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会场诘问
    2004年,专家还不是砖家,教授也不是叫兽。

    专家教授这四个字,不仅含金量高,而且在国人印象中,有资格冠以这两个称号的存在,绝对不是这位嘴上无毛的‘段教授’,坐

    在他旁边那几位还差不多。

    唐装,中山装,白须,银发,面如圆月,精神抖擞……

    这才符合大家心目中专家教授的形象嘛!

    可现在杜校长却宣布,这位看起来年纪大约二十左右的段教授是一名文艺科目的专家?

    别说那些嘉宾们暗自摇头,便是下面各个系别的新生,也是纷纷开口质疑。

    琴棋书画为艺,诗词歌赋为文,两者合成文艺,这些传统文化,只单独精通一门,少说都得二三十年的功夫。

    现在这位段教授居然要在花城大学开设文艺公开课,这是在开国际玩笑吗?

    “搞什么?这小子看起来岁数比我还小,他要是专家教授,我就是国学大师了!”

    “哼,花城大学为何具备世人公认的镀金质量,凭的就是这支国际都承认的师资队伍。现在来了这么一出,我想让家里与学校交

    涉,尽快办理退学手续。”

    “这话说得没错,有钱去哪不能镀金,花城大学要是没办法,大不了本少出国去。”

    ……

    台下学生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引得嘉宾席许多人轻轻摇头。

    不过他们都是老狐狸,知道段皓能让杜宏这位花城大学校长尽力奉承,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得罪得起。

    因此,相比直接开喷的学生,这些嘉宾纷纷鼓掌。只是大部分人看向段皓的眼神多少带着不屑,一副我虽然给你背景面子,但

    是不认可你学识的表情。

    其中一名中年富商沉声说道:“据说有意前来花大执教,最低要求便是在国内知名杂志发表十篇以上的论文,或者国际著名杂志

    发表过三篇以上的论文。这位段教授……”

    相比这位富商不看好段皓,张作家笑了笑:“我与杜宏相识也有十来年,这种抱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傻事,这胖子可不会做。放心

    吧,好戏在后头呢。”

    “我看悬,文艺界被称之为教授或者专家,老夫基本都认识……”

    “不好说,华国卧虎藏龙,上次扶桑使团派出两名书法大家上京城书法协会踢馆。当时我国诸位书法界大拿几乎人人败退,后面

    不是有位老先生突然出现,一卷当场书写的《九峰山云天赋》镇得那两个矮子无话可说?”

    “唉,风老岂是这姓段能比?”

    周馥兰听到这些议论,嘴角微微一弯,大眼含笑看向段皓。

    “这丫头!”段皓宠溺瞪了她一眼。

    他原以为周馥兰帮自己弄个教师的身份避开上学,谁知道周家竟然给自己弄出一个教授的名头。

    这下好了!

    自己原本还打算听取便宜岳父的建议,低调一段时间,现在却弄出这么大的阵仗。

    教师席中不少人戏谑看向段皓‘你下面那张椅子可不容易坐呢?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在所属专业领域取得成绩的存在。现在你这

    位段教授连学生都质疑,我们倒想看看,日后你如何走上讲台?’

    要是他们知道段皓根本就没想去上课,甚至已经让杜宏帮自己安排好代课老师时,估计更多人会气得直接骂娘。

    ‘哼!杜宏,你真当我们人傻钱多,白白送你们每学年五十万的学费?你现在的做法,几乎等于在我们这些前来花城大学镀金的

    学生身上泼了一桶油漆!别说我们不干,那群教师肯定也不满……’钱能眼神微动,向身后几名跟班使了一个眼色。

    “明白!”

    “钱少放心!”

    随着钱能那几名跟班混入人群,很快,台下开始有学生发出嘘声,任由那些辅导员如何控场,场面也开始混乱起来。

    “这次能够请到段教授屈尊来我花城大学执教,实乃花大之幸,更是广大师生之幸!”杜宏犹如没有发现台下的混乱一般,自嗨

    到最后。

    唯有刘锴眼带惊慌后退几步,他知道眼下满脸堆笑,眼神冰冷的杜大校长,心中怒火已经到一个极限,说不定下一秒就爆发。

    “咦!这是怎么回事,同学们似乎对本校长的开学致辞有些意见?”杜宏拿着麦克风,向音控师使了一个眼色。

    音控师瞬间将音放调到最大,让杜宏的声音压过全场的喧哗,许多人都被高分贝喇叭震得双耳发鸣,场面不由得一静。

    钱能眼神一凝,走前一步说道:“杜校长,大家都对您刚刚介绍的段教授有些疑问,并不是有意扰乱会场。”

    “疑问?我不是介绍得很清楚吗?大家还有什么疑问?”杜宏故意装傻,向钱能使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这时候,全场学生几乎都汇聚到钱能身上,跟风起哄没问题,站出来怼杜宏这个校长,估计在场也就是钱能这种顶尖的大少有

    这个勇气。

    “这钱能与孙通明显穿同一条裤子,唉,这该怎么办?”徐玲玲很着急。

    崔画彤淡淡说道:“段皓这个人太爱出风头了,你看,便是我不揭穿他,也有其他人看不过去!”

    “彤彤,段皓好几次都救过你呢!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徐玲玲惊讶看向崔画彤,上次千帆船事件,要不是段皓出面,自己这

    位闺蜜的下场可想而知。

    崔画彤那双大眼之中闪过一抹羞恼,她把脸转开,不想回答徐玲玲这个问题。

    正当徐玲玲打算继续质问崔画彤的时候,场中钱能走前一步,朗声问道:“大家的疑问便是,段教授到底有没能力教好传统文艺

    这门公开课!茅老乃是当代青绿山水第一人,穷毕生精力,也只在中国传统绘画其中一个分支青绿山水上达到巅峰,段教授年

    纪看起来与我们差不多……”

    钱能话未说尽,可却犹如点燃导火索,这次教师席上也开始发出不满的声音了。

    茅均眼见时机不错,环顾四周连连拱手:“唉,这位同学抬爱了,老夫何德何能,竟敢自称在青绿山水一道达到巅峰?古往今来

    ,这个称号也就北宋王希孟撑得起来,惭愧,惭愧!”

    “茅老谦虚了!”

    “你们看那姓段,大家这里议论他半天,他居然连吭一声都不坑?”

    “吭什么?水袋装水,开口就泄了!”

    “噗嗤!”

    ……

    听到台下的议论,茅均施施然坐下,眼角余光瞥向身边的段皓‘你不是能吗?竟然踩在我们头上坐在首席,有些位置,可不是靠

    别人花架子抬上去就坐得了?最终还得靠硬实力!’

    ‘茅均那话以退为进,暗讽这位段教授无德无能。这小子从开始到现在,一声都不吭,看来明显是认怂了!’那几名坐在茅均下方

    的老者抚须微笑,甚至那白大褂更是不屑一笑‘不知天高地厚,文艺公开课,这种科目开得了,还要百家讲坛干什么?’

    他这话瞬间引来一片附和的低笑,只是正当他脸露得意时,一声轻笑传了过来:“不知大家,要我段皓如何证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