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你们还要脸不
    凝如实物的刀芒,不仅将花钟击出的数十道掌影一扫而空,甚至余势不消,破空直上百米高空。

    “可怕,这……这种攻势,怕是连化境宗师都难以轻易使出……”孟婆顿时大骇。

    这段时间服用纯阳丹后,她体内数十年的隐疾得到好转,现场修为,除去段皓,当属此老境界最高。

    茅大方与元静相视一眼,同样在对方眼中看到惊恐。

    前来南粤,道武双修宗师境,这七个字,他们可以说听了无数次。

    之前看段皓手持法器打得吴弘没脾气,亏自己两人还有些不以为然,此时见到这记刀芒……

    “难怪天南道友竟敢无视京城世家,他已经摸到化境中段了吧?”茅大方低声轻叹。

    看着段皓面前那道十来米长的裂缝,元静缓缓点头,一双清亮的眸子满是忌惮之色。

    华国明面上宗师凋零,暗地里各大门派世家都有不少宗师境作为底蕴。

    可要是说道化境(天师),估计真的寥寥无几,据说不久前,南粤守护者戴万山,也是刚刚踏入这一步。

    想想华国总共才多少省份,哪怕每个省份守护者都是化境,掌控在官方手中的化境人数可想而知,便是宗门和世家尽力隐藏,

    难道还能超出官方拥有的总数不成?

    而且段天南才二十岁啊!

    二十岁的化境中段,同时兼修道法,精通炼器,据说丹道水平也是相当有水准……

    茅昭元低声喃喃,说出了元静心中所想:“以天南真人的年龄,未来能走到哪一步……”

    花钟与花芸无暇理会他们,后者见到丈夫向段皓开口示警已经知道事情有变。

    此时见到段皓沉着脸为花浅语号脉,自然明白自己夫妇误会了人家。

    片刻之后……

    “诸位朋友,法器拍卖就此结束。”段皓放下花浅语的手腕,朗声说道:“丹青替我送客,杜若,费宇与我进来。”

    言罢段皓抱起花浅语,身形一闪掠入沧澜居。

    “走!”花钟夫妇连忙跟上。

    丰都门和全真教傻眼了,你段天南就这么走了,那碧空盾怎么算?

    “这……这最后一次叫价,貌似是小道……”元静沉吟片刻说道。

    孟婆不屑一笑:“哼,碧空盾还在天南道友身上,你有能耐现在去找他要啊!”

    “这……”元静脸色一变,想起刚刚那道冲入云霄的刀芒,脖颈不由得一寒:“罢了,反正天南真人之前说过,可以定制法器,凭

    借我全真教的库藏,难道还怕事后请不动天南真人开炉?”

    “刚刚那小女孩,如果老道没记错,应该是京城花家那位小公主。”茅大方淡淡看了一眼那些不甘离开的高手强者,轻声警告道

    :“此姝与天南道友关系匪浅,事关京城花家,我等不要参与进去。”

    “自然如此,杜仲,劳烦找几间空房间安排一下……”

    “恩,我等都乏了,等到天南道友抽出时间,劳烦过来通知一下,我等想对法器炼制与沧澜居详谈一番……”

    不仅最早于沧澜居交好的茅山派和丰都门,便是全真教元静,也是表示准备暂居沧澜居。

    这可是一尊能够炼制出极品法器的化境强者,经过今天一事,声名必定飞快流传开来。

    此时不抓紧机会交好,等到修炼界那些隐世宗门出现,估计以后的法器,可就没自己等人的份了……

    眼见这几个宗师境强者居然倚老卖老厚着脸皮留下来,那些被白丹青半劝说半驱逐的强者们,真是差点骂出声来。

    这算什么?

    你们这几个大佬还有点节操不?没见大家伙还指望你们能够说句公道话吗?

    沧澜居直接赶人,合计你们脸色不变全忍下来了啊!

    空了和尚摇头苦笑,对白丹青躬身一礼,转身下山。

    众人心思,这和尚十分理解,毕竟七弯八绕从翠屏峰赶到云霞山。

    要说这法器没法参与竞拍也就罢了,好歹能够见到这么多名宗师境的真容,而且还见到三件神妙非凡的法器。

    这也算是开了眼界,以后在行走修炼界多了一份谈资以及资历。可段天南不仅突然宣布法器拍卖会结束,甚至直接赶人就让许

    多人无法接受了。

    毕竟这里实力最差也是暗劲,哪个不是镇压一市的存在,这么被你们沧澜居赶下山,大家以后还这么混?

    走,没面子,不走,又惹不起段天南。

    几乎所有人都在看茅大方等人的反应,可谁能想到,这三家居然怂了?

    堂堂的宗师境强者,甚至为了留下来,连脸都不要了。

    眼见白丹青双眸逐渐猩红,脸露不耐,众人进退两难。

    正在白丹青准备发作时,那唐门高手骤然惊呼:“周园的丹药,空了秃驴……”

    “不好,天南真人连极品法器都炼制得出来,更何况丹药……”

    “周园那些丹药绝对不凡……”

    “该死,谁推老夫……”

    眼见那唐门高手施展身法飞快向着山下掠去,其他人骤然大哗,道道衣袂破空声中,不用片刻走了个干净。

    白丹青眼带不屑,转身正好见到赔着小心站在一旁的柳丙丁:“那伙人拖到一旁,死的处理掉,没死先放着,等着老师发落。”

    柳丙丁刚刚眼见费宇被段皓召走,还想过来表现一二,谁知道落到这么一个苦差事,瞬间变成苦瓜脸。

    ……

    沧澜居中,段皓满头大汗,一手抵于花浅语后背,一手飞快施针。

    他手起针落,即使隔着衣物,但认穴之准,足够让杏林高手汗颜。

    花钟夫妇眼带担忧站在一旁,费宇飞快从杜灵尘的药房中取出一味味药材,此时的他脸上一片潮红,苍老的双眸尽是激动之色

    。

    “只要你帮小语渡过今天这关,我段天南不仅还你自由,还送你一份机缘。”

    段皓留下这句承诺,足够让这名青牛谷的宗师境爆发出可怕的能量,只见他双手取药,不用几个呼吸就配好一剂中药,站在旁

    边的杜若连忙拿走,两人对面,排着七八只正在煎煮的药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