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南下相夫
    云霞山沧澜居,众人眼带担忧看着那扇依旧没有开启的房门。

    “距离拍卖会只剩下一个小时了,天南怎么还没出来?”周馥兰秀眉微蹙,妩媚的大眼满是担忧。

    杜灵尘深深一叹:“昨天少爷通过阵盘传讯,据说第三件法器炼制到了紧要关头,想来以少爷的炼器水平,应该赶得上吧。”

    “但愿如此,刚刚爷爷来电话,周园那边出了点小状况。”周馥兰轻声点头。

    “嗯,白道长也给我电话了,这吴家实在异想天开,不仅勒令周家和沧澜居投其门下,甚至还要少爷所有的功法和秘方。”杜灵

    尘冷冷一哼。

    杜仲兄妹闻言色变,茅昭元低头沉思,反倒孟婆与白无常相视一眼,两人同时点头,彷如做下了某种决定……

    ……

    “我前后添加了三十三种材料,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段皓嘴角一抽,双手飞快打出一道道指诀没入面前的幽炎鼎。

    鼎盖飞开,段皓抄起一块拳头大小,犹如琥珀的矿石扔了进去。

    硫磺晶石——产于火山深处,濒临岩浆所在的一种稀有矿石。

    这东西在灵空仙界,连炼器材料都算不上,只能磨成粉末制做符纸。不过在地球这个修炼资源贫瘠的地方,段皓也只能将就用

    了。

    鼎中黑焰瞬间将硫磺精石提炼出一蓬灰扑扑的精华,那面在黑焰中浮沉的三角小盾,微微一震,一股吸力将这些精华吸了进去

    。

    感应到小盾火抗提高了些许,段皓眼中一喜,双手飞快变幻,密室中无数灵气化为特殊的符文没入鼎中。按照原本的设想,他

    只准备将剩下的材料熔炼成最后一件法器。

    可惜他低估了重铁的兼容性,这种金属要是在灵空仙界,也就是在炼制物品时添加些许,主要效果是增强炼制物的硬度和重量

    。

    这种将辅助材料当做主材使用的情况,也是段皓无奈之举,因为材料太缺乏了。没见他将白家和周家秘库翻个底朝天,再加上

    许多世俗界大佬帮忙收集,最后依旧凑不齐三件法器的炼制材料?

    “现在还剩下二种材料,我倒是想看看,熔炼了三十六种材料。这面盾牌最后到底能够到达什么层次,末等法器?还是极品法器

    ?”段皓苦笑一声,此时他也发现自己失算了。

    没想到重铁这种材料稳定太强,导致添加这么多材料,依旧无法以量变形成质变。

    说不定……

    这件浪费他最多精力、最多材料的小盾,最后可能连中级法器的水平都没办法达到!

    ‘这次真是亏血本,但愿能够在拍卖会结束之前完成。’段皓好笑打开幽炎鼎,再次将一块寒玉扔进去。

    控制幽炎将这块寒玉淬炼出精华,三角小盾又微微一震,将无数晶莹剔透的冰晶小粒吸纳进去。

    略微感应到三角小盾多了一点冰抗,段皓嘴角一抽,发现自己似乎炼制出一件‘吃货’出来。

    正当他心想,要不干脆淬火开鼎时,眼角骤然发现鼎中小盾闪过一抹暗金色光华。

    “这是……”

    眼神微动,段皓打起精神,袍袖一挥,剩下一块玉石飞入鼎中,反正法器都是做为压轴拍卖品,只要赶上后半场就行了……

    他绝对没有想到,因为自己久久没有出现,加上吴弘等人的推波助澜,此时拍卖会现场对于法器存在与否,已经几乎闹翻了。

    ……

    南粤周园,一辆奥迪轿车缓缓停在临时开辟的停车场,相对周围最少上百万的豪车,这辆a6显然有些不起眼。

    一名相貌忠厚,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推开车门,迎下两名相貌出众,气质不凡的女子。

    领头是名大约三十出头少妇,她相貌妩媚,一袭火红连衣裙裹着火爆的身材,一下车就吸引好几名自以为身家不错,打算过来

    搭讪的中年男子。

    “哼!”

    这少妇微露薄怒,一双凤眼含煞横扫四方,几名在南粤商界名头不小的中年男子心中一寒,彷如被某种凶兽盯上一般,纷纷汗

    如雨下连连后退。

    “这威压!”

    “快避开,这姑奶奶最少也是内家武者……”

    几名穿着练功衫或者太极服的青年暗暗惊呼,引得那开车门的中年男子轻声笑道:“唉,这些连门都进不去的,你何必跟他们一

    般见识。”

    “呸,小小姐就在这里,要是出了差错,砍你我夫妇两个头不够赔。”红裙少妇揽着一名身材消瘦,穿着米奇卡通t恤的少女说

    道。

    那少女在她怀中捂着嘴巴吃吃笑:“芸姐,你就别骂姐夫了,这都骂了一路了。”

    “哼,他就该骂,买什么冰淇淋,一点脑子都没有,您这体质也能吃那冰冷食物?”芸姐踢了那男子一脚,取出一件貂裘将这少

    女包起来,露出精致白皙的小脸。

    中年男子一边拍裤腿,一边陪笑道:“骂,该骂,骂一辈子。嘿嘿……”

    “咿呀,酸死了!”少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反倒原本泼辣刁蛮的芸姐满脸通红,揽着她快步向周园大门走去:“哼,男人没一个

    好东西,要是那段天南和你这混蛋一样,老娘非剪了他不可,绝对不让他接近我们的小小姐。”

    中年男子嘿嘿一笑连忙跟上,只是他临近周园时,貌似无意顿足转身,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

    “花前辈,晚辈……”慕容王谢骤然一滞,连忙躬身。

    “跟了一天,真当我们夫妇是瞎子?小小姐难得出来一次,你要是敢惹得她不开心。趁早在花城找块地,我可是管杀不管埋。”

    花姓中年人满脸阴鸷,几乎与之前那副忠厚相貌判若两人。

    “花前辈!”慕容王谢抬头正待解释,却那中年人紧跟花浅语两人身后,已经走到三十米外。

    顶着周围指指点点的目光,慕容王谢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哼!区区一个奴才也敢威胁我这慕容家族嫡子?你们宁愿选那段天南也不愿选我?我慕容王谢比他段天南,哪一点不如?”他

    低沉轻吼,早上家族已经传讯过来,这次花浅语南下的原因他已经知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