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钱能登场
    京城,花家内院,一处幽静素雅的小院。

    花轩言满脸寒霜带着几名管事推开院门,直接将一份文件扔到那名手持花剪的旗袍少妇面前:“小语的婚事,轮不到你插手,让

    这慕容王孙,死了这条心吧!”

    看到这份早上才被自己亲信放在花浅语面前的文件,吴寒秋压下心中怒火,凤眼含煞看向对面那位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后妈也

    是妈,老爷的意思是让我不认小语这个女儿了?”

    花轩言正准备带人离开,听到这话停下脚步,转身不屑看了过来:“你和吴家打什么算盘,我心中有数,想来没必要让我当面说

    出来吧?”

    吴寒秋眼神一变,眼见花轩言推门出去,不由得猛然起身喝到:“你给我站住!别忘记,你每天服用的丹药怎么来的。”

    花老四等几名管事闻言大惊,花轩言的伤势可全靠吴家提供的丹药压着,吴寒秋现在拿丹药说事,相当于掐着花轩言的脖子了

    。

    正当他们暗暗担心时,花轩言转身轻笑道:“我自然没忘,这十年来我服用的丹药,全部出自夫人的娘家——京城吴家。不过

    我也很好奇,这些丹药除了将我的伤势压制之外,为什么会让我的肺腑逐渐浸染上一种慢性毒素?不知夫人今天,能否帮我解

    惑啊?”

    众人大骇,尤其直面花轩言两道玩味目光的吴寒秋,更是脸色微变。

    她声音微颤喝道:“老爷什么意思?别忘记,当初你被人龙组送回花家,身上可不仅内外伤,还中了好几种不用的剧毒。”

    “当时负责我伤势乃是龙组薛神医,他临走时已经说过,我身上的毒他帮我全部解掉,只不过对我体内断掉的经脉没办法,后半

    生只能做个体弱多病的普通人。”花轩言淡然看着吴寒秋。

    吴寒秋此时也从慌乱中镇定下来,她淡淡说道:“你花二少当年得罪的人那么多,难保事后有人继续对你下毒,凭什么把锅甩到

    我吴家头上?你可以拿我吴家的丹药去鉴定化验,有本事就把证据给我亮出来,要不然,我吴家肯定要你给出一个交代!”

    “呵呵,证据……”花轩言戏谑摇摇头,转身带人走出房间留下满脸愤怒的吴寒秋。

    两人心里清楚,那些丹药绝对查不出问题。毕竟要算计一个花家嫡子,如果这么容易被人抓住马脚,吴家早就淹没在历史长河

    之中,哪能传承上千年?

    要不是花轩言这次突发奇想南下花城,遇到段皓这位眼力境界远超地球修炼界的天南龙王,他哪能知道这种由无数珍稀材料炼

    制的丹药,在压制自己伤势的同时,还会产生一种罕见的慢性毒素,逐渐侵蚀自己的肺腑。

    可惜,这一世,段皓的重生完全改变了花轩言的命运,吴家谋划了十多年的算计落空了。

    吴寒秋凤眼含煞盯着花轩言等人离去,她知道,自己危险了……

    ……

    南粤花城大学,段皓一曲《九天惊雷》震惊四座,加上窦辉施庸这两名校董也出来表态,段皓执教花城大学文艺公开课一事,

    总算顺利通过。

    至于茅均等人,虽然依旧不忿,但对段皓的琴声也有些发憷,生怕后者再来一曲,将自己等人继续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

    唯有田远以检查春雷琴的借口,接过段皓手中的惊雷检查了半个多少小时,可最后也只能憋出‘完好无损’四个字,可以说将老脸

    都丢尽了。

    “嗯,既然琴没问题,那田老收好。”段皓淡淡一笑,转身坐回座位。

    “不劳段教授费心……”田远阴沉着脸,越看越觉得手中的惊雷碍眼,直接将其丢入锦盒,却没发现段皓嘴角微弯,暗暗掐了一

    个法诀。

    咔嚓!咔嚓……嘣!

    牙酸的龟裂声,瞬间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只见刚被田远丢入锦盒的惊雷琴,竟然从纳音、双足、岳山、琴尾开始出现裂纹,随后七根琴弦同时断裂,不用数息便在众人

    眼下化为一堆朽木。

    “这……这……”田远气得手指微颤,这琴前不崩后不崩,偏偏在自己丢入锦盒时崩掉了。

    众人回想到之前田远那九响而崩一说,纷纷眼神怪异看过来,田远见状气急攻心,终于双眼一翻,直接晕厥过去。

    “杜校长,赶紧叫辆白车过来,田老这么大岁数了,可别出意外。保洁员,麻烦过来把这堆垃圾收走,别放在这里影响校容。”

    周承礼轻咳一声,眼中却充满了笑意。

    司马明镜哼了一声:“杜宏,别忘记让人带上钱,今天节目还有很多,老夫可没空审批经费。”

    茅均等人脸颊微烫,知道这两名校董都在借机敲打自己。好在有杜宏这个胖子出来打圆场,他一边让人将田远抬走,一边宣布

    舞会开始。

    段皓原本打算抽身离开,不过看到杜仲兄妹看得津津有味,干脆离开教师席来到贵宾席与他们坐在一起。

    “少爷,这个杂技表演很一般,还不如若若上去……”

    “少爷,那个魔术师手法太慢了,我哥上去保证比他变得更好……”

    小杜若叽叽喳喳,将每个表演批得一无是处,又有同时看得津津有味。杜仲虽然沉默寡言,不过看他眼神时而关注时而不屑,

    显然这闷**心中所想也跟他妹妹差不多。

    周馥兰大眼微弯,戏谑笑道:“刚刚那琴你做手脚了吧?”

    段皓搂着她那弹性惊人的腰肢,淡淡笑道:“田老头不怀好意,他借给我的琴本身就有问题……”

    周馥兰依偎在段皓怀中,听段皓讲述事情经过后,一张小脸冷了下来:“这老头竟然敢算计到你头上,难怪九叔几次在家里提起

    ,打算将花大教师队伍清洗一番。”

    “哼哼,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这次将我安排到那个位置,你这丫头早有预谋是不是?”段皓故意装出恶狠狠的表情,大手游

    动到某处要害之处。

    “嘤……”周馥兰发出一声慵懒的鼻音,娇嗔道:“这可不能怪人家,现在你在周家的地位,可比我爷爷还要高。人家原来只找到

    就任南粤教育局局长的十三叔头上,请他打电话给杜宏,让那胖子安排一个教授职位给你。谁知道十三叔报告给爷爷时正好遇

    到九叔,爷爷拍板最少要教师首席,这才有了后面这些事。”

    “哼,这次放过你,下次再这么乱来,家法伺候!”段皓故意板着脸扬扬右手,吓得周馥兰俏脸微红。

    正当两人腻歪时,场中骤然响起阵阵惊呼,只见中间的舞台上,钱能身穿一套做工考究的燕尾服,神色傲然走到一架钢琴之前

    :“我是音乐协会的钱能,一曲《给爱德琳的诗》,献给我心中的女神——风雨柔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