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当年之事
    峰妙山,简家祖地,威盛堂。

    一辆辆低调奢华的汽车缓缓停到峰妙山后空旷的停车场,一个个多年未曾踏足简家祖地的大人物,眼神复杂看着一名头发斑白

    ,不卑不亢侍立在一旁的简家管事。

    “诸位,族老已经在威盛堂恭候多时!”此人上前拱手道,语气不咸不淡。

    这种谈不上恭敬的态度,瞬间让现场许多人心中不喜。

    从红旗轿车走下的贵妇淡淡一笑:“多年未曾踏足峰妙山,劳烦带路。”

    这位管事没有说话,转身带着她们一行,向着不远处显化在山林之间的一处飞檐斗拱走去。

    “当年,我赵家与简家世代交好,这些年眼睁睁看着简家被那吴李两家压迫。说起来,还是我赵家理亏……”一名唐装老者眼中

    闪过一抹愧疚。

    旁边一个光头老者无奈长叹:“吴家与李家,占去龙组高层两个席位,明面上便有四位宗师境,我边家只是一个中等世家,那边

    放了话,老夫又能如何?”

    “好了,既然选择上门,难道还顾忌那点面皮?”

    “没错,简家可是与那段天南结盟,这位天南真人可是能够炼制出极品法器的存在……”

    “法器不敢奢望,只求能得到一些丹药……”

    “要不然,高级灵茶或者普通灵茶也行啊……”

    无数气势不凡的家主,纷纷开口了,这些都是简家辉煌交好或结盟的世家。许多人数十年未曾与简家来往,上次简君豪将高级

    灵茶拍卖会的请帖送上门,一些人还对他大加嘲讽。

    可惜,随着吴弘等人被段皓用法器擒下一事传来,这些墙头草全慌了,立刻抛去矜持全部跑到峰妙山来。

    根据简家管事的态度,再回想这些年所作所为,大部分人脸色很难看,唯有八名老者神色淡然站在一旁。

    其中领头老者身穿白色唐装,他好笑对旁边一个黑须老者说道:“东方兄,看看,还好上次简老的高级灵茶拍卖会,我等八家都

    有派人过来。”

    复姓东方的黑须老者淡淡笑了:“呵呵,我等八家,逢年过节,可都有派人前来走动。”

    此言一出,其他六人眼带笑意连连点头,这些年真不容易啊!

    大家与简家牵扯太深,相比站在旁边那群墙头草,大家就是去跪舔吴李两家,保管都得被人家一脚踹开。

    没想到,眼见吴李两家势头大猛,简老寿元将近,大家早晚与简家一起覆灭时!

    简家翻身了!

    如果说上次的高级灵茶让大家有了希望,那么这次南粤云霞山沧澜居上发生的一幕,完全让人看到简家腾飞的前景。

    那可不是一位宗师境,而是一位年仅二十,善于炼丹炼器的强者……

    其中一位瘦小老者摸着山羊胡说道:“不知能不能让简老出面,请天南真人为我等炼制一件法器……”

    除去白色唐装老者澹台云静与黑须老者东方宏才,其他五人眼神一亮,呼吸急促起来。据说天南真人一口厉锋短剑劈开钱家的

    天官印玺,碧空盾硬抗半步化境全力一击,百毒瘴云纱更是神妙非凡,一举擒拿吴弘等人。

    眼见自己等人的交谈已经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澹台云静轻咳一声:“郑夫人已经上去,我等不要站在这里。”

    东方宏才抚须低声说道:“今天只攀交情,不言其他。”

    “没错,老夫心急了。”

    “两位兄长此言有理,请。”

    ……

    眼见他们这八人施施然向着威盛堂走去,不少人眼中都露出懊悔之色。

    最先开口的赵家家主苦笑道:“我等也跟上,不管如何,简家现在背后站着一位能够炼制出极品法器的存在,绝对值得我等修复

    之前的关系……”

    “走吧,他们的攀交情,我们没交情攀,那么就谈利益得了,老夫还不信,他简老儿放着上门的肉不吃……”边家族长狠狠点头

    。

    “没错,如果他简家不识相,大不了我等直接南下寻段天南去。”

    ……

    一阵嘈杂,这伙人最后在赵家家主和边家族长的带领下,紧跟澹台云静等人来到威盛堂。

    “呵呵,太阳从西面上来啊!老夫这破地方,今天居然来了这么多人!”简老缺了三根手指的右手捏着一瓶茅台,一声戏谑引得

    门外数十名威震一方的家主族长满脸羞惭。

    ……

    南粤花城云霞山,段皓负手而立,站在沧澜湖畔已经接近一个小时。

    周馥兰款款走来,从背后揽住段皓,语带酸涩问道:“怎么不留下人家?那位小姑娘就是你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吧?”

    段皓眼带迷茫说道:“馥兰啊,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好不?”

    “你说,我听着。”两条玉臂紧了紧,峰峦紧紧贴住段皓的后背。

    “一千年前,南海凉州有位段姓青年前来花城求学,他喜欢上一名崔姓的白富美。崔家经商,段父从政,两家又是世交,可以算

    门当户对。”

    周馥兰秀眉微蹙‘一千年’?

    段皓能够感受到背后伊人的疑惑,苦涩说道:“可惜不过一年,段父出事,蒙受不白之冤自绝在牢里。崔父还好,崔家女却移情

    别恋……”

    周馥兰骤然一惊,未等开口,段皓已经继续说道:“不!应该说崔家女从来就没恋上这名段姓青年,此女与当时一位秦姓的官二

    代双宿双飞,可笑这段姓青年还痴痴蒙在鼓里,直到被崔母赶出家门才幡然醒悟。”

    周馥兰低声问道:“可是崔画彤一家?”

    段皓没有回答,继续低沉说道:“此后,段姓青年为父申冤,到处碰壁。十年后,南海普陀山佛诞,他得知一位退下来的大人物

    当日会出现,兴奋带了材料过去碰碰运气……”

    听到这里,周馥兰长长一叹,身为周家小公主,自然能都猜出这青年的下场。

    果然,段皓自嘲一笑:“何其天真,也不想想,官场上人走茶凉。别说人家退下来,便是在位,也断断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去得罪

    一群活人……”

    “这青年连那大人物都没见到,就被人赶走了,他悻悻离开,阴差阳错救起一名花姓女子。”

    “这花姓女子极为善良,得知青年遭遇之后,出于义愤和报恩的心态,决定返回京城动用家里能量为段父翻案。”段皓说道这里

    ,脸色微动。

    哪怕千年修仙,每每想起当年初见花浅语的一幕,段皓都心潮无法平复,毕竟当时他已经对父亲的冤屈绝望了。

    周馥兰紧紧抱住段皓颤抖身躯,轻声问道:“后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