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全是狐狸
    花钟满脸憨笑走进来,与众人见礼后,指着趴在地上的参苦子问道:“咦,这位是……”

    杜仲不带好气哼道:“全真教内门长老,参苦子。”

    “这……这是参苦子真人?怎么闹成这样?”花钟讶然看向元静,双眼隐晦闪过一道精光。

    元静满脸羞愧不知如何作答,白丹青站出来,语带讥讽将刚刚发生的一幕简单描述。

    “唉……此事……说起来,元静真人你们理亏啊。”花钟摇头轻叹。

    元静以为花钟看全真教笑话,脸色立马拉下来。

    正当他打算开口时,却惊讶发现,这位从京城花家空降到南粤龙组的新任组长,竟然对段皓抱拳一礼:“天南真人,我龙组有项

    日常工作,便是调解辖区内各大小宗门,世家,散修之间的矛盾。这囚禁三年充当药奴,对于一个宗师境高手来说,实在有些

    过了。我看参苦子真人也受到教训,不如这样,让元静真人代表全真教,拿点‘诚意’出来,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顺便卖我老花

    一点面子,把这事揭过去,行不?”

    花钟说出这番话的同时,还略微躬身,如此姿态,可以说将自己放得极低了。

    因此在场除了段皓,其他人不约而同抽了一口冷气。这可是南粤龙组组长,正厅级,甚至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只要跟上面打个

    招呼,便能让省一把手配合工作的大人物。

    如此存在,见上一面都难得,没想到在天南真人面前,居然这般谦卑。

    李总与许老相视一眼,同时在对方脸上看到震惊之色。

    这次他们为沧澜居收集的材料成色很好,原本打算与杜灵尘议下价。现在看到这一幕,不约而同都把心中的念头掐灭,甚至连

    呼吸都放缓了。

    元静心中暗暗感激花钟,抓紧时机上前对段皓说道:“小道身上带了一块精金矿石,愿意拿出来作为赔礼。今日一事,小道会如

    实回禀宗门高层。不说眼下参苦子师叔已经身受重伤,便是回到宗门,他最少也得被罚坐十年枯关。天南真人,不看僧面看佛

    面,好歹上次花小姐两件法器被吴家夺取,我全真教也是出了力气的。”

    一位半步化境加上一位半步天师,这可都是能够成为省级守护者的存在,这样的大人物联手保下一个人,哪怕是官方高层在场

    ,估计也得卖面子。

    可惜,他们面对的却是段皓这位曾经威震灵空仙界的天南龙王。

    区区两个连筑基期都没摸到的萌新,竟然敢让我段天南卖面子?

    段皓右手中指缓缓敲击座椅扶手,双眼冰冷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花钟。

    笃笃笃……

    敲击声宛如附带神秘的伟力,原本抱拳躬身的花钟,脸上憨笑逐渐僵住。他能感应到,这位被花家内定为姑爷的段天南,已经

    对自己的行为十分不满了。

    元静暗暗叫苦,难得有个分量够的过来求情。

    段天南再不给面子,那事情就大发了。自己身为全真教当代行走,总不能将一个内门长老丢下,只顾自己灰溜溜下山。

    可要在云霞山与段天南动手?

    元静感到好无力,自己的胜率有多少?

    一成?

    见鬼去吧,明明是零好不!

    元静越想越怕,自从踏入宗师境之后寒暑不侵的他,手心竟然渗出汗珠。

    ‘罢了,这花钟虽然喜欢自作聪明,不过前世浅语曾经说过,这个保镖对她很不错,便卖小语一个面子吧。’回想当年少女无意说

    过的一句话,段皓眼中冷色逐渐消退。

    ……

    从花钟托大求情到段皓停止敲击扶手,时间大约过去一分钟。

    可是直面段皓压力的花钟,却感到自己犹如背负无穷压力经过一个世纪,正当他即将承受不下去的时候,一个“可”字终于从段

    皓的嘴中蹦了出来。

    “呼,多谢天南真人宽宏大量,这是精金矿石,小道告退了。”

    元静站在花钟旁边,自然知道这位龙组组长刚刚可是在鬼门关走了一个来回。他一边给后者一个感激的眼神,一边将一块拳头

    大小的暗金色石头交给杜灵尘,随后将昏迷中的参苦子背起,犹如逃命一般扭身就走。

    花钟这时候才敢挺起酸痛的腰肢,憨笑对段皓拱手道:“多谢天南真人。”

    段皓玩味瞥了他一眼,嘴唇未动,但花钟耳边却出现一句警告:“看浅语面子上,只此一次……”

    花钟微微一震,此时才知道,要不是人家看在小小姐面子上,估计自己下场比参苦子还要悲催。

    暗中打定主意以后不能在段天南面前耍小手段,花钟收起虚假的憨笑,恭声对段皓说道:“天南真人,其实今日花某乃是为另外

    一件事而来,能否借一步说话?”

    李总与许老相视一眼,连忙站出来:“天南先生,我们带了不少新材料过来……”

    “嗯,这事你们直接找杜管家就可以了!”段皓淡淡一笑,招来杜灵尘把他们带下去。

    等到这行人离去,段皓终究顾念花浅语的面子,淡淡说道:“什么事,直接说吧。”

    花钟定定神,小心问道:“老爷子让花某带句话,想请邀请天南真人代表花家,出任国际狩猎队长一职。”

    “国际狩猎队长?”段皓眼神一动‘前有南方军区贺司令,后有京城吴家,现在花家也打算参与进来,这个职位,恐怕还不仅仅关

    系到就职者在军方的晋升……’

    段皓感觉,对于国际狩猎一事,贺太行十有**对自己有所隐瞒。

    “你把国际狩猎一事,给我们详细介绍一番。”段皓眼神微凝看向花钟。

    经过之前一事,花钟现在哪敢耍小聪明,不仅将国际狩猎的规则详细介绍了一番,甚至连此事涉及到的利益也倒个干净。

    等到花钟说完,现场除了段皓,白丹青与周馥兰都是目瞪口呆,显然被他话中的信息惊得不轻。

    “这……我说这几年中东枪来炮往打得火热,反倒其他几个大国都在耍嘴皮子,原来这些实力过硬的国家,现在都是通过这个国

    际狩猎大赛来划分利益……”周馥兰妩媚的大眼微微一眨,聪明如她,瞬间结合国际形势想到很多。

    白丹青愤愤不平喝到:“贺司令只说我老师一旦赢下国际狩猎大赛,他就可以代表军方担保一个少将。至于赢得大赛,官方划分

    出来的好处,却是一点都没提,这个老狐狸跟十八年前一样狡猾!”

    花钟闻言心中一松,暗暗笑道‘果然不出老爷子所料,贺老狐狸将赢得大赛后,官方承诺的奖励瞒下了。嘿嘿,早上我刚想借势

    赚点全真教的好感,便险些引得段天南翻脸。贺老狐狸竟然敢算计此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看来,这一届的国际狩猎队队

    长,还是落到我们世家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