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买买买
    自从被扣在沧澜居当药奴,费宇苦逼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炼丹术,其实连门槛都没摸到。

    别说段皓,便是杜灵尘有时不经意说出的丹道术语,都能让他有种拨开迷雾的感觉。

    ‘错了……错了!宗门传承下来的炼丹术从一开始就走了弯路……’不止一次印证毕生所学,费宇做出了一个让人意外的决定——

    留下来。

    段皓曾经许诺送给他一场机缘,他估计十有**是苍霞子秘境中那两卷道书,现在他改变主意了,想求段皓换成一门丹道传承

    !

    这能让青牛谷真正成为一个丹道宗门!

    至于段皓愿不愿意,费宇好歹活了九十多岁,这双眼睛老辣得很,他能够察觉得到,段皓还真没将一门丹道传承放在眼里。

    尤其经过吴弘等人一事……

    费宇发现,这位段天南,一直都是以一种神灵俯视凡人的态度来处理敌人,不管是自己和柳丙丁,或者李鸣鸾钱炎枫等人。

    除去冥顽不灵的狼巫和吴弘,你看他哪里杀过一个人。

    而且对于自己人,更是大方得离谱。

    法器、功法、阵盘;犹如洞天福地的修炼环境……

    这家伙犹如大白菜一样的送,只要抓住时机,自己这个愿望不难实现!

    既然决定留下来,费宇就开始争取表现,不仅依旧帮杜若种植草药,而且指导李茗鸾钱炎枫这些新来的药奴。

    一个免费的宗师境劳动力,而且还具备不错的丹药基础,这让杜灵尘和小杜若省去很多功夫。

    因此,不仅杜灵尘师徒看他顺眼了许多,便是白丹青这张棺材脸,也有时会对他露出个微笑。

    这些都表示出,沧澜居众人对费宇的敌意开始减少,如果没有意外,一切正向好的方面发展。

    可惜,今天来了个名为周宇英的二货,却将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全部破坏了。

    感应众人戏谑的目光,费宇汗流浃背,狠狠看着周宇英‘特么你这个傻逼,干什么扯上青牛谷?让老夫躺着也中枪!’

    周宇英以为拿捏到段皓,负手而立十分得意,眼见费宇盯着自己,不喜问道:“这位老先生,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在下?”

    费宇压下火气,沉声说道:“青牛谷的炼丹术,比不得沧澜居。你这丹药,如果天南真人都炼不出来,华国南北炼丹界,那可就

    无人炼得出了。”

    周宇英看费宇须发皆白,气质古朴,还以为是哪位修炼界的名宿。

    他一时摸不清底细,便对费宇笑道:“周家拍卖会还没举办之前,青牛谷几乎包揽了南方修炼界五成的丹药生意。我珍港周家虽

    然习武的族人很少,但几名供奉都是服用青牛谷炼制的丹药。由此可知,青牛谷的炼丹术,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众人纷纷发出轻笑,费宇险些憋出内伤。

    此老哼哼道:“青牛谷的炼丹术真的很一般,你莫再乱说。”

    听到这话,周宇英眼神变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费宇,发出一声冷哼,转而不屑对段皓说道:“天南真人,好歹我珍港周家与南

    粤周家同宗,您何必用这种手段?如果价格有问题,我们可以商量嘛,派个下人出来诋毁青牛谷,这种做法,啧啧……”

    此话落下,全场一滞。

    杜若捂着小嘴,两只眼睛弯成月牙。

    杜仲与白丹青看着被气得浑身发抖的费宇,心中暗暗为周宇英默哀‘这可是连青牛谷谷主都得小心侍候的太上长老,居然被你看

    成一个下人?’

    杜灵尘与周天石自持身份,只是默默摇头,尤其后者更是眼露失望。

    “竖子!你刚刚称呼老夫为什么?”

    骤然响起一声厉喝,只见费宇须发皆张,宗师境的气势爆发起来,引得大厅之内无数道灵气剧烈波动。

    他在沧澜居小心做人,可不代表周天英这个珍港周家三代能在他面前放肆。

    宗师不可辱,何况是费宇这种身份不凡的宗师境。

    直面这等压力的周天英,感觉自己犹如一只逐渐被漩涡吞没的小舢板。别说保持之前那傲然之色,便是站稳都奢望,一时间脚

    步踉跄,惊骇看向这名被他称之为‘下人’的青衫老头。

    宗师境!

    虽然没习武,但是周宇英也是见过家族那几名高高在上的供奉,一时间,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回想自己父亲面对那几名供奉都得小心翼翼的一幕,周宇英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捅出大篓子了!

    他眼带祈求看向周天石,周老不屑一哼,低头品茶懒得理他。

    正当他苦苦抵抗费宇的威压,感到阵阵尿意袭来时,端坐上首的段皓发话了。

    “算了,此人总归是沧澜居的客户。”

    段皓一声轻咳,引得费宇乌云转晴,不仅瞬间收回宗师境的威压,还转向段皓,躬身一礼:“尊,天南真人法旨!”

    寥寥七个字!引得全场皆静。

    ……

    除了段皓神色淡然之外,杜仲杜若眼带鄙视,杜灵尘自叹不如,周天石暗暗吃惊,白丹青满脸不屑。

    大家就差异口同声问一句:“老费,你脸皮还能再厚一点不?”

    至于周宇英,他刚从惊骇中定神,正准备向费宇赔礼道歉,后者就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一时间,他那张小白脸,犹如红绿灯,先红后黄再青,眼带惊骇看着费宇说不出话来。

    费宇不屑看了他一眼:“老夫费宇,青牛谷太上长老!你珍港周家从今年起不用去青牛谷了,去了也买不走一颗丹药!”

    这句话犹如最后一根压倒骆驼的稻草,周宇英双腿一软,瞬间瘫了。

    自从周天啸倒下后,珍港周家可是全靠那几名宗师境强撑着,让这些大爷留在周家,凭的就是家族不惜血本为他们提供修炼材

    料,其中青牛谷的丹药正好占去八成以上的份额。

    要是让家族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青牛谷拒绝销售丹药……

    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周宇英双眼一黑,正当他险些晕厥过去时,一个犹如天籁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既然费宗师不愿

    意卖丹药给你们周家,不如我段天南卖给你们吧。”

    正如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周宇英甚至连考虑都没有就高呼道:“买买买,天南真人只管开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