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当代刘正风曲洋
    李申最大的愿望就闯出名号,让李家得到修炼界的承认,成为一个司马家那样的修炼家族。这也是他宁愿跟在司马天雄后面当

    小弟,也不愿意与钱能孙通这两名大少厮混在一起的原因。

    ‘整天喝酒飙车玩表耍外围女,这跟没有理想的咸鱼有什么区别?’李申看不起那两个从小玩大的损友。

    怀着创立修炼家族的伟大理想,李申修炼十分刻苦。除了女色,他每天都闷在房内苦修,差点让李家高层以为家中这根独苗中

    了邪。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自己那‘无所不能’的师父,只是一名百蛊门外门执事,传给他的功法十分垃圾。三年苦修,没将自己炼废,

    还顺利养出一只桃花蛊,只能说李申的资质过得去,运气也不错。

    “哼,现在知道怕了吧!等以后有空,我再跟你说说天南真人做过的牛逼事。”司马天雄不屑哼了一句。

    李申眼神一亮,连忙点头,他那师父只给他留下一本功法就返回西云省。大部分修炼界的事情,他都是通过是司马天雄口中得

    知。

    司马天雄脸有得色指着校董席上站起来的一名唐装马脸老者:“这是我另外一位叔祖,司马明镜,明面上的身份是一名归国华侨

    。其实乃是一位暗劲中期强者,收拾你只需一招的存在。天南真人我是没办法了,叔祖他老人家我倒是可以帮你引荐。”

    “暗劲中期!”李申吞了一口唾沫,惊骇看向贵宾席上的小杜若‘暗劲中期收拾我只需一招,可这小丫头,当初连手指都没动,我

    那桃花蛊就受了重创……’

    正当李申感到后怕时,司马明镜接下来的举动,也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只见此老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快步走到段皓面

    前拱手笑道:“天南先生,老朽司马明镜这厢有礼。”

    “司马家族和周家合伙办学校?”段皓戏谑看了周承礼和司马明镜一眼。

    周承礼微笑解释:“当年我与明镜老头看不惯两个家族相互敌视,久而久之成了忘年交。因为修炼界讥讽我们是当代刘正风和曲

    洋,我们干脆携手另外两名好友,创办了这所学校,狠狠抽了某些人的嘴巴。”

    ‘当代刘正风和曲洋?’段皓见到司马明镜脸上的得意之色,不经有些莞尔。

    他眼神玩味看向校董席,周承礼和司马明镜背后可是站着两个修炼家族,剩下两人敢掺合进来创办花城大学,想来也不是泛泛

    之辈。

    果然,那两名老者早就在注意着段皓,见他看来,连忙拱手致意。

    ‘一个暗劲初期,一个暗劲中期……’段皓淡淡一笑,心中对这花城四大校董更为好奇。

    此时茅均等人脸色彻底黑下来,在他们眼中,段皓与校董会的举动,明显就是冲着他们来了。

    司马明镜看了段皓一眼,小心问道:“平日常闻周贤弟盛赞天南先生书法,老朽斗胆,恳请先生赐下墨宝,一来让花城大学沾沾

    文气,二来嘛……”

    此老目光转向茅均几人,不屑哼了一句:“二来可以让某些才德不修的人知道跟您之间的差距!”

    嘶……

    台上台下,几乎人人吸了一口凉气,司马明镜这话相当于指着鼻子骂人了。

    那些没起哄的教师也纷纷看向茅均几人,果然见到这几个老头被气得脸色涨红,须发皆张。

    什么叫才德不修!

    我们哪个不是国内国外知名专家,我们才德不修,难道你们请来的这个段皓就才德双全?

    周承礼聚音成线对段皓说道:“明镜兄早就看这群只会要钱的家伙不爽了。天南,看在馥兰和老爷子的面子上,帮九叔一把吧,

    随便写几个字镇镇这群老混蛋。上个月,花城大学经费竟然高达两千万,再这么下去,我们几个真得卖家当了!”

    周承礼在周家承字辈排行第九,因为段皓捧剑入周园,所以他算是段皓的妻族长辈。两人私下交流,自然不用跟明面上那样客

    气,写几个字这种小要求,段皓还是很乐意帮忙。

    更何况,之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得知花城大学周家有参股,段皓对这群每月从花大拿走两千万的老家伙也有些不满了。你

    们之前的刁难,我还可以理解成华国老年人倚老卖老的通病,可这每个月两千万的经费就过分了!

    这可是零四年,花城大学近百个老师,平均下来,每个月一人得用二十万经费?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们到底是来教书育人,还是来走穴捞钱啊?

    想到这里,段皓给周承礼一个安心的眼神,淡淡笑道:“明镜先生言重了,劳烦派人取笔墨上来吧。”

    司马明镜闻言大喜,拍拍手掌,台下几名黑西装抬着一张楠木案几飞奔过来,上面摆着一套古色古香的文房用品。

    下面的学生眼见要动真格,纷纷将帮里那些加入书法协会的推到最前面。毕竟书法这种艺术,如果没个专业解说,大家还真看

    不出好坏。

    “天南先生,请!”司马明镜伸手虚引,话刚落下,茅均身边那名手持琴谱的老者就站出来:“且慢!这书法一道,现场能够辨识

    得出好坏,恐怕没有几人,用来证明段教授能否有资格执教,似乎过于片面吧。”

    “哦?那依田老的意见,又该如何?”周承礼冷冷一笑。

    这名开口质疑的老者名唤田远,乃是一名专门研究古音律的专家,这些年从花城大学拿走的古琴极多。

    他与茅均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淡淡说道:“音律吧!耳之所闻实心之所听,辨别音乐的好坏,要比判断一副书法作品容易得多

    。更何况段教授号称要在花城大学开设文艺公开课,想来在琴艺方面的造诣,也绝对不浅。”

    “你……”司马明镜脸色微变。

    琴棋书画,真要论高低,棋道最直白,黑白二子的厮杀,绝对能分出胜负,但以这几个老狐狸的狡猾,肯定不会下场与段皓手

    谈。

    书画两道,相差不大。

    问题是茅均的青绿山水冠绝当代,一旦段皓画出作品,肯定绕不开这老东西的点评。周承礼和司马明镜自然不会让段皓吃这种

    亏,所以帮段皓选了书法,反正等下写出来,大家吹捧一下,就可以混过去了。

    万万没想到,田远竟然提出让段皓展示琴艺……

    该死,古琴可不比古筝,要弹出好曲,技艺是一方面,古琴本身的质量更加重要。

    花城大学每次收集到古琴都被田远吞下,现在去哪里找一张上好古琴给段皓演示?

    茅均田远等人见状心中暗笑,正在这时候,段皓戏谑笑道:“可以,只是我没带古琴,这位先生得借我一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