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少女心思
    好奇!

    疑惑!

    惊骇……

    众人眼神复杂看向段皓,后者眼中只有杜若白皙脖颈上那数道红痕,哪有空去理会他们。

    “疼吗?”段皓抱着小杜若,怜惜问道。

    “不疼,擦几次师父调配的药膏就好!”小杜若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两条秀眉紧紧蹙起:“只不过师父的药膏味道有点臭臭,而且

    颜色黑黑的很难看。”

    “你这丫头,杜管家的药膏在胖子店里可是极为热销,到了你这里,反倒嫌这嫌那!”段皓莞尔一笑,双指灌注灵气轻揉怀中少

    女脖颈上的红痕:“我帮你把淤血化开,不用擦药膏!”

    感受到段皓指肚触及自己的脖子,杜若小脸微烫,精致的耳垂都染上一层犹如玫瑰的红霞,慵懒发出一声犹如猫吟的轻哼。

    段皓手指一僵,这才发现小丫头这段时间修炼《大地玄黄决》,又日夜在沧澜居浓郁的灵气浇灌下,身体已经逐渐长开了。

    压下心中涟漪,段皓加快指尖灵气的输出,很快就将杜若脖颈上的红痕消除。

    “好了。”

    段皓微笑放下怀中娇躯,避开小丫头那犹如滴出水来的双眼,轻咳一声探手伸向身侧,骤然从空气中抓出一张无色透明的纱巾

    ,瞬间引得众人纷纷惊呼。

    “原来是此物托着那小姑娘飞过来……”

    “了不得,这张纱巾居然能瞒过我等,莫非又是一件天南真人炼制出来的法器?”

    ……

    空了和尚等人纷纷露出恍然之色,却没发现孟婆、茅大方这几名宗师境,纷纷脸色大变,死死盯着段皓手中的纱巾。

    “无量天尊,好可怕的毒!”元静向段皓打了一个稽首。

    茅大方也是眼神凝重:“此物大凶,落入邪道之人手中,恐怕又得引起一场风波。”

    孟婆和花钟两人脸上都有些不以为然!

    龙组怎么样?号称修炼界的执法者。

    京城五大世家更是占据龙组高层接近半席之位,看看吴弘之前拿出来的烈火神雷。要不是吴家那位从龙组本部拿出来,凭吴弘

    一个宗师境初段,能够得到这种禁忌之物?

    茅昭元张张口想要说话,却被白丹青冷笑打断:“什么叫邪道中人,我这个僵尸就站在这里,几位道长准备降妖除魔?”

    茅大方给茅昭元使了一个禁声的眼色,元静也苦笑对白丹青连连拱手。

    他们都是道门高层,自然知道前段时间,段皓为了帮白丹青‘洗白’,不惜接受龙组的条件,放过慕容虎城父子。

    白丹青冷哼一声,双眸猩红盯住躺在地上的李茗鸾等人:“趁着白某不在,居然向小若若下手,你们真当沧澜居不敢杀人不成?

    ”

    这话一出,全场人人色变,几乎所有人都看向段皓。

    宗师不可辱,白丹青起了杀心,在场能够制止他,唯有段皓了。

    段皓好笑扬扬手中不断变换色彩的纱巾:“百毒瘴云纱,以上古猛毒加上近百种当代剧毒之物炼制而成。刚刚要不是顾忌杜若,

    他们此时早就化为一堆白骨,哪能扛到现在?”

    犹如为此言佐证,受伤最重的吴弘,骤然一震,嘴角溢出一缕墨绿色污血。

    众人见到那缕落地生烟的污血,暗暗吞了一口唾沫。

    这可是一位宗师境强者,哪怕服下投资潜能的燃血丹,甚至中毒前还有重伤在身,当这身武道宗师的体魄,也要比自己等人强

    得太多了。

    可现在?

    从中毒到吐血连三分钟都没吧?

    何况天南真人还顾忌到小姑娘,没有全力催动那百毒瘴云纱。

    ‘这东西,完全是一件大杀器啊!’几乎所有人都眼带惧色后退一步,正当他们考虑要不要借机离开这种凶物时……

    一声着急的惊叫传了过来:“天南道友,这些都是京城各大家族的后代,还请高抬贵手!”

    许槐林数个起落,掠入场中。

    “南粤龙组组长!”空了和尚身边一名壮汉惊讶叫到。

    那名唐门高手不屑一笑:“呵呵,背靠龙组,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天南真人会理他?”

    壮汉不忿反驳道:“不能这么说,此人到来,天南真人也算有个台阶下。总不能……总不能将吴弘等人全部都杀了吧?”

    “阿弥陀佛,洒家反而觉得,恐怕天南真人不卖龙组这个面子。”空了和尚摸着脖颈的镔铁念珠说道。

    不等其他人质疑,空了和尚满脸忌惮指着站在段皓身侧的白丹青说道:“白真人代表的白家,周老代表的周家,甚至还有京城简

    家……”

    嘶……

    众人纷纷色变,几乎同时抽了一口冷气!

    四位宗师境,这位段天南,不知不觉已聚拢起这么强悍的一股力量。

    他们眼带怜悯看着吴弘等人,惹上这等存在,别说他们这些二代三代,便是他们各自家族的老祖,也绝对会感到头疼。

    犹如他们所想,许槐林也是暗暗将吴弘骂个狗血淋头‘你们做做小动作也就罢了,居然闯到沧澜居来?上次暗盟联合朴家高手在

    慕容山庄布下绝杀局,不也奈何不了段天南?真以为凭借几件法器就能装逼,现在傻逼了吧,还得老子为你们擦屁股!’

    刚刚从南方军区得讯赶来的许槐林,暗暗叫苦,他走到段皓身边,躬身说道:“天南宗师,此事不管龙组或者京城各世家,必然

    给您一个交代,您看能否先帮他们解毒。他们福薄,可受不起您那法器。”

    段皓戏谑打量着眼前这个南粤龙组组长:“京城那边叫你过来的吧,上次慕容山庄一事我已经让步,莫不成,你们真的以为我段

    天南好欺?”

    不等许槐林开口,段皓手中百毒瘴云纱骤然一抖,一缕红烟笔直击中躺在吴弘身侧的刘少。

    “千年桃花瘴,神仙难救。”费宇站在沧澜居院前,一眼就认出这道红烟来源于当初他对付段皓那些上古猛毒的其中一种。

    柳丙丁嘿嘿一笑:“你们青牛谷得到这些上古猛毒的时间也不短了,除了直接用来砸向敌人外还能干什么?看看人家段天南,经

    手就炼制出百毒瘴云纱这等法器,啧啧……”

    他们两人都被段皓用秘法封住修为,要是吴弘得知沧澜居将两名宗师境扣下来种植药材,恐怕打死他也不敢上门抢夺法器。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此时身中剧毒的吴弘,正眼睁睁看着有生以来最为可怕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