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昆仑福地
    沧澜居大厅,段皓眼神微凝,轻声沉吟:“昆仑福地一年的探索权……”

    周馥兰拉拉他衣袖:“天南,相比花家,军方对昆仑福地一事只字不提,这地方,可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段皓嘴角微弯,对于昆仑,他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昆仑山号称万山之祖,道门称其为天下龙脉源头。

    古往今来,这处神秘所在,流传着数不胜数的神话传说。不过,段皓却知道,真正的昆仑山,早就在上古时代因为某种原因崩

    坏了。

    大部分遗迹,便坐落在灵空仙界西北大荒深处,当年他踏入至人境,证得天龙金身后,正好赶上昆仑遗迹开启。可惜,那次试

    炼,却给当时志得意满的他浇下一桶冰水。

    一幕幕凶险万分的画面逐渐从段皓脑海深处浮现,便是他两世为人,此时回想起来,也是后怕不已。

    ……

    见到段皓久久无语,脸色阴沉如水。

    花钟以为他不满军方所为,压下心中暗喜,开口为周馥兰解释道:“昆仑福地乃是建国后,官方无意发现的一处大型秘境。据说

    因为龙组的成立跟昆仑福地有极大的因果关系,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昆仑福地都被官方牢牢把控在手中。”

    眼见白丹青眼带震惊看过来,花钟淡淡一笑:“九十年代后,世界大国为了避免核战争的触发几率,决定通过国际狩猎进行顶尖

    战力比拼,从而划分国际上利益资源的分配。可惜,前几次国际狩猎,华国取得的成绩很不理想。毕竟龙组太‘年轻’了,哪怕有

    昆仑福地的资源支持,顶尖高手也不是一蹴而就。”

    “哼,之后你们这些早就眼红昆仑福地的世家,便提出派出高手加入国际狩猎队伍,而报酬就是昆仑福地一年的开采权?”白丹

    青冷冷一笑,他出身南粤白家,想到北方修炼界远胜南方,瞬间知道原因便在于这个昆仑福地了。

    花钟脸色微红,偷偷看了一眼段皓,发现后者没有动怒,才讪讪笑道:“白道友太高看我们这些世家了,昆仑福地乃是官方的禁

    脔,谁伸手谁死。其实当年‘外聘’高手加入国家狩猎队,反倒是官方自己提出来……”

    “什么……”

    “竟然是官方主动提出来?”白丹青与周馥兰脸色微变。

    段皓这时候,也从回忆中回神,淡淡笑道:“科技的发展,国力的增强。相比建国,眼下官方有足够的自信,便是让出一年的开

    采权,你们这些世家也翻不起浪了。”

    “咳咳,天南真人言重了,我们可是老实本分的华国公民,哪敢翻什么浪!”花钟尴尬一笑。

    段皓淡淡一笑,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皇朝。

    不说京城五大世家这几个巨头,便是眼下已经衰落的简家,不也是传承上千年,有些事,说破就没意思了。

    “老师,既然军方在此事上对我们有所隐瞒,您干脆与花家合作得了。”白丹青出身的白家也是世家之一,连忙转移话题。

    花钟心中一松,眼带希冀看向段皓。

    自从上次法器一事后,京城各大世家,都在大力调查这位沧澜居主段天南。可让人震惊的是,这位名为段皓的青年,二十岁前

    的人生平淡到近乎平庸,但离开南海前往花城后,一出场就是横空出世威震一方。

    从汽车客运站结怨流氓头头火鸡哥开始,秀越区区长秦仕、青牛谷、米国超凡会、韩方朴家高手、慕容家族、暗盟、京城世家

    ……

    一个个在旁人看来,远比此人强大的存在,全部都被这位摧毁拉朽般横扫。这种堪称奇迹的崛起,如果不是段皓羽翼已丰,现

    在早就被某些势力抓起来切片研究了。

    ‘此子可能觉醒前尘宿慧,乃是身怀大气运之人,只可交好,不能得罪。’花万均据说手持段皓资料研究了一夜,隔日便在承运堂

    定了花家针对段皓的基调。

    前有花浅语这位花家小公主南下‘相夫’,后有段皓为前者压制体内寒毒。甚至段皓不惜欠下全真教、茅山派和丰都门的大人情,

    将两件准备拍卖的法器送给前者护身。

    相比一些提出异议的族人,花万均这条老狐狸可是知道,这一幕幕都在冥冥中昭示这位段天南就是自己那爱孙的真命天子。

    要不然,此老怎么会打破誓言,走出隐居二十年的承运堂,甚至不惜将花钟这位半步化境空降到南粤龙组,这都是在为他孙女

    花浅语入主沧澜居铺路呢。

    ‘呵呵,哪怕条件相同,我花家还有小小姐这个加分项,贺老狐狸这次算盘注定落空……’花钟嘴角越来越翘,察觉到段皓两道目

    光注视过来,连忙肃然站直。

    “呵呵,花老的好意,我段天南心领了,不过对于合作一事,目前时机不对,只能说声抱歉了。”

    段皓这声淡笑,瞬间让大厅另外三人目瞪口呆。

    尤其花钟,这位经常挂着迷惑性憨笑的南粤龙组组长,要不是顾忌双方武力值相差太大,现在非翻脸不可。

    这不仅是第二次拒绝,而且还是用相同的理由!

    ‘时机不对!尼玛的时机不对,现在还不对,什么时候才对?’花钟心中抓狂,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正当他打算开口时,段皓已经伸出右手拿起茶盏,轻轻呡了一口。

    端茶送客!

    白丹青眸光一动,上前对花钟说道:“花组长,请。”

    花钟张了张嘴‘敢情我那么多话白说了!’

    白丹青将满脸乌云的花钟送走,周馥兰秀眉紧蹙。她自然知道花家多次示好的原因,可考虑到眼下沧澜居的处境和昆仑福地的

    资源,她反而更趋向段皓与花家联盟。

    因为争风吃醋导致段皓的利益受损,这种蠢事,周馥兰可做不来。

    ‘不过……天南总是以‘时机不对’应付花家……’妩媚的大眼浮现一抹担忧,周馥兰心中长叹。

    ……

    京城,首都机场。

    一名脸色惨白,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警惕扫了扫周围,发现没有自己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后。

    他从怀中掏出一份机票,拉下风衣兜帽,快步向着登机口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