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吃了给我吐出来
    京城定海区,天幕大厦顶层。

    慕容王谢身穿一套纯白色阿玛尼西装,手持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几天前全真教和散修联盟同时发话,逼得吴家将两件

    法器送回给花家,本少还真的担心他段皓又躲过一劫。没想到他却自出昏招,居然废掉吴弘等人的修为,真是让本少有些喜出

    望外。”

    一名站在他身后的青年淡淡笑道:“此人一路走来顺风顺水,难免有些自高自大。不过也是少爷事先做了安排,布置许多人力游

    说刘赵等家族。要不然,这些家族也不会第一时间就站出来对此人施压。”

    慕容王谢哈哈大笑,对周明这位得力手下,他没有保持平日的伪装:“这可不能怪我,只能怪他段天南挡了本少的路。对了,那

    对父子最近在干什么?你可要帮我盯紧,他们这些年居然在南粤花城混得风生水起,要不是上次惹到段皓这个异数,差点让他

    们父子借助花家翻盘。”

    周明托托金边眼镜,冷冷一笑:“少爷放心,慕容虎城那些‘旧识’早就被我们警告过,这段时间,他没少吃闭门羹。”

    慕容王谢听后大笑,随后问起慕容王孙。

    “自从上次您前去南粤,您那表弟犹如死心,最近结识不少京城不入流的公子哥,每日花天酒地醉生梦死。”

    “哦,哈哈,好好,他要是愿意当个纨绔,我慕容家族家大业大,还不至于养不起他……”

    ……

    此时,京城一处高级会所,一间豪华包房中。

    慕容王谢口中的纨绔子弟慕容王孙,身穿一套范西哲手工定制西装,搂着一名身材火辣的外围女,醉眼迷离,笑容邪魅,相比

    之前那个如玉公子,简直彷如两人。

    “呵呵,赵公子,你又输了,喝!”

    “喝,再来!”

    嘈杂的音响,炫目的灯光,玻璃桌上堆满名贵酒水的空瓶,加上那几个散发浓郁香水味的外围女,慕容王孙脸颊潮红,闷下一

    杯珍藏版威士忌后,踉跄向着洗手间走去:“我去放放水,等下再回来跟你们拼过。”

    “嘿嘿,慕容公子醉了!”

    “哎呀,几位大少也不让让慕容公子,人家不知道,还以为京城人欺负南方人呢!”

    “你这**,这么心疼你慕容公子,刚刚怎么没见你帮他喝两杯,哈哈哈……”

    ……

    无视背后传来的谈笑声,慕容王孙刚刚走进洗手间,眼神就恢复清明,那还有一丝酒醉的迷离。

    确定没人监视后,他小心拿出一部不断震动的手机,轻轻按下接听键。

    “段天南将吴弘等人的修为废掉,吴李两家都有宗师境强者赶往南粤,钱家与散修联盟宣布中立。刘家赵家等八个家族,在慕容

    王谢的煽动下,也发话对沧澜居施压。”

    打电话来乃是一名声音沙哑的男子,他飞快将这几日京城修炼界发生的事情描述,除去段皓与京城世家的矛盾外,其他事情都

    分轻重缓急简单描述了一次。

    慕容王孙眼珠微动,熟悉他的人便会知道,这一幕乃是他陷入沉思的状态。

    过了一会,他挂掉电话,冲了马桶,走出洗手间,又是那副贪迷酒色的模样:“呵呵,你们这些混蛋,刚刚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

    话,弄得我放个水都打了好几个喷嚏……”

    “哇哈哈,你可要扶好,别变花洒了……”

    “噗……受不了……”

    ……

    而此时,正当修炼界都在暗暗好奇段皓如何应对这场危机时,一个苍老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京城龙组本部,坐上参明子身边那张

    闲置了将近二十年的椅子。

    “花老,您这是什么意思?”一名身穿军装的中年男子眼带惊骇问道。

    花万均摸着椅子扶手,看着侧前方吴天宇等人笑道:“字面上的意思,我花家从今日开始,退出京城五大家族。哦,顺便说一下

    ,二十年前,老夫向大人提交了辞呈,当时大人没同意,说起来我花家在龙组这张椅子还没丢,这里有份人员调动名单,劳烦

    诸位给个面子吧。”

    言罢此老丢出一沓文件,叫人发放下去,吴天宇、参明子、郑夫人等龙组高层拿来一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列举了许多人名,

    每个人名都对应各界一些职位。

    显然,处于半隐状态的花万均,这是要重入江湖了。

    “花老,一点缓和都没有?”吴天宇眼角急跳,沉声问道。

    花万均冷冷看着他:“老夫二十年未曾踏入龙组本部,甚至放任你们瓜分我花家在各方面的利益,还不是为了让诸位念点香火情

    ,让我花家不至于断了传承。”

    眼神如刀扫过吴天宇等人,花万均冷冷笑道:“可没想到,老夫还没死,你们竟然就敢向我花家动手。老夫把话放这里,这份名

    单,今天不通过,可别怪老夫眼下翻脸,你们可以试试,看老夫这把老骨头能拖几个陪葬,嘿嘿。”

    面对他阴冷的笑声,参明子等人心中一寒,因为他们知道,这老怪可不是说着玩,而是来真的,反而那些近几年才在龙组本部

    占据一把椅子的男女,眼神不忿,跃跃欲试。

    一名西装中年人抢先出头:“花老此言不妥,那两件法器,可是已经还给你们了……”

    吴天宇见状大惊,心中暗道要遭……

    果然,这西装男话未说完,肩胛就飙飞出一道血箭,身后墙体更是嵌入一只青花茶盖。

    “还有那位说不妥啊?”花万均拿着茶盏,吹了吹浮沫。

    参明子、郑夫人等高层脸带苦笑,这老怪物年轻时便是无法无天的存在,也就是当年创立龙组那位大人能够让其俯首听话。

    没见到此次为了将其拦在花家,吴不归不仅拉上化境大成的钱云仙,甚至还带了两名宗师境中期。

    说到底,便是这老怪物真的发飙,与其同境的吴不归也发憷。

    许多道目光汇聚到吴天宇身上,组长不在,眼下名义上就是他这个副组长最大,何况这次事情都是你们吴家挑出来,怎么也轮

    到你来扛。

    “来人,马上把郑家主带下去疗伤。”吴天宇面黑如锅,挥手叫人将这西装男扶下去。

    随后他象征寻问其他高层,参明子等人自然投赞同票,反正这些位置都是从吴家李家等家族嘴里扣下来,原本也是属于花家,

    不损害大家利益,鬼才帮你们去扛这个老怪物呢。

    于是,面对花万均那戏谑的眼神,吴天宇只能捏着鼻子飞快签署一道道调令,这可以算是龙组创立以来,办公效率最高的一次

    了。

    来时只带了十几张纸,离开却带走上百份调动文书,花万均起身时瞥了一眼气得浑身发抖的吴天宇:“忘记跟你们说一声,段天

    南这个小子,老夫挺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