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谁给你权利赶人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几乎让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尤其看到李申接过手下递过来的一枝玫瑰,半跪在小杜若面前,深情进行表白时,孙通更是露出一副‘果然如此,我早该想到’的

    表情。

    “大哥哥你很优秀,可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你是个好人!”杜若狡黠一笑,一张好人卡发得十分顺溜。

    李申一双桃花眼瞬间蓄满了水汽,抱着玫瑰花悲呼道:“老天爷,每次都这样,能不能让我恋爱一次!”

    司马天雄黑着脸,让几名手下将这丢人现眼的家伙拖过来。

    众人见状纷纷低笑,却没发现李申暗中收起一张沾血方巾,一双桃花眼尽是惊骇之色。

    杜若萌萌对他一笑,白嫩的小手拍了拍,落下一蓬让杜仲脚步微移的无色粉末。

    这场看似仅有半分钟的闹剧,其实当事人已经暗中交锋,现场看得出来,除了杜仲,估计只有司马天雄。

    眼见李申身躯微颤站在自己身后,司马天雄眉头一皱:“我早就警告过你,不可滥用蛊术。要不是我看你情况不对,派人将你拖

    回来,你今天肯定折在那小丫头手下了。”

    李申借着擦拭嘴巴吞下几颗丹药,苦笑道:“我哪知道,这丫头身上带了能够克制我蛊虫的东西,这……”

    “好了,你刚刚受伤,不要再说话了,反正这对兄妹不简单,你好自为之吧!”司马天雄失望看了他一眼。

    李申狠狠盯住杜若‘可恶,本少凭这只本命桃花蛊纵横花场,没想到今天在你这小丫头身上吃了亏。’

    小杜若察觉到他的目光,丢了两只白眼过去,还顺便做了个鬼脸。

    ‘哼,小丫头,你少得意,伤了本少的桃花蛊,本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这么水灵的身子,师父一旦见到,绝对坐不住,本少

    倒想看看,等你落入我师父手中,你能不能撑过一个小时……’紧握手心那张沾血方巾,李申满脸狰狞。

    孙通看他神色不对,沉声说道:“你到底在搞什么?泡妞也不看看场合,没见到周家那些人都差点亮刀子了吗?”

    “那也是对你亮刀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李申冷冷瞥了孙通一眼,他们几家都有生意来往,以前关系挺不错。可自从拜入百蛊

    门,李申就以修炼者自居,哪还看得起钱能孙通这两个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

    “你……”孙通被他这话气得不轻。

    正当他打算喷回去时,又有一伙人气势汹汹赶来,见到领头那两个人,孙通连忙迎上去:“刘主任,钱少,你们总算来了!”

    钱能沉着脸点点头:“孙兄,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这么多同学堵在这里,万一耽误了嘉宾进场,可是要闹笑话的。”

    孙通闻言连忙将事情讲述一遍,反正杜仲抽人在先,周宇空拦路在后,在他眼中,今天道理全在自己一方,加油添醋反而被人

    小瞧了。

    周宇空等人神色淡然,任由孙通三人表演,谁不知你们都是一伙,这事情估计你们在路上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刘主任一般装出一副侧耳聆听的样子,一边心中暗暗叫苦。周宇空那边略微一扫就有一百多人,司马天雄、孙通两伙人加起来

    也有五十多个,自己和钱能又带了三十多人过来。

    如果加上围观的吃瓜群众,十二米宽的校道,最少围了七八百人。这场面再不疏散,万一发生踩踏事件,学校上头条不说,自

    己这个开学大典负责人,绝对被推出来背锅。

    耐心听到孙通讲完,他走到周宇空面前:“周同学,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能不能有点集体主义精神?你们看看这时间,这开学

    大典都快开始了,你们居然把孙通同学他们扣在这里?谁去维持秩序?谁去接待嘉宾?学校的颜面还要不?”

    几个喝问扔到周宇空头上,刘主任话音一转,对着孙通喝到:“你怎么还站着,嘉宾已经陆续进场了,赶紧过去引导秩序啊!有

    什么事,等开学典礼后再说。一个个尽给组织添乱,还能不能有点大局观!”

    如果当场论出是非,肯定会让另外一方不满意,万一这些富二代闹腾起来,更加难收场。

    刘主任直接拿开学典礼说事,两方都敲了一棒子,这种和稀泥的处理方式,确实是眼下最稳妥的解决方法。

    可惜,让刘主任抓狂的是,在场几方当事人,显然都对这个处理方法不满。尤其孙通,想他等了这么久,不就是准备让这位刘

    主任帮自己装逼打脸吗?

    要按照这处理方式,今天他孙大少的脸面可就丢得一干二净了,以后还怎么把妹装逼啊?

    想到这段时间,自己花在对方身上的数目,孙通咬着牙喝到:“刘主任,难道就这么算了?那十巴掌,同学们都白挨了?”

    “没错,他凭什么抽我们的耳光?”

    “刘主任,这事您要是不解决,绝对没完!”

    ……

    这些富二代哪个不是无法无天,一天被人扇了两次耳光,他们心中可是憋了一肚子火,现在被孙通一煽动,立刻爆发起来。

    “呵呵,孙通这蠢货,这么一来看似爽快。可不用到明天,全校上下都知道他手下的人被抽了两次耳光。”李申不屑一笑,反正

    自己已经来撑场面,家族对孙家也算有个交代。

    司马天雄摇摇头:“孙通这蠢材!这对兄妹一来不是学校的学生,二来背后站着周家,刘主任根本没法处置人家。他这么做,以

    前投到刘主任身上的财物,全白费了!”

    “要是我,这场子就会在校外找回来,学校内的制约,太多了!”李申一双桃花眼盯着杜若。

    “凭你半吊子的蛊术?省省吧!”司马天雄摇摇头。

    ……

    “张作,花城大学每年的开学典礼都十分热闹,可像今年这么精彩,还真没见过呢!”一名老者笑眯眯,抚着山羊胡说道,他是

    经常来花大讲课的一名国画大师。

    “赵老,我现在就好奇,这对兄妹为何敢在花大动手?”张作家知道此老有些老顽童心态,微笑附和道。

    一名大腹便便的企业家因为来得早,见状连忙解释道:“两位,您们来得晚,其实是孙通他们先动手,欺负这对兄妹的朋友……

    ”

    “唉,原来是这样……”

    此时已经来了不少嘉宾,他们手持香槟,一个个对着场中试图控制场面的刘主任指指点点,道道戏谑的目光,让后者满脸羞恼

    。

    “你们……你们两个,既然不是我们花城大学的学生,那就给我出去,我们花大不欢迎你们这种客人!”感觉颜面尽失,刘主任

    顾不上其他,指着杜仲兄妹吼道。

    虽然气极,但他还是保存着最基本的理智,做出自己仅能做出的‘制裁’——赶人!

    只是,他这话一落下,一声怒喝就从身后传了过来:“这两位都是我请来的客人,谁给你刘锴权利将他们赶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