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苛刻的条件
    相比临近坎海的南粤,西云乃是一个高原平原盆地并存的省份。因为地貌复杂,气候多变,故而西云省动植物资源极为丰沛,

    尤其无数大山的深处,更传闻有大蛇异虫出没。

    因此,西云修炼界,基本以蛊毒、养尸、丹药三者为主。犹如青牛谷,这个号称以丹道立宗的门派,便坐落在百花山脉深处。

    眼下青牛谷最深处,一间充满古朴气息的小厅之中,十名气势不凡的男女分成两列正襟端坐,上首主位乃是一名鹤发童颜的老

    者。此老正是青牛谷当代谷主,程蕴,一名宗师境道门真人。

    此时他摸索着手中一本誊抄精致的秘籍,双眼冰冷紧紧盯着下面一名青衫老者。

    这青衫老者正是半个月前,下了云霞山,返回西云青牛谷的费宇,不过相比身处南粤时的落魄,此时费宇身穿淡绿长衫,手持

    一柄麈尾,面容无喜无悲,彷如对程蕴两道冰冷的眼神视如不见。

    程蕴收回目光,扬扬手中秘籍:“诸位,费师叔带来的《丹道基础》,大家都研究过了,半个月的时间,想必也足够大家做出选

    择。开始吧,选择投靠沧澜居的举左手,选择留下来,守护宗门这份基业的举右手。”

    此言一落,众人眼神不断在他手中那本秘籍以及费宇身上徘徊,不过后者双眸微阖宛如老僧入定,让他们探寻的眼神无功而返

    。

    片刻过去,现场没人举手,场面一片尴尬。

    程蕴满眼讥讽看着费宇‘你这老鬼脑抽了,我们可不脑残,便是他段天南手中有这门《丹道基础》又如何?难道足够让人放弃在

    宗门中高高在上的地位,反而跟你这老不死去沧澜居当药奴?’

    默默摇头,程蕴眼中闪过一抹暗怒‘更何况,前有竹四青、袁飞因为快乐气球一事得罪段天南,后有你这老东西加入暗盟与其为

    敌。谁知道此人会不会事后翻脸?要不是你这老货辈分最高,非试试你有没被对方下咒迷了心窍不可!’

    程蕴盯了费宇十来分钟,其他人都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

    一个乃是地位最高的谷主,一个乃是辈分最高的太上长老,偏偏后者不管实力或者炼丹术都要略胜前者,乱站位,会死人。

    很快,眼见费宇连眼皮都懒得抬,程蕴终于忍不住,长身而起:“怎么?诸位都是谷内高层,此事不仅关乎青牛谷日后去留,也

    关系到诸位日后切身利益。要不这样吧,本座身为谷主,带头表个态吧!”

    言罢程蕴举起一只右手,众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坐在费宇右侧五名老者不约而同举起右手,他们选择留在青牛谷,拒绝投靠段

    皓,放弃《丹道基础》后续部分。

    举左手只有费宇一人,其他四人显然还在犹豫之中。

    程蕴戏谑看向费宇:“费师叔,看情况只有您一人选择投靠沧澜居。唉,要不您等下问问谷中弟子和客卿,如果有人愿意跟您走

    ,本座绝对不拦着。想您在宗门也是堂堂一位太上长老,过去那边,身边总不能没人服侍啊。”

    “噗!那得带多点人过去,说不定段天南还能让费师叔当个药奴组长……”

    “要是太上长老都只能当个药奴组长,我们过去,岂不是只能当药奴了?”

    “唉,宗门炼制的丹药几乎占据华国南方修炼界八成市场,甚至珍港、宝湾以及坎海数国都得上门求丹。眼下炼制的丹药都不够

    卖,有必要重新学习一套陌生的炼丹术吗?”

    “只有一卷,虽然字字珠玑,但是,谁能保证段天南手中真的有这套《丹道基础》后续部分……”

    “老夫剩下时间不多了,怎么折腾都行。可家族呢?莫家依附青牛谷庇护已经近百年,族人过千,产业无数,眼下去南粤,岂不

    是连根都拔出来了……”

    站在程蕴一方的五名青牛谷高层纷纷开口,打算将其他四名犹豫中的同门,拉到自己一方。

    果然……

    数息之后,又有两名男子举了右手。

    “呵呵,费师叔,眼下只有刘师弟和谷师侄没有表态,您难道不说一两句吗?别说沧澜居那位,只给您这本《丹道基础》初卷,

    没给其他好处?”程蕴满脸得意,抚须轻笑。

    众人纷纷看向费宇‘梁山拉人入伙还叫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大称分金银,换套穿衣服。他段天南精通炼丹炼器,总不

    能空口白牙派您过来当说客吧,好歹也得开几张空头支票才对。’

    “没有!除了《丹道基础》这门完整的丹道传承,天南真人没给老夫其他东西。”费宇终于睁开双眸,脸色平淡说道。

    听到他这话,那刘师弟苦笑道:“罢了罢了,费师叔,我还是选择留下来好了。”

    “哈哈,小刘你这猴精,老夫就知道,你小子迟迟不表态,绝对打着待价而沽的主意……”

    “这下傻眼了吧,哼哼,你以为你是谁,难道人家段天南会用一件极品法器来收买你不成?”

    众人纷纷开口嘲笑,瞬间让这刘姓中年人满脸赤红,程蕴也是心中冷笑,不过还是站出来呵斥几句,将场面平息下来。

    眼见只剩下最后一名宫装少女,程蕴眼中闪过一抹不喜,有些不在意问道:“谷师侄呢,莫不成你打算跟费师叔离开宗门?”

    这女子面容讨喜,身材娇小,年龄看起来才十五六左右。

    只听程蕴语气就可以得知,这谷娉婷应该是场中他最不在乎的一个,要不是碍于面子,估计他都懒得问。

    “嗯,奴家想问问费太师叔,可是加入沧澜居,段天南便会将那套《丹道基础》完整授给我们?”谷娉婷娇声对费宇问道。

    “嘿,这丫头,还真的动心了?”

    “唉,可惜谷师姐陨落太早,这丫头丹道天赋不错,可有些不通世故啊……”

    程蕴没想到自己两次亲自询问,这谷娉婷居然还一本正经向费宇询问,这不是当面让自己下不了台吗?

    正当他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费宇开口了,只不过说出来的话,却让全场一静。

    “谷丫头,可能你与诸位同门都理解错了。第一,天南真人没有许诺将《丹道基础》赐下,而是依据我等日后对沧澜居的贡献,

    从而分卷赐下这门丹道传承;第二,我们不是加入沧澜居,而是成立一个新的宗门,作为沧澜居的附庸势力。本座这样说,你

    明白了没?”

    听完费宇这话,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什么意思?

    合计我们投靠过去,不仅无法加入沧澜居,而且还得从头开始建立一个新势力。

    那修炼场所、修炼材料、势力范围……

    这些东西怎么落实?

    他段天南怎么敢提出这种奇葩要求,傻逼才过去!

    “噗嗤!”

    “哈哈……”

    程蕴最先发出一声冷笑,其他人再也忍不住,笑声逐渐变大,甚至那刘姓中年人连眼泪都笑出来了:“这……这简直是空手套白

    狼,费师叔,你是段天南派来搞笑的逗比吗?”

    这种苛刻的条件,让这些青牛谷高层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以致那位刘姓中年人对费宇的敬语也省去了。

    可惜,让他们失望的是,费宇又闭上眼睛,一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表情。

    正当程蕴打算再开口添点火时,一个娇媚的声音让全场一静:“谢谢费太师叔的坦诚相告,奴家选择跟您离开前往南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