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他后面站着段天南
    嘈杂的议事厅骤然一静,数十道讶异的目光汇聚到坐在末位的宫装少女身上。

    程蕴阴沉着脸说道:“谷师侄,你醉心丹道,不知世事艰难。要知一旦踏出宗门,别说炼丹的材料,便是你日常修炼所需资源,

    也不会有人再为你提供,到时候可别后悔莫及啊。”

    “谷师侄,莫做蠢事……”刘姓中年人眉头微皱,沉声说道。

    另外一名坐在费宇对面的马脸老者也是轻喝道:“谷师侄,莫要自误,赶紧向谷主告罪。”

    “谷师妹,刘师兄和杨长老说的都没错,你可不要任性。”

    ……

    相比费宇地位尊崇,谷娉婷这位执事长老,可以说是在场地位最低的存在。因此,劝说很快变成指责,大厅中的声音越来越高

    ,引得外面负责护卫的弟子频频侧目。

    费宇看不过去,猛然拍断扶手:“怎么了,刚刚还说让人自主选择,现在谷丫头做了选择,莫非要强行让她改变主意不成?”

    “这……”众人脸色微变。

    费宇乃是太上长老,地位只是略逊谷主程蕴,可不是谷娉婷那么好欺负。

    程蕴沉着脸分辩道:“费师叔,我等担心谷师侄年少无知,做出某些悔恨终身的决定,这才开口劝说。现在本座问最后一句,你

    们当真打算脱离宗门,投入段天南麾下吗?”

    “我青牛谷号称以丹道立宗,可眼下凭宗门传承的炼丹术,青牛谷配得上‘丹道立宗’这四个字吗?”费宇苍老的双眸缓缓从众人脸

    上扫过:“我们青牛谷,已经八年没有研制出新丹药了吧。嘿嘿,反正丹药已经供不应求,那何必去费脑子研制新丹药,更别说

    舍弃眼下的地位,跟老夫到南粤去从头做起对不?”

    面对费宇如刀的眼神,除去程蕴,其他人脸色都有点难看,因为费宇确实戳中了他们的阴私。

    “鼠目寸光……”费宇越说越气,却没发现其他人脸色越来越黑,尤其上首的程蕴眼中已经浮现一抹杀机。

    好在这紧要关头,谷娉婷猛然起身,拉住费宇:“费太师叔,人各有志,何必强求。既然我们做出了选择,那就别在这里惹人嫌

    了。不如去问问下面的弟子和客卿们,看看有没人愿意与我们同行。”

    言罢这宫装少女,连忙拉着费宇,脚步匆匆走出议事厅。

    程蕴脸色黑得可怕,咬着牙齿说道:“好好好,一名太上长老和一名内门长老,竟然同时选择背弃宗门,这次我们青牛谷一定成

    为华国修炼界的笑柄。”

    “哼,谷主,要不要……”那名与费宇坐对面的老者猛然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程蕴闻言拢于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正当他准备点头时,另外一名光头老者连连摇头:“不可,不可。不说费师叔乃是一尊积年

    宗师境强者,拿下他的代价实在太大,只说他老人家背后站的那位……”

    嘶!

    大厅中人人抽了一口冷气……

    段天南!

    这三个字要是在以前,青牛谷还真不憷。

    道武双修宗师境又如何?

    青牛谷炼丹数百年,积累下来的人脉何其可怕。愿意动用一些大人情,不难请出一批宗师境强者。

    可经过花家一事后,现在这三个字,可不仅仅代表沧澜居,而是得将茅山派、丰都门、京城简家和京城花家都加进去。

    以一宗之力抗衡数个传承千年的势力……

    程蕴松开拳头,瞪了一眼最先说话的老者,沉声说道:“此事不许再提,他们招揽弟子和客卿,你们也不要去拦着。想去的留不

    下,想留的拉不走,正好趁机将谷内一些三心二意的家伙剔除出去。”

    “这……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光头老者开口问道,其他人也纷纷疑惑看向程蕴。

    程蕴眼神微动,冷然喝到:“传我法旨,费宇、谷娉婷两人,背叛师门,于此时起,再也不是我青牛谷门人。刘师弟!”

    “在!”那刘姓中年人连忙站出来。

    程蕴探手入怀,取出一封信件递过去:“你即可前往京城道协,把这封信交给陈真人。”

    “是!我立刻动身!”刘师弟连忙小心接过,转身走出议事厅。

    “谭师兄,这里两封信,麻烦你送往珍港郑家、宝湾陈家。”

    “来人,传喻岱过来……”

    一道道指令有条不絮从程蕴口中颁出,显然,对于今天这一幕,程蕴早做好应对准备,一时间压下众人惶惶不安的情绪。

    ……

    云霞山沧澜居,段皓并不知道,费宇这记闲子,竟然差点让青牛谷出现大震动。

    此时,他戏谑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一老一少,淡淡说道:“杜仲,茶水凉了,赶紧续上。”

    “喂,你到底答不答应啊?我爷爷都九十多了,老胳膊老腿上来求你帮件事,你这不发一言将他晾了两个小时,你有没有敬老爱

    老的公德心!”戴濛濛实在忍不了,直接敲桌子。

    她跟段皓没大没小惯了,反倒吓得戴万山这位南粤守护者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此老连忙将她拉回椅子,赔笑对段皓说道:“天南真人,您别跟这疯丫头一般见识,老朽回去收拾她,见谅,见谅。”

    “不是!爷爷,你怕他干什么?到底要他做什么事,您直接说啊,他要是敢不答应,直接拷回去关他几天。”戴濛濛顿时炸毛,

    气得鼓囊囊的胸脯剧烈起伏。

    对于这个极有正义感的小女警,大家对她印象极好,难得有人敢直‘怼’段皓,一时间连周馥兰都乐得站在旁边看热闹。

    段皓玩味看了一眼尽力安抚孙女的戴万山:“看在濛濛的面子上,你和贺老狐狸瞒我的那笔账,我就懒得跟你们算了。你回去给

    贺老狐狸带句话,那件事,我不会在与你们合作了。”

    戴万山闻言大惊,推开一脸疑惑的戴濛濛,着急说道:“天南真人,贺老鬼坐在那个位置,很多事轮不到他做主。他今天原本打

    算亲自上门赔罪,可他知道您肯定不愿意见他,便委托我上来一趟。这次已经与京城那边沟通好了,花家出的价码,我们也可

    以出……”

    “呵呵,濛濛,上次你升职,正好赶上我闭关。这枚玉符你收好,权当贺礼了。”段皓看都不看戴万山,让杜仲取来一只锦盒,

    里面放着一枚光华流转的洁白玉符。

    戴濛濛喜滋滋接过去,却没发现爷爷站在一旁脸色都白了。

    ‘好大手笔,这玉符封印的攻击道法绝不弱于老夫全力一击。贺老鬼,段天南这等人物,人家巴结还来不及,你们反而将人给得

    罪,这次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