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自信十足的参苦子
    云霞山别墅群,原本乃是天云集团在2004年度的大项目,但自慕容山庄一事后,天云集团便被段皓交给白家。

    随后经过周家、白家多方奔走,慕容虎城父子赠送或者销售出去的别墅,全部被陆续追回。

    哪怕向来与周家不对付的司马家族,得知此事背后站着段皓,也是将三幢别墅交出来。可以说,此时云霞山已经成为段皓的私

    产,尤其等到天云集团施工团队离去后。

    270公顷的云霞山,除去沧澜居外,几乎空无一人。

    林声涛涛,青藤攀松柏;

    草木芬芳,幽竹渡飞瀑!

    原本就拥有80%植被覆盖率的云霞山,经过这封山半个月来两仪聚灵阵的蕴养,不知不觉多了两分仙家气象。笼罩全山那层薄

    薄灵雾,更是让眼下这行访客一路惊叹不已。

    “哼,末法时代,哪家不是费尽心思将灵气压制在有限范围,这种任由灵气散溢到全山的行径,何其荒唐。”参苦子吸了一口车

    窗外浓郁的灵气,酸溜溜说道。

    这种浓度的灵气,全真教也就是掌教和几个太上长老才能享受啊……

    元静也是眉头紧皱,他上次就知道云霞山的灵脉已经被段皓锁住。此时听着参苦子对段皓越来越大声的嘲讽,元静反而担心起

    来‘不应该啊!以天南道友的修为,不可能眼界这么低,任由云霞山的灵气散溢到全山,如此奢侈,便是那些隐世宗门,估计也

    不可能这么做啊!’

    不说这位两位全真教高手心存疑惑,却说那些开着车子跟在后面的老总大佬,可是满脸欣喜。

    他们将车窗降下,不顾形象探出脑袋,大口呼吸着一缕缕肉眼能见的乳白灵气。

    “这便是灵气了吧?”一名西装胖子惊喜叫道。

    紧跟在他那这辆宝马x5后面,乃是一辆奥迪a6。

    一个枯瘦老者从奥迪车的天窗探出身体,满脸陶醉笑道:“十有**,李总可记得上次杜管家取出灵茶款待我等,喝下灵茶后的

    感觉与将这些气体吸入体内几乎一样。”

    “哈哈,这两个星期慢性咽喉炎又发作,还打算找杜老兑换一瓶丹药,没想到才吸几口灵气,咽喉都好了。”一个洪亮的声音从

    车队中间传来,顿时引起许多人附和。

    “昨天风湿腿还疼,眼下不疼了!”

    “妙不可言,山道旁边便有溪水,可惜没带容器,要不然,我非装上几十斤……”

    “嘿嘿,刘老板,这话说说就好。这山上一草一木,可都是归属沧澜居,你可别……”

    “咳咳,刚刚脑抽了,大家听完就忘记,别跟我老刘计较,晚上我做东,地方任由你们选。”

    ……

    参苦子与元静都是宗师境,六感自然远胜常人,众人的议论几乎一字不差全落耳中。

    前者不屑一笑:“无知之极,老道很好奇,云霞山灵脉积累了无数年的灵气,经得起他段天南几次这样挥霍!”

    元静缓缓点头‘天南道友横空出世,可惜底蕴低了,估计不知这种全力激发灵脉的做法,会让云霞山灵脉在极短的时间内枯竭。

    嗯,等下我得提醒他一下……’

    他默默沉思,却没发现坐在旁边的参苦子已经停下对段皓的‘口诛笔伐’,反而眼神微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山路盘旋,这辆领头的劳斯莱斯幻影,最后停在沧澜居外面的停车坪。

    参苦子不等元静,推开过来迎客的杜仲,气势汹汹向着沧澜居杀进去。

    杜仲措不及防被推个踉跄,暗惊这老道士实力的同时扭身追上去,元静见势不妙,后发先至抢在杜仲面前掠入沧澜居。

    这一幕,让其他人面面相窥。

    那名西装胖子李总,抱着几根上等桃木芯问道:“这老道什么来头?这么冲?不过身手不错,竟然连杜小哥都吃了个暗亏。”

    站在他旁边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轻声开口:“不清楚,这些日子,老道士几次议论天南宗师,要不是看他们坐辆劳斯莱斯,

    早就被人收拾了。”

    “哼,反正不管他是什么来头,敢在云霞山闹腾,有得他们苦头吃。”之前开口的老者眼神微冷,指着满脸怒火的杜仲说道。

    “走,进去看看!”

    “没错,这老道士太放肆,等下一定吃亏,快过去,别错过热闹。”

    这些人拿紧手中东西,跟在杜仲后面,自觉以地位排序,井然有序走进大厅。

    沧澜居每月公布一张列表,收集到表上物资便能得到相应积分,积分可以在杜灵尘那里,换一些效果神奇的药丸。

    虽然他们都是周家或者白家的外围势力,可相比踏入修炼界的周豹,他们根本没机会参与周园那种高规格的拍卖会。偏偏以他

    们的地位和身份,又能稍微接触到修炼界。

    可想而知,当沧澜居推出这个积分兑换制度后,这些大佬富豪,差点弹冠相庆。

    尤其有人从杜灵尘处兑换到一颗丹药,医好一名身患绝症的亲人后……

    南粤上流圈子几乎沸腾起来,要不是周家眼见形势不对,宣布每次上山不许多于15人,估计今天来的就不是一列车队,而是一

    条长龙了。

    听说,花城上流圈子,已经给沧澜居起了个外号叫兜率宫。眼下见到参苦子无礼,他们自然心生愤慨。

    ……

    “段天南?”参苦子一进门,苍老的双眸就盯住端坐在主位的段皓。

    ‘貌似,我没惹到这个老道啊?’段皓有些疑惑,看到站在此老身后,对自己连连躬身的元静,不由想起对全真教的承诺。

    “我就是段天南,道人可是从全真教护送炼器材料而来?”想到自己可能将人家晾在山脚十来天,段皓淡淡一笑,自然不会计较

    刚刚参苦子的失礼。

    可惜,段皓的大度,在参苦子眼中,却成了好欺。

    此老没有理会元静的眼色,甩了甩臂弯的白玉拂尘,傲然问道:“哼,我全真教这次为了你段天南,不惜与京城十来个家族交恶

    ,可你居然将老道晾在山脚一个多星期。敢问,沧澜居,便是如此对待你们的恩人吗?”

    全场针落可闻,元静被吓得面无人色,跟在杜仲身后的那些大佬富商,也被参苦子这段话震得哑口无声。

    正当元静打算开口挽救时,段皓戏谑看了过来:“古语有言——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没想到轮到我段天南,反而是——

    人在家中坐,恩从天上来。罢了,不如道人告诉我,我段天南应该如何报答全真教的大恩吧!”

    段皓语气很淡,众人却能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

    元静双腿微软,可惜未等他开口,参苦子不知神经大条还是利欲熏心,既然抢先一步说道:“嗯,孺子可教也!老道看,这云霞

    山地广人稀,只居住你们几人,实在浪费,不如卖给我全真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