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腿抬一下,您挡道了
    秦风一家与段皓之间的事情,肖斐都知道,难道眼下段皓打算秋后算账不成?

    “皓哥,秦风他……”肖斐对着段皓张张口。

    段皓挥手制止胖子后面的话语,随后对秦风说道:“我当时也没想到,你能跟肖斐混到一起,学费不是问题,我只问你一句话,

    想不想完成大学学业?”

    听到这话,周馥兰玩味看向秦风,这是一笔交易:段皓解决他大学期间所有学费,他需要在以后的日子里帮衬肖斐……

    果然,秦风也听出段皓话中含义,低头陷入思索。

    杜宏低声笑道:“这小子不错啊,瞬间就听出段先生的潜台词。”

    周馥兰点点头:“他父亲是原秀越区区长秦仕。”

    杜宏恍然大悟,好奇看向秦风,他想知道,这位曾经的官二代,最后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

    “秦风,别犹豫了,赶紧答应啊!”

    “每年五十万学费呢!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要不是我姑丈一家资助,我也上不起花大。现在皓哥有意帮你解决,这种好事去哪

    里找……”

    肖斐站在旁边不断劝说秦风,他并不知道,一旦后者接受段皓的资助,那就相当与自己签下卖身契,不管在花大还是将来毕业

    之后,其毕生都得尽力辅助自己。

    要是普通人还好,以秦风的心气,花城大学四年学费二百万,还真的不足够让他卖身。毕竟,他曾经可是区长公子,两百万,

    又不是没见过。

    果然,数息之后,他眼带希冀看着段皓:“相比上大学,我更希望我爸能够早点出来。”

    段皓轻轻摇摇头:“以你的价值,要让我去干涉世俗界的法律,很抱歉,你还不够格。”

    秦风沉默了,数息之后,他伸手握住了门把手。

    肖斐有些无奈,在他看来秦风放弃了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

    既然失去了拼爹的资格,那就得走那条‘知识改变命运’的道路。虽然后者比前者坎坷得多,但好歹有路可以走不是?难道真想一

    辈子留在肖记丹药,给自己家里当个伙计啊?

    正当肖斐打算再劝说两句时,段皓笑了:“如果你保证,从今以后将肖斐当做异性兄弟。我倒是可以承诺,不仅让你父亲得到一

    个公正的审判,而且让其在服刑期间,不会受到一点委屈。”

    ‘怎么扯到我身上了?’肖斐有些大惑不解,反而秦风停住脚步,颤抖声音问道:“此言当真!”

    段皓淡淡对秦风点头说道:“要不是我担心肖斐在学校吃亏,想找个人帮衬他,你以为,凭你我之间的关系,我会跟你说这么多

    ?”

    秦风一滞,苦笑道:“抱歉,刚刚我太过惊讶了。不过你既然给出这样的条件,我没理由不答应下来。”

    肖斐总算明白段皓与秦风之间在打什么哑谜,他鼻腔泛酸想道‘自从与皓哥结识以来,家里已经受惠极多,眼下皓哥又为了让我

    在花城大学站稳脚跟,不惜放下秦风的成见……’

    ‘不过,秦风自从上次搬到家里,这些日子与我相交莫逆,皓哥虽然为我好,可这么逼他……’小胖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当他打

    算开口时。

    秦风走前几步对段皓沉声说道:“不过我必须强调一点,肖家在我母子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收留我们。哪怕今天没有你这笔交易,

    我秦风也早在心中将肖斐当做兄弟。”

    肖斐瞬间泪目,直到秦风拉着他走出杜宏房间,依旧能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哽咽声。

    “段先生,我们花城大学可不是土匪窝,只要这小胖子不要到处惹事,谁会去弄他,何况刚刚我已经答应帮您照看他了。”杜宏

    耸耸肩,感觉段皓来这么一出,有些多此一举。

    段皓将一张召行黑卡交给杜宏那名女秘书,轻声笑道:“杜校日理万机,总不能时刻关注我这个朋友。秦风这个人,手段心机过

    得去,放在肖记丹药,不如放在肖斐身边让我更放心……”

    一石二鸟!

    众人眼神一凝,瞬间明白段皓此举含义。

    一来是秦风此人,手段心机要远超肖斐,眼下肖斐要开始上学,凭借肖家父母两人,秦风真想在肖记丹药内做点小动作,以二

    老的水平,哪里察觉得出?

    二来是今天孙通吃了大亏,难保不会事后拿肖斐泄愤,将秦风放在肖斐身边,以此人的应变能力加上杜宏的帮衬,孙通绝对奈

    何不了肖斐。

    杜宏深深看了一眼段皓,心中对他评价,又加重了三分。

    ……

    过了一会,杜宏女秘书进来提醒众人,开学典礼即将开始。

    段皓现在身份是花城大学特邀装聘的教授,相比被一名女学生带去贵宾席的周馥兰,他被杜宏安排到教工席上。只是当他走到

    会场见到自己的座位时,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杜宏给他安排的席位,竟然是二排首座。

    第一排总共有十二张椅子,不过因为花城大学是私立学府,所以最前面四张椅子都是四大校董的坐席,第五张到第十二张才是

    学校行政高层。

    也就是说,不管是校内常聘的教师,或者那些特聘的客座教授,其座位都是从二排开始。

    为了提高学校的含金量,花城大学在教师待遇方面,可从来不吝啬,请的都是国内顶尖水平。你要是没在国际知名杂志露几次

    脸,干脆连简历都不用投了。

    可以说,但凡能在花城大学任教,必定是某个专业的知名人物。

    很多时候,这些人对于一个‘名’字,看得比那个‘利’字还要重。

    往年开学典礼,由于排座位而反目成仇的教授或者老师太多,等到了杜宏就任花大校长之后,他干脆将二排首座空出来。

    可今年,杜大校长竟然将一位名不经传的特邀教授按到那个位置。

    段皓!

    这名字好像大家都没听说过!

    教师席上,人人交头接耳,都在打听这位教师首席段教授。

    “哼,国外且不说,毕竟那个名字一看就知道是华国人。可国内,但凡有资格坐这个位置,老夫基本都心中有数。杜宏到底搞什

    么名堂,等下要是没个说法,开学典礼之后,老夫必定递上辞呈!”一名白发老者气得手都颤抖起来。

    此老名为茅均,乃是一名丹青国手,算得上在场辈分最高的几人之一,他那座位正好是二排二座,如果没有段皓突然空降,今

    天这二排首座的位置就是此老了。

    眼见这老者发话,许多人纷纷附和起来。

    “茅老说得对,凭什么一个新来能够坐首席位置!”

    “文艺科公开课,貌似几天前,杜校等人筹备就是这个科目吧?”

    “你是说,那位花大以国学大师待遇特邀专聘的段教授?”

    “胡言乱语,国学大师才几人?其中根本就没姓段的!”

    “唉,居然让宵小之徒冒充国学大师,可耻!”

    “国学刚刚有复兴之势,竟然出现这窃名之贼?”

    正当他们引经据典对段教授进行口诛笔伐时,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老先生腿抬一下,您挡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