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您这是闹什么?
    云霞山沧澜居大厅。

    因为伤势发作而陷入剧烈咳嗽的花轩言,哪顾得上段皓说些什么。他动作熟练摸出两枚丹药吞下,依着大门喘着粗气,原本充

    满儒雅气息的面容,闪过阵阵痛苦之色。

    见到这一幕,段皓一声长叹,右手抵于他背后,渡过一缕精纯的真气。

    段皓心知自己这位‘准岳父’,恐怕早就对自己体内伤势绝望。要不然,绝不会在自己出手阻拦下,依旧服用这种丹药压制伤势。

    ……

    十数息过去,花轩言吐出一口浊气,疑惑看向段皓:“你知道我是谁?”

    “伯父名讳轩言,乃是小语生父,对不?”段皓淡淡一笑。

    花轩言自嘲一笑:“小语跟你说过我?估计没什么好话,毕竟我这个父亲,可是相当不称职呢!咳咳咳……”

    牵动心潮,花轩言话未说完,又是一阵剧烈咳嗽。

    段皓撇撇嘴,回想前世花浅语几次提及眼前这个老帅哥,貌似……还真的没什么好话呢!

    见到他又拿出两枚丹药,段皓终于忍不住,沉声喝到:“伯父,您这丹田被废后,不仅没有及时医治,还被人以重手法废去体内

    七成经脉。如果仅仅这样,凭花家的底蕴,以温和药物蕴养您的体魄,您后半辈子还是可以做个普通凡人。可现在最大的问题

    是您这十年来,不断服用一种透支根基的霸道药物。想来您也清楚,以您眼下的体魄,能够撑得过两年就算奇迹了。”

    见到段皓连把脉都没,就将自己体内的问题如数家珍般说出,花轩言很是惊讶。

    等到段皓说出最后判言,他脸色微微一变:“咳咳,我还有两年吗?”

    段皓将他手中两颗丹药抢了过来:“两年,可有个前提是不服用这种丹药,如果继续服用,您最多剩下三四个月。”

    结合上一世花浅语南下普陀山为父祈福的时间,段皓没有危言耸听,当时他与花浅语在重阳节邂逅,可是过了两个月,花轩言

    就病逝。

    当时花浅语数次打电话,都是哭得晕厥过去,所以段皓对于这件事情记得很清楚。

    ‘以他体内的经脉宽度来推算,十年前未曾受伤时,他最少也是一尊宗师境高手。不过,前世小语数次谈及其父,却一直都说自

    己父亲乃是一名体弱多病的生意人。如此想来,花伯父当年被废一事,牵涉绝对不小。要不然,哪会逼得他连小语这个独女都

    要隐瞒!’段皓眼神微凝,瞬间想到很多。

    不过……

    上天既然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段皓哪还会让自己或者身边之人,承受这种丧亲之痛?

    “杜管家!”眼神逐渐坚定,段皓发出一声轻喝。

    杜灵尘很快赶了过来,他好奇看了一眼花轩言,躬身问道:“少爷,您有何吩咐?”

    段皓沉声吩咐道:“这位乃是浅语父亲,具体问题,你号脉之后便可得知。你不管使用什么方法,在我闭关炼丹期间,务必将花

    伯父体内伤势控制住!”

    杜灵尘乃是国手中的国手,进门就看出花轩言身患重伤。现在得知花轩言的身份,立刻拍着胸脯保证:“少爷放心,老朽必定将

    此事办好!”

    段皓点点头,转身对花轩言说道:“伯父,您且在沧澜居小住数日。这伤势对别人乃是无解绝症,可对我段天南来说,只要炼制

    出一枚浴火丹便可以解决。”

    言罢段皓就快步向库房走去,花轩言见他话说得这么满,自嘲一笑,正准备说话时,旁边杜灵尘已经伸出三根手指扣住他的脉

    门。

    “呵呵,花先生,老朽杜灵尘,少爷闭关期间,还请您配合老朽的治疗方案。”杜灵尘笑眯眯,说话间,一缕长春真气已经渡入

    花轩言体内。

    《长生长春功》这门灵空仙界医道修仙者梦寐以求的功法,修炼出来的长春真气极擅疗伤,杜灵尘只凝聚了八十七个窍穴,可

    因为灵空仙界修炼体系的特殊性。眼下的他,除了不善争斗外,一身真气绝对不弱于一些普通宗师境。

    花轩言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体内传来的阵阵清凉之感吸引过去。

    十年了!

    自从十年前发生那件让自己悔恨万分的事情后,不管心理还是**,无穷的伤痛几乎日夜折磨着自己。

    没想到,这次临时起意的南下之行,居然见到一名能够缓解自己伤势的国手!

    满眼敬佩看着正在为自己凝神号脉的杜灵尘,花轩儒一边享受着体内经脉传来的阵阵舒坦,一边恭敬问道:“原来是赛思邈杜老

    当面,花某刚刚失礼了。”

    “区区匪号,不足挂齿!”杜灵尘抚须微笑,摇头示意他不要多礼。

    “嗯……丹田被废,经脉寸断……”

    “咦!您应该长时间服用一种药力霸道的丹药……”

    “不妙不妙,这丹药被人加了料,不仅透支您的生命力来压制伤势,同时还向肺腑渗透一种慢性毒素……”

    同样的话,得看谁说。

    段皓说出来,差点被花轩言喷了一脸。可面对杜灵尘,他却激动得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杜老说得分毫不差,敢问,我还有

    得救不?”

    杜灵尘面沉如水,在他希冀的眼神中缓缓摇头:“十年前遇到老夫,老夫能帮您将断掉的经脉全部接上。虽然无法修复丹田恢复

    修为,但是最少能让您做个健康的普通人,现在嘛……”

    花轩言越听眼神越黯,正当他即将绝望的时候,杜灵尘话音一转:“现在想要治好,全天下恐怕只有一人可以办到!”

    “谁!杜老麻烦将这位高人名讳告知,我花家必有重谢!”花轩言猛然一震,因为太过激动,声音都颤抖了。

    杜灵尘闻言一脸讶异,看着花轩言久久无语。

    “杜老,花某眼下虽然处境不妙,不过曾经也是花家宗师境强者。您不用担心花某食言,花某能够保证,我花家欠您一个大人情

    ……”花轩言越说越激动。

    可惜,正当他准备连家底都掏出来时,杜灵尘苦笑不得说道:“花先生,您这是闹什么?那高人您不是刚刚见过吗?便是老朽少

    爷,沧澜居居主,段皓段天南啊!”

    段皓!

    那个今年刚刚二十岁,最近打算泡我女儿的家伙?

    花轩言震惊张大了嘴巴,终于想起,那个要将自己宝贝拐走的臭小子,貌似已经好几次保证能够解决自己的伤势……

    不过……

    他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