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心结以解
    凛冽湖风,吹得两人衣服猎猎作响。

    段皓缓缓说道:“花姓女子没有食言,返回京城就动用家族力量,段姓青年从她口中得知,十年前段父案件中许多隐秘。而且随

    着频繁的书信往来,两人之间也暗生情愫。”

    周馥兰着急问道:“最后呢?翻案成功了没?”

    “没有!”段皓眼神一冷,话带火气:“花家小姐身份高不可攀,段姓青年社会地位低下,花家高层哪会答应,很快强令她与一家

    豪门订婚。对方在南粤势力极大,不仅上门将段父案件所有资料抢走,而且还抓走青年的姐姐作为人质,要挟青年远离少女。”

    听到这里,周馥兰已经开始哽咽起来,段皓也是双眼泛红:“青年无法,只能在对方监视下致电女子,女子接完这通绝情电话后

    ,心碎之极。”

    “段姓男子等到十五年后,才得知那夜花家小姐剪去满头青丝,以出家抗拒出嫁,并与数年后香消玉殒。段姓男子痛不欲生,加

    上为父伸冤无望,当夜在父母墓前服毒自尽。”

    “什么?他死了?”周馥兰眼神一变。

    段皓摇摇头:“没死,灵空仙界纯阳宗宗主阳明仙尊神游太虚,一抹神识正好掠过地球,眼见青年怨气冲天,好奇之下打开空间

    壁垒将其带走,同时还将他收入宗门。”

    “你,你的意思是说你去了仙界?”周馥兰张大了嘴巴,回想这段时间结识段皓的种种事件,骤然感觉许多疑惑得到解答。

    “仙界,也许吧!”段皓好笑摇头:“阳明仙尊随手而为,却没想到救回一个怪胎。段姓男子得知星空古路尽头有生死轮回之秘,

    竟然以大毅力用六百年就踏入至人境。”

    “至人境已经能够依靠肉身在星空遨游,确实属于你们口中的仙人一流了。”段皓指着天空说道。

    周馥兰扶着额头,感觉这番话冲击实在太大,出了大气层不就是宇宙,以当前的科技,人体要在宇宙生存,可不能缺少宇航服

    ……

    “天地之大,非你能想象,别说我师尊那种可以开辟一个小千世界的存在。便是我实力鼎盛时,一指点出也能毁去半个月球。既

    然你收下璃凤,这些事情早晚得接触到。”段皓揽着周馥兰,平淡的眼神充满了坚定之色。

    周馥兰能够感受到段皓不是在说笑,她本身就是行为分析专家,这点判断能力还是有的。

    “只是,按你这么说,时间对不上!”她疑惑看着段皓问道。

    段皓负手而立,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当年踏入至人境,证得天龙金身后,我曾经按照师尊给的星空坐标返回地球。可惜,六百

    年过去,沧海桑田,别说当年与我有仇的人物,便是其家族,也早就化为历史尘埃了。”

    “故地重游,空留遗憾,不知不觉,心魔滋生。又四百年过去,我已经修为提升到人仙境,渡劫时,当年种种遗憾浮上心头,心

    魔引得天外魔头降临,最后陨落。”段皓低声说道,眼见周馥兰小脸煞白,轻轻抚去她脸上的泪痕:“好在最后不知发生何种变

    故,我段天南不仅没有灰飞烟灭,反而重生回到一千年前,之后发生的一切,你也都清楚了。”

    周馥兰满脸惊骇,只得傻傻点头,要不是得知段皓没有发疯,她非将这人抓去医院精神科检查不可。别说重生一事,便是穿越

    到仙界,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段皓双眼紧紧看着周馥兰,轻声说道:“我这些话,你都不信。我与小语这一世才初次见面,如果直接过去跟她说,我段皓乃是

    她前世恋人,她曾经为我落发三千,她曾经为我青灯古佛,她曾经为我郁郁而终,试问,她要怎么看我?”

    周馥兰闻言大慌,连忙抱住段皓:“我信,我相信你没有骗我,不过,天南,我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

    “我今天与你说这些,自然有这个心理准备。”段皓抚摸周馥兰柔顺的长发,低声呢喃道。

    周馥兰紧紧抱住段皓,生怕这段时间两人之间只是一场梦境。

    久久之后,段皓怀中一个小脑袋拱了拱:“其实你又何必纠结于前世,我既然接下璃凤,你喜欢的,大胆去追就好。不过前提的

    是,你今天所说的一切,都没有骗我……”

    段皓身体一僵,周馥兰此言,犹如拨开重生以来困扰他的那层迷雾。

    没错。

    只要喜欢,去追不就行!何必拘泥与前世今生,难道说自己堂堂天南龙王,把个妹还得瞻前顾后不成?

    激动之下,段皓仰天长啸,两人相拥之处灵气滚滚,只见他体内骤然传来枷锁开启的声音,一扫心中雾霭的他,体内灵气激荡

    ,瞬间蓄满数十个窍穴。

    ……

    与此同时,一名小脸微白,长发披肩的少女托腮看着飞机外的蓝天白云。

    她眼带疑惑问道:“芸姐,我们为什么走得这么快,那……那个谁救了我,我总得当面说声谢谢啊!”

    花芸眼神一动,取笑道:“小小姐,你之前不是说以那个谁为借口出来玩的吗?现在目的达到,还见他干什么啊?”

    花浅语闻言小脸一红,挥舞小拳头说道:“芸姐,这一样吗?人家救了我呢!”

    “呵呵,放心,小小姐,这段皓相貌不错,品性也不错,绝对良配。”花钟憨厚笑了。

    花浅语顿时气苦,扭身不想理他们夫妇,引得他们两人呵呵大笑,引得后面几排座椅一名西装青年眼中闪过一抹怨恨。

    慕容王谢,他虽然没有参与云霞山沧澜居一事,不过也在周园见到拍卖会那疯狂的一幕。

    随后得知花浅语返回京城后,立刻赶了上来,可惜还没接近,花钟就出现警告了他。

    尤其这壮汉口中对段皓极为推崇,按照花钟的话来说,你小子就一边去,没指望了。

    看到花浅语又开始向花钟夫妇打听段皓的消息,慕容王谢勃然大怒‘段天南又如何?这次惹了这么大的祸事,还想娶你,能过得

    了这一关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