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表白机会都没
    开学典礼会场,嘉宾席上。

    段皓微笑看着风雨柔:“呵呵,我早上就来了,雨柔刚刚的舞跳得不错。”

    “段皓同学喜欢就好!”风雨柔听到段皓这话,清冷如冰的小脸犹如雪莲花开,露出一抹迷人笑意。

    周馥兰可不会在这种场合让段皓丢脸,她连忙拉着风雨柔坐下,轻声询问风雨柔这段时间近况。

    “已经选好开机时间,不过古歌的腿伤还没痊愈……”

    “嗯,听说他们最后没有使用墨玉膏,反而请了一名米国骨科专家……”

    “我只能来十五分钟,下午还有通告要赶……”

    ……

    见到段皓等人聊得火热,众人纷纷将目光转向台上依旧保持这半跪献花的钱能和赵才身上。

    钱能,鹏城钱家大少,标准的高富帅,现在不知多少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赵才,沪上市大企业家赵阳秋独子,据说拥有红色

    背景的赵家,不管政坛还是军界都是能够说得上话。

    可以说,得到两人其中一人的垂青,已经是现场绝大部分女生心中最大的愿望。可现在风大校花不仅连表白的机会都没给两位

    大少留下,而且还跑到段教授哪里去叙旧了……

    顶着一道道看向自己的目光,钱能和赵才只能勉力维持脸上僵硬的微笑。他们设想过风雨柔接纳自己,设想过风雨柔接纳对手

    ,也设想过风雨柔同时拒绝自己两人……

    可是,这种结局,完全没在两人预料之中啊!

    “该死!这叫什么事?”钱能脸上浮现一抹羞恼,眼下自己真是站起来也不行,继续下去也没办法。

    赵才同样感到一脸难堪,正当他苦思如何收场时,正好瞥到一脸呆萌抱着琵琶站在一旁的玉珑音。

    ‘有了!’

    两人几乎同时眼神一亮,这位也是新生四大校花,干脆表白她得了,接受了自己不亏,拒绝了也能当个台阶下,总好过现在上

    下不得。

    可惜,正当他们准备开口时,玉珑音突然从呆萌状态中苏醒过来。只见她放下怀中的琵琶,犹如刚刚风雨柔那样,带起一阵香

    风,留下两名大少在台上风中凌乱。

    ……

    经过短暂的交谈,众人才知道,风雨柔今天能够过来,还是向公司请的假。相比众人感慨明星不好当,段皓却知道这一世风雨

    柔的处境已经好很多了。

    ‘呵呵,我记得前世风雨柔当上女一号,已经是两三年后的事……’段皓淡笑看着风雨柔。

    上次在沧澜居,风雨柔在他面前依旧畏畏缩缩,这次已经能当着众人侃侃而谈。显然这段时间,杜金荣真的在这名义女身上花

    费了不少功夫。

    正当段皓准备询问ms娱乐公司有没继续作梗时,一声娇憨从旁边传了过来:“请问,您就是段皓,段先生吗?”

    众人寻声望去,发现一名身穿旗袍,面容讨喜的少女俏生生站在段皓右侧,一双萌萌的大眼正在上下打量着段皓。

    “我就是,珑音同学有何见教?”段皓戏谑一笑,感觉这玉珑音身上的气质与小杜若十分相像。

    “段先生,商量个事行不?”玉珑音小脸微红。

    周馥兰看她长得可爱,不由得笑道:“珑音妹妹,有什么事你说来听听,看看天南能不能帮上忙。”

    风雨柔也想不到这个新认识的闺蜜不仅认识段皓,而且看样子还有事求到后者。

    “听我爷爷说,段先生开出了五福临门,可不可以卖给我一些玉料!”玉珑音鼓起勇气对着段皓说道。

    “五福临门!”众人有些吃惊,讶然看了过来。

    小杜若眼神一亮,欣喜问道:“姐姐你姓玉,你的爷爷,是不是赌石大会上送我手镯的那位老爷爷?”

    言罢她伸出白嫩的手臂,露出当初玉老在赌石大会上送给她的玉镯。

    “呀,原来我爷爷说的那个小女孩就是你!”玉珑音惊喜看向杜若,无意瞥到后者另外一只颜色繁复,光鉴照人的镯子。

    “五福临门手镯!”玉珑音大眼一亮,上前看着小杜若手腕上的镯子:“真漂亮,真的五种颜色……”

    段皓轻声一笑,拉回了这少女发直的目光:“咳咳,珑音同学,我现在手上可没有多余的材料,恐怕爱莫能助。”

    玉珑音惊呼道:“怎么可能,那么大一块料子,别说全部打成这只镯子……”

    周馥兰微笑解释道:“以玉老和我周家的关系,如果有剩下,断然没有不愿卖给妹妹的道理。不如妹妹说说你要买五福临门做什

    么,也许我们可以帮上忙。”

    “五天后我爷爷生日,人家想亲手打只手镯送给他老人家祝寿,可惜最近家里没有好料子。”玉珑音脸上充满失望。

    段皓等人恍然,料子确实没有,手镯虽然有现成,但是那都是段皓准备送给家人,绝对不可能卖给对方。

    看了一眼杜若手腕那只玉老送的玉镯,段皓对玉珑音说道:“其实你打算送贺礼,不一定要送手镯。不如这样,我给你一块玉符

    ,你拿去送给玉老怎么样?”

    “玉符?”玉珑音将信将疑,暗暗猜测段皓送的玉符是什么东西。

    周宇空三人恨不能代替她应下,段天南炼制的玉符,这东西可是相当一件防御型法器啊。

    “没错,我保证这东西不差于五福临门手镯。这样,两天后,你来沧澜居拿吧。如果不认识路,我让赵军过去接你。”段皓微微

    一笑,上次玉老送给杜若一只手镯,自己就帮小丫头还一枚玉符。

    身为修仙者,这种世俗界的因果,能了结,最好趁早了结。

    ‘只能这样了,两天后过去看看,实在不行,我还有三天时间去考虑送给爷爷其他礼物……’玉珑音点点头,随后找了只座椅坐下

    ,加入周馥兰和风雨柔之前的话题。

    此时,台上赵才和钱能,也顺便找了个借口下来,在小弟的簇拥下匆匆离开。

    赵才还好,离开会场还强撑着微笑保持风度不减。

    钱能却眼神阴冷看了段皓好一会,他今天两次吃瘪,直接或间接都与段皓有关,这位钱家大少已经在心中将段皓记恨上了。

    “哼,今晚在君豪大酒店,我要宴请几位道上的大哥,姓段,我们走着瞧。”冷冷一笑,钱能转身走出会场。

    而此时,两辆停在花城大学外面的白色金杯面包车,同时打开车门,涌下二十多名气势汹汹的壮汉,领头正是赵伍的头号手下

    ,刀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