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我身边的人
    周宇英不知自己如何回到酒店,他愣愣坐在沙发上十几分钟,总算打好腹稿拨通珍港的跨境电话。

    不过!

    正如他事先预料,那边听到他用五十万灵能向段皓购买一颗丹药之后,立刻爆发了。

    “你是猪脑子吗?五十万灵能!这种价格你也敢应下?”

    珍港周公馆,一名西装革履,气势凌人的中年老帅哥,拿着电话破口大骂,旁边几个身穿白色侧襟女佣服的少女,吓得花容失

    色,小心翼翼低头不语。

    狠狠骂了接近十多分钟,周承天这位珍港周家长房长子,终于让电话对面的周宇英有了解释的机会。

    “十年寿命?”

    “你是不是蠢,便是这种改良后的丹药能够为你爷爷延长十年寿命,你不会当场还价吗?哪怕砍去一半也行啊,现在一口气要家

    族拿出五十万灵能,便是我们这一房的人说得通,你那两位叔叔和家里那群老人会同意?”周承天听完儿子的解释后,心中感到

    一阵无力。

    周宇英拿着手机苦笑道:“原本天罡延寿丹丹方本身就有问题,加上当时我无意将青牛谷得罪死,除了接受这笔交易,我们已经

    没路可走。”

    感应到电话那头父亲正在思考,周宇英定定神继续说道:“再说,二叔三叔两人打什么主意,您又不是不知道,一旦爷爷倒下,

    想来这两位叔叔就开始闹分家了。与其让家族被人瓜分,倒不如拼着元气大伤,用五十万灵能换取十年的时间。”

    周承天眼神微凝,挥退周围服饰的下人,压低声音说道:“算了,还好对方答应给你三个月时间筹措灵能,你这样……”

    珍港周公馆书房内,周承天的声音越来越低。

    南粤君豪大酒店中,周宇英的脸色越来越白。

    等到他满头大汗放下手机时,已经被父亲的计划吓得浑身发抖‘这样做?行吗?’

    ……

    隔日,周宇英就带着杜灵尘交给他的一颗丹药,坐上飞往珍港的航班。

    而此时,同样一日无眠的费宇,总算下定决心,带上从段皓手中得来的数十张写满字迹的a4纸返回青牛谷。

    “少爷,您将《丹道基础》第一卷交给此人,会不会有去无回?”杜灵尘躬身站在段皓身后,说出了众人的疑问。

    段皓嘴角一弯,戏谑看着杜灵尘:“青牛谷号称以丹道立宗,其实你我都知道,他们那套算什么炼丹术,全部门外汉在自嗨罢了

    。”

    杜灵尘闻言连连点头,回想与段皓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亏自己还对炼出来的清元丹沾沾自喜,结果却被段皓甩了‘破烂丹药’四

    个字。此时想起来,真是羞愧不已。

    ‘眼下的青牛谷,想来与当时老夫一般,都是坐井观天,呵呵,坐井观天啊。’心中暗叹,杜灵尘想到昨日费宇看到《丹道基础》

    时的一幕,一种后来人看愣头小子的感觉油然而生。

    “呵呵,《丹道基础》连费宇这位太上长老都把持不住,甚至不惜拿毕生珍藏来换取。想想那些炼丹术还不如他的青牛谷门人或

    者供奉,见到此书,能忍得下来吗?”段皓淡淡一笑。

    杜灵尘坚定摇摇头,白丹青眉头微皱:“老师,怕是怕到时被这卷丹书吸引来的人太多,要知道,青牛谷可是良莠不分啊!”

    段皓准备收复青牛谷的意图,众人此时已经知晓,听到白丹青的担忧,不由得纷纷点头。

    从第一个毙命在段皓手中的竹四青开始,到后来的袁飞、喻岱以及刚刚从沧澜居离去的费宇……

    这些人可都不是善类,别看费宇在段皓面前怂得孙子一样,那是这老狐狸知道双方实力相差太多。如果段皓实力不如此人,眼

    下别说丹书,估计反而被对方拿下,成为青牛谷的丹奴了。

    “呵呵,放心,我段天南的丹书可不是好拿的,这些人看得清形势就好,看不清……”段皓眼神闪过一抹冷光,

    两仪聚灵阵已经布置完毕,眼下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通过大阵将灵识遍布云霞山每一寸土地,有人敢起异心,灭他只需动个

    念头罢了。

    周馥兰见到段皓这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立刻挥手制止众人继续开口,娇媚说道:“论环境,拥有两仪聚灵阵的云霞山,不输于任

    何一个洞天福地;说功法,天南手中有最为完整的丹道传承。更何况还有我们这些人看管,他们翻不起浪头的。”

    “嗯,你们都是我段天南身边的人,总不能将时间都消耗在炼丹和灵茶这些俗务之上,要知道本身修为才是根基。”段皓揽着周

    馥兰转身就走。

    众人闻言一震,没想到段皓准备收复青牛谷,其实是为了将众人从灵茶和炼丹的杂务中解脱出来……

    杜灵尘苍老的双眸微微发红,段皓这句身边人,让他生起一种得遇明主的激动。

    正当杜大管家准备开口时,段皓已经嘿嘿一笑,转身走进密室:“这段时间,貌似你们修炼都松懈下来。我马上会开启两仪聚灵

    阵,如果出关前,你们师徒三人都无法凝聚80个窍穴……”

    听到这话,杜灵尘眼神一动,骤然有种心生不妙的感觉。

    “那就全部都发配到新来的那些人之中,全给我老老实实去干杂务吧。我段天南可不要实力这么弱的手下……”一句从风中传来

    的戏谑,瞬间让杜灵尘老脸通红。

    清理库存的杜仲和带领药奴种植草药的杜若,几乎同时打了个冷颤,彷如有某种不妙的事情即将发生。

    ……

    眨眼过去半个月……

    开启两仪聚灵阵而处于封山状态的云霞山,终于在今日清晨,伴随着一声冲天厉啸而开启山门。

    察觉到困住自己等人上山的迷雾逐渐退去,守在山下七八天的十几辆价值不菲的豪车,纷纷开启了车灯,向着一条显化出来路

    径开了上去。

    这列车队领头乃是一辆劳斯莱斯幻影,端坐后座却是一老一少两名道士。

    “这段天南,年纪不大,架子不小,这修炼界,敢让我们全真教等半个月,嘿嘿,估计也就只有他了!”那老道枯瘦的脸颊带着

    薄怒,抓着白玉拂尘的手指微微发白,显然气得不轻。

    坐在此老身旁正是元静,听到这话,心中暗暗叫苦‘怎么派了参苦师叔过来,这位可是脾气暴出名,等下可别闹出事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