他乃是丰都门高手,门中不乏有炼尸秘术。

    对于僵尸,白无常所知不少。

    白丹青全身精血被吸食一空,要不是孟婆修炼的《黄泉鬼哭大歌决》乃是最上等的鬼道功法,及时将其魂魄收走,白丹青早就

    身死道消了。

    “天南道友,这是白真人的三魂七魄。”孟婆手中破瓷碗微微一震,碗上显化出一个三寸小人,正是白丹青略微虚幻的身影。

    段皓见状戏谑一笑:“早就嘱咐你,那血棺中的怪物不是你能对付,这次要不是戴老头及时赶到,又有孟婆道友出手相助,你这

    家伙绝对完蛋。”

    白丹青屈身一跪,指着自己躺在地上的躯壳对着段皓连连叩头。

    “哼!要我帮你报仇?”段皓瞥了白丹青一眼:“瞧你这出息……要报仇自己去。”

    白丹青闻言一震,略显透明的双眸惊喜交加看向段皓。

    “天南前辈,难道白真人还有救?”眼见段皓还有心情取笑白丹青,白无常大吃一惊。

    杜灵尘师徒三人纷纷大喜看向段皓,孟婆迟疑说道:“天南道友,不如等老婆子恢复功力之后,为白真人寻一具上等躯壳……”

    “孟婆道友,借尸还魂之术,总归不如本身体魄!”段皓微笑摇摇头。

    不等孟婆开口,段皓双手一搓,手心数颗丹药化为粉末,洋洋洒洒落到地上白丹青那具几乎被苍霞子撕裂的躯体之中。

    “阵起!”

    段皓一声轻喝,清风自来,沧澜居内灵气瞬间浓郁数倍。

    这言出法随的一幕,许槐林和明炎道人在周园见过还好,丰都门两人和火龙可是被吓得不轻。

    未等他们定神,段皓迈出半步,白丹青躯体犹如受到无形伟力,缓缓悬浮在他面前。

    “杜管家,看好我的手法!”段皓淡淡一笑,或指或掌,飞快将周围灵气打入眼前这具残破的躯体……

    “噼啪……噼啪……”创口生出肉芽,断骨逐渐接上。

    白丹青残破的躯体,从内到外爆发出刺目的青光。相比之前死气沉沉,眼下这具体魄正在飞快焕发生机。

    众人眼神微动,心照不宣,各自默记段皓手法。

    这一幕引得杜仲暗暗好笑‘少爷为何只叫师父记住手法,显然这手法只有我师父能学,你们记下又有何用?’

    以白无常和龙组两人的实力,自然能感应到杜仲嘲讽的眼神。

    不过如此神技就在眼前,除去孟婆自矜身份外,其他几人哪能忍住。

    发现段皓手法加快后,他们甚至运转灵识强行记忆。

    可惜……

    不用片刻,实力最差的火龙脸色一红……

    “噗!”一口逆血吐出,他踉跄后退,满脸通红盘膝坐好,运转军方传下的心法调理内伤。

    十分钟后!

    “噗!”

    “噗!”

    两道血箭同时喷出,许槐林和明炎道人也撑不住了,纷纷苦笑‘这脸丢大了!’

    眼见他们各自取出丹药服下,孟婆终于看不过去,一拐杖将脸色惨白的白无常抽飞。

    “嗬荷……这……”白无常大口喘气,眼带后怕看着脸色淡然施展秘法的段皓。

    此时,场中能够心神沉浸,观看段皓手法,唯有杜灵尘一人。

    “原来如此……”

    “这一指应该戳在这里……”

    此老犹如陷入顿悟,时而抚须长叹,时而拍手大叫。

    过了一刻钟,随着段皓最后一指点下,苍霞子留在白丹青身体上的伤口已经消失殆尽,显化在众人面前乃是一具完好无暇的躯

    体。

    “这……这是重塑体魄?”白无常轻声低呼,眼带震惊看了一眼依旧沉浸在顿悟之中的杜灵尘‘太可怕了,这种传功手法,几乎闻

    所未闻,好一个段皓段天南……’

    孟婆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微颤:“天南道友为白真人重塑体魄一事,老婆子之前将信将疑,现在只能说真的服了。”

    段皓戏谑看了一眼火龙和龙组两人,对白丹青喝到:“怎么?还赖在孟婆道友的法器中不出来啊?”

    白丹青闻言犹如大赦,扭身化为一道灵光投入身躯之中。

    “多谢老师出手相救!”披上一领崭新的道袍,白丹青讪讪向段皓跪下。

    “哼,炼出小成的三阴尸火,尾巴倒是翘上天了。”段皓戏谑一笑。

    正当白丹青满脸羞惭时,一声轻叹从沧澜居外传了进来:“天南真人勿要责怪白真人,那邪物已经从小老头手中溜走,看来只能

    劳烦您出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