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有期三年
    见到段皓眼中的戏谑,元静便知道,这位师叔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此时听到段皓揭穿永乐宫一事,他更是满脸羞惭,连忙上前躬身道:“诸位见谅,参苦子师叔刚刚所说一切都是戏言,还请天南

    真人看在全真教与沧澜居交好的份上,勿要怪罪……”

    “呵呵,只是戏言吗?”段皓淡淡笑道,指着站在他身后的参苦子说道:“元静真人,貌似您这位师叔可不这么想呢!”

    元静转身看去,不由得暗暗叫苦……

    原来是眼见自己谎言被段皓揭穿,参苦子已经恼羞成怒,狠狠看了过来:“竖子无礼,永乐宫为我全真三大祖庭之一,岂能容你

    羞辱!”

    参苦子每次双唇开阖,嘴边便泛起一个肉眼能见的涟漪。层层涟漪叠加推进,搅动大厅中浓郁的灵气,化成一条笔直的音波长

    枪,直冲端坐主位的段皓。

    眼见这位师叔羞恼之下,直接翻脸,元静亡魂大冒:“不可……”

    无奈参苦子精修《全真真言法咒》,一身本领几乎都在这门咒法之上。

    哪怕元静修为高于对方,措不及防之下,也只能自保而无法兼顾他人。

    ‘这老道疯了吗?没见这里有二十多个普通民众?’白丹青勃然大怒,仓促护住杜灵尘和杜若,对于站在对面的杜仲等人,却是鞭

    长莫及。

    正当李总等人眼睁睁看着无数道劲风向自己袭来时,段皓戏谑一笑:“怎么了?忽悠不成功,准备硬抢?”

    寥寥十多字,犹如附带神妙伟力。

    前面三个字如春风沐雨将大厅中无数杂乱的劲风抚平;

    中间五个字似夏日灼阳将参苦子聚气成音的攻击融解;

    最末四个字,更是聚而不散,化为四个透明的拳头,连续击在参苦子干瘪的胸膛之上。

    “噗!”

    扬天喷出一蓬鲜血,参苦子捂着胸口惊骇看向段皓:“你敢……”

    “哼,给脸不要脸,给我跪下!”段皓冷冷一哼,大厅中无数灵气滚滚聚拢,化为一只三米大小的掌印。

    “天南真人手下留情!”元静见状大骇,袍袖一挥,两道紫色符篆化为两条灼热火柱,抵住拍向参苦子的巨大掌印。

    段皓这手言出法随吓得参苦子不轻,他满脸狰狞喝到:“贫道乃是全真教内门长老,段天南,你辱我全真祖庭在前,击伤贫道在

    后,莫不成打算与我全真开战!”

    元静牙都痒了,师叔,您能不能消停一会,难道你以为扣个罪名给人家,人家就会将云霞山双手奉上不成?再说下去,今天咱

    俩能不能安全离开都成问题啊!

    杜灵尘拉住白丹青,轻轻摇头:“莫为少爷树敌,这老混蛋背后站着全真教,我们已经得罪了京城那么多世家,如果再加上一个

    北方道魁全真教,恐怕……”

    这话让白丹青迟疑了,北全真,南茅山,今天这事万一处理不好,恐怕刚刚平静下来的修炼界,又要乱起来了。

    见到白丹青等人投鼠忌器,参苦子心中稍微安定些许。

    他向段皓张开十根手指:“段天南,十万灵能,我全真教愿出十万灵能来购买云霞山。实话告诉你,一旦这条灵脉被那些隐世宗

    门得知,那些宗门可不像我们全真教这么好说话。到那时,别说灵能,你的性命能不能保住都得两说!”

    众人闻言大惊,周馥兰压低声音说道:“天南,要是如同他说的那般……”

    “放心,有我段天南在,谁也抢不走云霞山。”段皓微微一笑,右手一翻。

    轰!

    一声巨响,两道赤天玄火符化成的火柱骤然崩塌,气机相牵,元静立刻吐出一道血箭,红润的脸颊变得一片煞白。

    “段天南!”

    参苦子没想到段皓真敢动手,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就被一只三米见方的掌印,夹着赤天玄火符残留的烈焰拍到地板。

    “我靠,这老东西还活着没?”

    “李总,你没闻到一股烤肉排的味道吗?”

    “肯定活着,这老道要是死在这里,全真教和沧澜居一定开战,天南真人绝对不会做这种无智之事。”

    ……

    许老等人议论纷纷,段皓淡淡一笑,召来一道清风将残留的烟气卷走,露出一道趴在地上,满身焦黑的身影。

    大家伸长脖子,发现参苦子一袭墨色道袍已被火焰烧成破布,露出一身瘦骨嶙峋的体魄,一时间,人群中出现阵阵低笑。

    堂堂一个全真教内门长老,宗师境道门真人,却赤身露体被人指指点点。

    元静真是又羞又气,连忙脱下外袍,上前把这扇‘烧焦的排骨’遮好。

    感应到参苦子只是重伤昏迷,元静知道段皓手下留情了,击散自己两道赤天玄火符后,最少收回九成力道。

    要不然段天南全力一击加上两道紫符的余威,多少个参苦子也得成粉末,那还会剩下一具排骨在这里丢人?

    “天南真人,今日一事都是参苦子师叔恣意妄为。我宗门从来没有打过云霞山灵脉的主意,这一点,小道敢以心魔立下誓言!”

    打了个稽首,元静满嘴苦涩。

    “哼,元静真人,您这位师叔修为还不如你,刚刚怎么不见你出手阻拦,反而事后跑出来辩解呢?”白丹青冷冷一笑,双眸闪烁

    着危险的红光。

    “这……”元静张了张嘴‘我能说我这师叔作死太快,我跟不上节奏吗?’

    “呵呵,丹青,此事与元静真人无关,勿要冤枉人家。”段皓看了一眼元静,淡淡说道:“你与杜管家把这人带下去,治完伤势,

    封印修为丢给小若若当药奴。”

    元静闻言大惊,连忙拦住白丹青与杜灵尘,拱手对段皓哀求道:“天南真人,参苦子总归乃是我全真教内门长老,还望将他交还

    给小道。小道保证,今日一事,我全真教,必定给沧澜居一个交代。”

    “要不是看在两家交好的份上,我段天南可不会留他一命。这样吧,看你和参明子道友的面子上,罚他做三年药奴吧,三年后你

    再来带他离开。”段皓淡淡说道。

    “三年!”元静发出一声惊呼,心中却把参苦子骂个狗血淋头。

    全真教内门长老,因为谋夺云霞山事败,被扣沧澜居充当药奴三年!

    一想到这消息在修炼界传开,元静就感到阵阵恶寒‘这可是将全真教千年清誉全丢到爪哇国去了,到那时候,别说参苦子师叔会

    被宗门那些老不死挫骨扬灰,便是我这个全真教当代行走,恐怕也没什么好下场……’

    元静越想越怕,正当他打算继续求情时,一个憨厚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老花来晚了,错过什

    么好戏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