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京城之变
    花家承运堂,几名气息不稳,伤势不轻的男女愤愤不平看着端坐上方主位的一名老者。

    眼见老爷子阴沉着脸不发一言,花钟轻咳一声,沙哑着声音问道:“老爷,他们欺人太甚,难道就这么算了?”

    “吴李钱三家,总共出动七名宗师境强者,我们怎么扛得住……”开口之人,乃是花浅语大伯,也是当前花家家主花轩儒。

    听出他言中有息事宁人之意,掌管花家内院的大管事花老,立刻反驳:“家主此言,老奴不敢苟同,两件法器啊!这么被他们抢

    走……”

    “得了吧,要不是简将军来帮手,你这把老骨头,说不定今天就下去了!”另外一名服饰与花老相同的老者,连连摇头。

    此人乃是内院二管事,显然支持花轩儒,顿时引来后者善意的目光。

    此言一出,气得花老气喘吁吁,花芸见状连忙上前扶住此老。

    花钟豁然看了过来,脸上尽是狰狞,不见平时伪装的憨厚:“今天他们能联手抢走我们得来的法器,明天,说不定就过来承运堂

    抢走我们花家祖传的法器。到那时,敢问家主与二管事,我等要退到哪里去?”

    这话一出,二管事还好,反正自己平日也惹不起花钟夫妇,可花轩儒脸色立刻黑了下来:“花供奉,还请注意你的身份和言辞!

    ”

    花钟闻言一滞,他和花芸都是花家旁支。

    虽然凭借宗师境的实力拥有进承运堂议事的资格,但是地位也就比内院二管事三管事略高,话语权远远不如服侍老爷子一甲子

    的大管事花老。此时被花轩儒呵斥,顿时脸色通红,气得浑身微颤。

    正在此时,一个威严的声音让全场一静:“轩儒,花钟那问题为父也想问,哪天人家打上承运堂,你要退去哪里?”

    ……

    花家后院,一处精致的院落,一名裹着貂裘的少女,眼带好奇问着一名满脸苦笑的年轻女子:“桃姐,爷爷他们商议到哪里去了

    ?什么时候去抢回那两件法器?”

    这年轻女子无奈摊摊手:“小小姐,我一个送茶水的,哪有胆子敢去听家主他们商议什么。这次家里出了内奸,老爷子已经下令

    彻查,我躲还来不及,万一凑上去被当成奸细,那我多冤啊?”

    花浅语气得扭身坐下,正好看到桌上那叠资料:“全部给我拿走,看到就来气。”

    花桃连忙全部收拾走,趁机逃之夭夭。

    “唉!要不是当时我被那个老太婆挟持住,钟哥也不会分神被砍了一刀,芸姐也不会为了我将两件法器交出去……”

    “我要是有芸姐那样的修为就好了,哪怕是一半……”

    “不过,钟哥好像说过,那送法器的家伙,已经将我体内的寒毒压制下去……”

    “哼,书上和电视里,那些人都是送女孩子鲜花,哪有送法器?这一下好了,还害得家里这么多人受伤……”

    “亏钟哥将他吹得天上地下少有,我看水平也就一般般,压制我寒毒算什么本领。要是有能耐,直接将我花浅语提升为宗师境高

    手,早上也就不用怕那群坏人了……”

    长发披肩的少女,双手托着白皙的下巴,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嘟着小嘴不断责怪远在南粤云霞山沧澜居的某人。

    ……

    秒峰山,威盛堂。

    数十名气势不凡的男女正襟端坐,有闭目养神,有埋头品茶,有眼神微动,有暗中算计……

    不过全部人都是不发一言,仅有也是眼神暗中交流,并且时不时瞥向上方那个空无一人的主位。

    “来了!”一名旗袍贵妇,轻声说道。

    对面一名盘膝打坐的老道也是抚须笑道:“简兄已经回来,看来花家的事落下帷幕了。”

    果然,此言一出,一道绿影掠入堂内,显化出身穿旧式军装的简老。

    受伤了!

    察觉到简老不稳的气息,众人心中一震。

    “不用问,这事瞒不住,老子直接告诉你们得了。”简老嘿嘿一笑,眼见众人纷纷望来,他接着说道:“吴不归钱云仙这两个老不

    死将花万均堵在承运堂,同时还有七尊宗师境出马。虽然老子击伤了一个,但是花轩儒几个不争气,,眼下段天南送给花家女

    娃娃的法器都被他们抢走了。”

    此言一出,众人大哗。

    这么多宗师境的交手,虽然有所克制,每人只能出手一招,但也是建国以来,京城修炼界,发生的最重大事件了。

    “简老头,你不是一向对京城五大世家没什么好感吗?怎么了,一听到消息就赶去助拳,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参明子戏谑开

    口,引得众人好奇看了过来。

    郑夫人也是轻声笑道:“老东西,你这次将老身和参明道兄晾在这里一个多小时,要是分不出一点东西出来,别怪以后朋友没得

    做。”

    两位能够在龙组本部高层连续开口,瞬间让许多人大吃一惊,听这语气,之前在大家眼中没落了的简家,似乎并不是那么不堪

    。

    难怪简家宣传段天南的拍卖会,隐约能够感受到有其他力量在背后相助,此时看来,便是全真教和散修联盟的人了。

    简老将众人震惊的表情收入眼中,得意笑了笑:“段天南将两件法器送给花家那女娃娃,简家身为沧澜居的盟友,此事哪能不出

    力?”

    “什么意思?你简家已经与沧澜居结盟?好一个老狐狸,说说,你从段天南手中得到多少法器了?”郑夫人猛然起身,脸上充满

    了惊骇。

    参明子也苦笑道:“亏我们之前为你这老鬼担忧,原来你不发一声就与段天南结盟。罢了,这些年老道也帮你扛了龙组不少雷,

    这次你好歹要让段天南为全真教炼制几件法器不可。”

    其人见状眼睛都红了,之前还以为没落的简家抱住沧澜居这条大腿,乃是从属关系,原来人家眼光好,趁着段天南声名不显,

    定下乃是攻守同盟。

    好家伙,这可是一尊实力最差为化境中段的高手,最重要,这位存在可能还是当代唯一能够炼制出法器的炼器宗师。

    简家不是翻身,而是要腾飞了!

    所有人暗暗抽了一口冷气,正当他们准备开口奉承时,简老收住笑容,长身而起,一双虎目横扫全场。

    “老夫把话撂这里了,简家与沧澜居共为一体,那些手乱伸的,如果不怕被剁,就给老夫把东西交出来了,要不然,便是简家的

    敌人!”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同时,远在南方也发出了两个震动修炼界的消息。

    “川中丰都门与沧澜居攻守同盟!京城吴李钱三家,如果不交出碧空盾与百毒瘴云纱,将视为丰都门敌人。”

    “三吴茅山派与沧澜居攻守同盟!京城吴李钱三家,如果不交出碧空盾与百毒瘴云纱,将视为茅山派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