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各方南下
    自从上次慕容山庄事件之后,韩方ms娱乐公司一行,没有回国,而是转移到这间远离市中心的民居客栈。

    二楼客房,朴智雅手持电话,神色恭敬连连应是,可见与其通电乃是一尊了不得的大人物。

    “好的,大人,智雅明白!”脸露了然,朴智雅挂了电话,一旁的金高敏连忙问道:“部长大人,情况怎么样了?”

    “嗯,不用担心,有关朴智章大人的事情,家主大人已经知道。”朴智雅看了一眼众人,淡淡一笑:“家主闭关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出关那日便是段天南授首之时。”

    那四名朴家跆拳道馆过来的高手,闻言大喜过望,金高敏总归还是一名艺人,最关心就是自己在华国娱乐圈的发展。

    他连忙问道:“那我们这段时间要怎么办呢?经过上次一事,南方有实力的娱乐公司全都拒绝和我们ms娱乐公司合作了……”

    “放心,华国有句古话‘敌人的敌人就是天然的盟友’。上次一事,段天南几乎和慕容家族结下死仇。”朴智雅阴阴一笑。

    眼见金高敏还想说话,她拍拍他的手掌安慰道:“这些年华国娱乐行业发展得极快,家族怎么会舍弃这块大蛋糕?慕容虎城在段

    天南手中栽了大跟头,名下产业几乎都被段天南麾下的白家吞下,你想想,以他这种枭雄人物,面对这一幕,怎么会甘心?”

    环顾四周,朴智雅自信笑了:“慕容虎城失去了南粤的基业,估计在本家也难以立足。眼下正是与其结盟的最好时机……”

    金高敏眉头微皱:“他们父子现在还有结盟的价值?”

    “呵呵,你别小看了这对父子,别说慕容虎城在南粤经营二十年,必定有后手留下,只那位年龄与你相仿的慕容王孙,也绝对是

    一只狡猾的狐狸。现在他们失去了房地产的布局,我就不信,他们对于娱乐行业,会不动心?”朴智雅淡淡一笑,其实她还有一

    些内幕没有公开。

    朴智恩虽然无法出关,但也决定再派出一名武道宗师境过来。

    这段时间她为何没跟慕容虎城父子联系?

    还不是没有宗师境撑腰的她,没有勇气面对慕容虎城那只笑面虎。

    ……

    云霞山沧澜居,段皓房门依旧紧闭,自从厉锋短剑面世以来,孟婆和茅昭元两人就一直守在大厅。

    没办法,僧多粥少,丰都门也好,茅山派也罢,最多也就是夺得一件法器,毕竟竞争者太多了。

    昨夜据说北方全真教一名内门弟子已经来到南粤,目前入驻了明炎道人的一阳观,早上又有人说京城吴家的嫡子吴弘出现在花

    城机场。

    这还一天多的时间,鬼知道到时还有多少实力非凡的家族宗门派人南下。

    以他们敏锐的灵识,只要法器面世,多少能猜出何种类型。近水楼台先得月是没指望了,好歹抢先得到法器拍卖的信息也是好

    的。

    相视一眼,孟婆缓缓开口:“牛鼻子,天南道友炼制的第一件法器,丰都门不会出手,但第二件法器,你们要是敢叫价,别怪老

    婆子翻脸。”

    茅昭元盘算片刻,缓缓点头:“可以,不过贫道有个建议,如果哪一方有机会抢先拍下一件法器,必须将手头灵能借贷给另外一

    方。”

    “这……以我两家的财力,各自抢夺一件,不难吧?”孟婆听到这话,瞬间动容。

    茅昭元苦笑道:“贫道只能希望那些人怀疑天南真人的炼器手段,要不然,后天拍卖会必定是一场血拼啊!”

    “嗯!可以!”孟婆想了一下缓缓点头。

    灵能这东西,事后再赚就行了,法器可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正在他们双方达成合作意向时,明炎道人脸色难看跟在杜

    灵尘后面走进来。

    三人见礼后,相比往常谈笑风生,明炎道人站在一旁没有开口,只是眼带着急看向杜灵尘前去的方向。

    孟婆和茅昭元两人在沧澜居做客有一段时日,自然知道杜灵尘前去的地方乃是沧澜居放置丹药的丹房。

    很快,杜灵尘拿了一只玉瓶出来,明炎道人取出灵能卡划账之后就匆匆离去。

    孟婆和茅昭元见到这一幕,眼神一凝。

    “南方军区。”杜灵尘淡淡说了一句。

    听到军区两字,孟婆和茅昭元瞬间服气,而此时,房中炼制法器的段皓也是淡淡一笑。

    “边境吗?这么说来,暗盟已经将大本营迁移到境外,难怪贺司令查了这伙人十八年,甚至联合各大势力的力量依旧抓不到他们

    。”

    看了一眼幽炎鼎中一面逐渐成型的三角小盾,段皓轻笑一声:“罢了,且让他们存活几日,待重阳前往西云一行,再顺便解决吧

    。”

    言罢他一手掐动繁复的指诀,一手飞快抓起摆放在眼前的材料扔入幽炎鼎中。

    “高估了幽炎鼎了,这么多材料要融汇在一起,看来时间有点紧啊……”段皓轻声一叹,随后定神继续控制炉焰将投入的材料熔

    炼……

    ……

    云白机场,一名身穿米老鼠t恤的少女,蹬着欢快的脚步走出出口。

    “嗯,现在距离那拍卖会还有一天半,嘻嘻,难得来南粤,怎么能不去品尝最地道的粤菜呢!”自言自语,少女最后握紧拳头比

    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这元气满满的姿势,加上那出众的相貌,瞬间引来不少惊艳的目光。

    “咳咳咳!”花浅语轻咳几声,匆匆拦了一辆的士逃离现场。

    因为她已经发现几名满脸灿烂向自己走来的青年,对于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搭讪者,她实在不想再去应付了——心累。

    “可惜了……”慕容王谢感慨目送那辆载着花浅语远去的计程车,他从京城跟到现在,还真的对这名阳光开朗的少女产生了好感

    。

    可惜,他早就对这名花家最受宠的小公主有所耳闻,据说这名少女从五岁开始,药罐就从不离身。

    除此之外,每年还必须花家老太爷为其压制体内寒毒,甚至有大人物早就十年前就为其批命,此姝命终于十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