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茅均正在对段皓大喷特喷,骤然被人打断,脸色有些不喜。等他挪开老腿后才猛然想起,自己坐在二排次席,这青年说自己挡

    道,岂不是……

    段皓的举动证实了茅均的推测。

    他施施然在二排首座坐下,随意翻看花城大学印发的有关这次开学典礼的彩页,完全不理会周围对自己的议论声。

    自己也就是今天过来露个脸,难道还真跟这些花大教师过不去不成?

    当年征战星空古路,天南龙王四个字完全是用敌人的鲜血浇筑而成。那时候骂自己的人,比现在地球上所有人口总和还多,真

    要去计较,哪有时间去修仙,每天自顾杀人就忙不过来了。

    段皓的淡然落入众人眼中,大部分教师逐渐停下讨论。

    人家已经来到现场,自己嘴上再不把门,可就是当面结仇。反正都是在花城大学混饭吃,现在摸不清对方底细,自己犯不着做

    出头鸟,谁知道上面空降这位段教授下来,有没其他深意……

    不过,相比大部分人采取观望态度,茅均等几个老人却满脸乌云。

    尤其是茅均,更是气得山羊胡子都快翘起来‘这小子就是段皓?开什么玩笑,老夫徒孙的年龄都够当他爹了!’

    几个坐在茅均后面的老者,也是怒火填膺‘莫非花城大学校董会打算以这种方式逼走我等?要不然,怎么会派个青年人过来打我

    们这些老东西的脸?’

    其实不怪这几名老人会这么想,因为花城大学当年为了将他们几人从京城各大名校挖来,真是下了大血本!

    例如茅均这位丹青国手,当初为了让此老南下,花城大学夸下海口,无限量提供此老创作所需的传统中国画颜料。

    无限量提供传统中国画颜料!

    别看这寥寥十二个字很简单,这条件当时可是震惊了华国美术圈。

    因为传统中国画颜料,可不是市面上那些廉价罐装颜料,所谓传统中国画颜料,其主要原材料大多数从天然矿物质中提炼出来

    ,其中不乏价值不菲的宝石一类。

    譬如石绿的原材料就是孔雀石,青绿山水用到的青,便是蓝铜矿……

    只有这种特制颜料才能让画作千年不褪色,最有代表性的画作便是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

    可以说,茅均每一笔下去,那都是红彤彤的钞票,这还不包括年薪和其他福利等等。

    坐在他后面几名老者也是如此,其中有专攻音律,花城大学当时据说直接亮出七张断纹古琴;也有科研专家的,花城大学砸下

    重金修建了一个世界顶尖的实验室……

    所以,花城大学这个教师团队,每年经费和薪酬加起来,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些年,校董会已经跟学校高层开了好几次会议,削减经费和辞退的风声碎语,从来就没有停过。

    可惜当初为了将花城大学的名声打响,请的教师来头都不小。尤其茅均这几位老人,几乎人人都在国际享有盛誉。

    现在要将这几尊大佛请走,一旦稍微处理不当,引得这些老头喷几句。

    那可是会引起华国学术界大地震的,别说杜宏这个花大校长负不起责任,校董会也会感到十分头疼。

    茅均等人也知道自己几人烧钱太多惹人嫌,要在别处,以他们的地位和傲气,早就甩手离开了。

    可问题是花城大学当初挖他们过来,全是针对他们学术或者科研所需下药。

    现在离开?

    习惯用千年不褪色的传统中国画颜料进行创作的茅均,有生之年要在丹青一道有所突破,可以说是微乎其微。那位专攻古音律

    的老者,没了那几张价值连城的断纹古琴,以后还怎么研究那些失传的古琴谱?

    最麻烦是那些科研方面的专家!

    走人简单,可总不能将实验室也搬走吧?

    现在让这些科学狂人舍弃手头进行了十多年的科研项目,恐怕他们会先造颗炸弹把杜宏的校长室给平掉。

    ……

    目光如刀,这几位老者直逼段皓,可惜后者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自顾翻看手中介绍开学大典的精致彩页。

    “哼,我那实验经费不愿批,直说就是,有必要派个年轻人出来?”一名身穿白大褂,头发乱糟糟的老头率先发难。

    坐在他旁边的那名唐装老者冷冷一哼:“当初死皮赖脸请我们过来,现在养不起了,用这种手段逼我们走,实在下作……”

    “这事,不知是杜宏的意思,还是那几位……”这是坐在茅均旁边的一名白发老妇,她目光瞥向第一排坐在最前面的几名西装男

    子。

    茅均淡淡看了她一眼:“杜宏撑死也就是一把枪,关键是拿枪的人……”

    ……

    众人看到这些老人开始发话,纷纷暗中窃喜,论地位辈分,你们几个老头最高,论经费,也是你们几个老头最多。

    平常不是喜欢倚老卖老吗?

    上吧,不信你们一把岁数将进土都能忍……

    茅均几人年老成精,自然不会被这群小辈当枪用,他们眼见段皓没有搭话,便闭目养神,缄口不言。

    来日方长,今天可是花城大学开学典礼。大庭广众之下,可不是撕逼的好时机。更何况,以大家的手段,难道还斗不过眼前这

    个乳臭未干的小青年?

    ……

    “杜校,您这么安排,真的可以?”小秘书一边为杜宏整理着领结,一边问道。

    杜宏微微一笑:“放心,段教授的来头大得吓死人,别说这群天天管学校要钱的老不死惹不起,便是四大校……”

    察觉到自己差点说漏嘴,杜宏闭上嘴巴,挥退小秘书,堆起微笑走到幕前。

    这时候,嘉宾席位已经坐满,大一新生也在所属辅导员的带领下来到会场。

    杜宏在一片掌声中登上讲台,相比其他大学校长拿着稿子施展催眠术,杜仲的脱稿演讲不仅不具备催眠效果,甚至还说得那些

    大一新生满脸激动。

    他的演讲主题很拜金,可以说不为主流所接受,不过也很现实。相比这一世坐在教师首席,段皓前世站在台下,当时可是听得

    心潮澎湃。

    “呵呵,这杜胖子,算不上好人,却是一个妙人。”段皓轻声低笑,正好迎上杜宏两道看过来的目光。

    “咳咳,诸位嘉宾,诸位同学以及在场同僚们,现在请允许鄙人,为大家介绍一名新加入我们花城大学教师队伍的专家。那就是

    ,段皓,段教授。大家鼓掌欢迎!”杜宏轻咳一声,伸出右手对着坐在教师首席的段皓遥遥致意。

    唰!

    无数道目光瞬间汇集到段皓身上,当看到所谓的段教授居然是一个年龄堪比大一新生的青年时,会场瞬间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