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赶紧叫人带灵能
    南粤周园,兰亭菀,周天石惊讶看着赵军:“周家名下酒店,全部客满?”

    后者手持一张表格,苦笑说道:“老爷子,一家五星级,四家四星级,总共1532个房间,全满了。”

    “没道理,哪来这么多人?”周五老吃惊看了过来:“别说南粤,便是加上西云,闽东两省,全部修炼家族宗门加起来,撑死不过

    五百之数。”

    周三老连连摇头:“我们事先已经说明,明劲和暗劲只能单人参加。其他内家武者带一人,半步宗师带两人,宗师境带五人。哪

    怕加上外地过来参加的同道,也没理由1500多个房间都安排不下。”

    “下面的人报告,这些入住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北方口音。”赵军补充了一句。

    周五老讶然问道:“北方?难道说简家发力了?”

    正当众人纷纷猜测时,周天石身边的电话响了,他拿起听筒,说了几句之后,眼神越来越亮:“许组长,你是说龙组本部几位大

    人,准备以私人身份派代表南下?”

    京城龙组!

    众人闻言脸色微变,这可不比南粤龙组,能在龙组本部担任高层,最少也得宗师境。

    等到周天石挂断电话,周三老欣喜道:“京城来人?这可太好了,到时有他们参与竞逐,保证能拍出好价钱……”

    周五老和赵军也是满脸喜色,周天石抚须淡淡说道:“好是好,前提条件便是到时候得拿出品质上等的法器,要不然,怕是要重

    复不久前慕容山庄一幕啊……”

    ……

    云霞山沧澜居,段皓闭关所在。

    数十只大大小小,形制不用的瓷瓶摆放在段皓身侧,不远处许多原本放置炼丹材料的箱子已经空无一物。

    显然,经过三天的时间,段皓已经将拍卖会上所需的丹药炼完。

    这种炼丹速度,如果青牛谷那些高高在上的炼丹师看到,必定能够让他们怀疑人生。

    “唉,太久没批量炼丹,手法都生疏了。”段皓瞥了一眼装满丹药的瓷瓶,轻轻摇头,转而看向眼前时明时暗的幽炎鼎。

    “材料还是少了,哪怕我炼器手法已经远超眼下地球修炼界水平,但受制材料和我本身修为,这口法剑最多也就是上等法器。”

    段皓轻轻一笑,双手飞快掐动法诀,将无数禁制化为光符打入幽炎鼎。

    原本朴素无华的剑胚,随着段皓法诀的打入,道道金光逐渐从剑身散发出来,隐约有压制墨色炉炎的趋势。

    十指翻飞,段皓片刻就在剑器上加持了一道禁制。

    一件器物能够被称之为法器,便是内部被修士以法力铭刻上阵法或者禁制,段皓选择后者,因为他想打造出一口以锋锐为主的

    杀器。

    随着时间推移,这口短剑已经被段皓加持了九重厉锋禁制,原本环绕在剑刃的墨色炉炎,彷如受到剑刃无形锋芒的逼迫,居然

    被切割成无数细小的火苗。

    “呲呲……”短剑微微颤抖,无数细小如针的剑光不断在幽炎鼎中乱撞。

    剑器孕灵,法器初成之兆!

    如果有精通炼器的修炼者见到这一幕,必定会欣喜若狂。

    可惜段皓却一脸淡然,毕竟炼出一口法器级剑器,对于曾经见识过绝世法宝的天南龙王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值得‘鸡冻’的事情。

    三刻钟的时间过去了,随着最后一抹墨色炉炎被金光磨灭,段皓淡淡一笑:“凝!”

    幽炎鼎开,剑气冲霄。

    刚刚赶到沧澜居大厅还没坐下的周天石,脸色一变,豁然盯向十来步外那扇紧闭的房门。

    原本与孟婆手谈的茅昭元,猛然盯着对面放下棋子的孟婆:“这锋锐之气!天南真人果然炼制出法器?”

    “呵呵,这有何奇怪之处,天南道友可是能够驾驭幽炎的存在。”孟婆淡淡一笑。

    两人说话间,不远处的房间内剑鸣不停,甚至惊动了外面指挥柳丙丁费宇种植药材的杜若。

    “炼制法器,修炼界估计好几十年没人成功炼制出法器了吧?”费宇眼神复杂看进来。

    柳丙丁艰难吞了一口唾沫:“这可不是慕容家族那些法器……”

    “废话,慕容家那些能比?这可是一口新炼制的法器,估计过几天,那些人得抢疯了。”费宇酸溜溜说道。

    “孟婆前辈,看来天南真人炼制出一口了不得的剑器。打个商量,这剑器让给我们茅山吧。”茅昭元咬咬牙,看着孟婆说道。

    “真是贪得无厌!”孟婆握着桃木拐杖的右手微微发白:“你们茅山眼下就有三口法器级剑器,这东西老婆子也看上了。”

    “你!”茅昭元双眼一凝,眼中闪过一抹忌惮。

    这老妪服下纯阳丹后体内阴毒最少解去五成,自己眼下身受重伤,万一激怒对方,吃亏必定还是自己。

    “呵呵,两位消消气。这几天不少外地宗门家族赶过来,所以……”周天石眼神一亮,开口笑道。

    茅昭元轻哼了一句:“其他宗门家族来了又如何?反正贫道话放这里了,两日后的拍卖会,我茅山派必定占得一件法器。”

    “哼,不怕告诉你们,老身已经传讯门主,这次丰都门带来的灵能绝对不少,那些小家族小宗门最多也就拍点丹药,法器他们是

    别想掺和了。”孟婆似是反驳茅昭元,其实却是说给周天石听。

    杜灵尘脸色有些不渝,不等他开口,周天石已经呵呵一笑:“两位,好歹也是相识一场,老夫给你们透个底吧,这几日冲着拍卖

    会来的同道,已经将周家名下的酒店住满。”

    “什么?”孟婆和茅昭元同时色变。

    “三天前,可不仅周家举行高级灵茶拍卖会,远在京城的简家也是成功举办。”周天石得意笑了:“别忘记简家已经与沧澜居结盟

    ,凭借简家的影响力,你们想想,两天后参与拍卖会的家族和宗门,实力可不一定差过丰都门和茅山派啊。”

    “这……”孟婆嘴角一抽,默默掏出一面青玉板。

    茅昭元拿出手机,脸色难看走到一旁,从其与对方交谈的只言片语中可以得知,都是提醒门派到时带多一点灵能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