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刀疤报警
    钱能阴冷看向段皓这一幕,落入会场不少人的眼中。教师席上茅均淡淡一笑:“呵呵,如果老夫没有记错,钱能貌似出身鹏城

    钱家。”

    “茅老所言不错,此子乃是鹏城钱家嫡子。”原本坐在田远左手边的老妇人轻声一笑。

    “嘿嘿,这位钱少可不是心胸宽广之辈。”

    “唉!得罪了鹏城钱家……”

    “噗嗤,可惜田老没看到这一幕……”

    ……

    这些戏谑声主要来自刚刚附和茅均田远那些人,至于那些刚刚没有站位的教师,眼下也是暗暗摇头,目光怜悯看向嘉宾席上的

    段皓。

    已经在花城大学执教多年的他们,自然知道钱能这种富二代,一旦踏出这个校门,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尤其他出身鹏城

    钱家,这个家族的发家史,传闻可是不怎么光彩……

    四大校董坐在教师席第一排,对茅均等人的议论,自然听得真切。司马明镜轻蔑一笑:“一群井底之蛙,区区一个钱家也敢算计

    天南真人。”

    “你们看看,不管是目前躺在医院的田远,还是眼前这位丹青国手茅均,哪个身上还有一缕大师气度。”周承礼轻哼了一声。

    窦辉沉声说道:“钱家孙家,跳梁小丑;茅均田远,冢中枯骨。这些不足为虑,老夫反倒担忧,万一天南宗师认真起来……”

    施庸脸色有些难看:“这京城花家法器一事刚刚平息下去,可别轮到南粤修炼界开始动荡。周兄,你们周家与天南真人交好,还

    请周旋一二。花大这方面,我们必定会给他一个交代。”

    四名校董都是暗劲高手,有心隐瞒情况下,茅均等人虽然坐在他们附近,但无法得知他们谈论内容。而此时台下,也有几道担

    忧的目光看向段皓。

    “肥仔,放心吧,钱能要对付段皓,还差得远。”秦风拍拍肖斐的肩膀。

    肖斐有些自责说道:“当时要不是我逞强,皓哥也不会因为我怼上孙通,眼下加上风大校花这一幕,钱能肯定将皓哥恨死了……

    ”

    秦风见状又劝说了他几句,星目瞥过不远处的崔画彤,后者貌似与徐玲玲产生争执。

    ……

    “彤彤,钱能临走那眼神你也看到了,这混蛋肯定在憋什么坏水。我们与段皓朋友一场,于情于理都得提醒他一下。”徐玲玲拉

    着崔画彤说道。

    崔画彤板着脸,冷漠看了段皓一眼:“我们的段教授能耐大得很,你瞎操什么心。”

    “彤彤,你怎么能这样!”徐玲玲气得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她原想帮崔画彤与段皓讲和,谁知道丫头不知吃错什么药,对段皓

    成见这么深。

    “反正要去你去,我是不去了!”崔画彤甩开徐玲玲的手说道。

    徐玲玲气急,不由喝到:“彤彤,你到底怎么了?人家段皓可是救过你的命……”

    “救过我的命!救过我的命!我爸这么说,你这么说,死胖子也是这么说!”

    “你们到底要我怎么样?”

    “难道说要我崔画彤以身相许吗?”

    “你们也不看看,人家身边有了周大小姐,有了风大明星,甚至还有那个叫杜若的小女孩。人家现在看得上我吗?”

    崔画彤豁然回头,连续三声反问让徐玲玲呆立当场,因为她看到这位闺蜜娇艳如花的粉脸,竟然流下两行清泪。

    ……

    嘉宾席上,段皓无意间瞥到徐玲玲将崔画彤揽入怀中,正当他准备让杜仲下去看看发生何事时,徐玲玲正好抬头,给他一个放

    心的眼神。

    “段皓,你要小心钱能,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呢。”玉珑音软萌的声音将段皓的目光拉回来。

    风雨柔点点头:“没错,段皓同学,我义父曾经说过,鹏城钱家在商界的实力,甚至还要胜过当初慕容虎城呢!”

    段皓淡淡一笑,前世慕容虎城能够成为南粤首富,当时就是借助京城花家的力量,吞食了鹏城孙家钱能等家族的产业。这种为

    慕容王孙升级提供经验的小怪,现在自己实在提不起兴趣出手对付……

    “呵呵,多谢两位同学关心,不过我们的钱少很长时间会在拘留所渡过,估计要没什么时间来对付我了。”段皓故作神秘说道。

    “拘留所?”风雨柔和玉珑音同时惊讶捂住小嘴。

    ……

    花城大学校道,钱能脸色黑得可怕,在手下的簇拥下走出校门。他愤愤不平踢了一下一辆停在路边的奥迪a4:“姓段的!你特

    么给我等着,不用二十四个小时,我一定让你给我跪下唱征服!”

    “钱少不要生气,气坏身体不值当!”

    “没错,那种小白脸,随便叫几个道上的大哥,分分钟教他做人!”

    那群簇拥在钱能身边的富二代纷纷开口附和,让钱能脸色好看了许多,这些人父辈都是在鹏城依附钱家或者孙家的商人,来到

    花城大学自然就围绕在他和孙通身边。

    正当这群人大吹特吹,彷如钱能接下来动动手指就能征服地球时,一声厉喝突然传了过来:“钱能,好小子,总算让我们找到你

    了! ”

    伴随着嘈杂脚步声,二十多名纹龙绣凤花胳膊的壮汉突然冒出来,瞬间就将他们包围起来,其中领头乃是一名身材壮硕,脸有

    刀疤的男子。

    这场面,除了钱能还能保持镇定,那些跟着他的富二代小弟,几乎人人色变。

    ‘估计打听到我钱家的财力,准备从我这里打秋风了……’看了一眼刀疤等人手里的家伙,钱能眼神一冷,上前交涉:“这位大哥

    ,您这是什么意思?貌似我钱能没得罪过您吧!”

    钱能很有自信,在他看来,刀疤这群人就是为了个财字。可惜,今天他注定失算了,因为伴随着一声怒吼,一只巴掌在他眼帘

    中越来越大……

    “你把我妹妹肚子搞大,现在特么还说没得罪过我!”一声清脆的耳光,钱能脸上近万元的派丽蒙墨镜被刀疤抽飞。

    钱能和他手下的小弟都懵了‘不是求财吗?怎么敢动手?这不符合道上规矩啊!’

    “妈拉个巴子,给我装什么大头蒜,小妹,过来看看,是不是这个人渣!”刀疤呸了一口,拉过一名相貌清秀,小腹微鼓的少女

    。

    “你怎么在这里!”钱能见到这少女,脸色骤然大变。

    那少女畏惧指着他说道:“哥,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

    ‘这是敲诈勒索!’钱能很快反应过来,他豁然盯向刀疤。

    这少女乃是临近一所中学的校花,肚子确实是他搞大,可他早就调查过,对方家庭背景简单得很,根本就没有一个混社会的大

    哥。

    ‘该死,我记得当时给了钱让她去打胎,怎么还会被人找到。最要命是这妞才上初三,不行,先给他们一些钱稳住再说……’钱能

    眼珠滴溜溜转动。

    他知道,这里乃是花城大学校门,眼下得稳住对方。否则这事传到学校,可是要出大事情。

    “这位大哥,事情怎么样,你心里清楚,我这里明白,你报个数吧!”钱能阴沉着脸说道。

    可惜,他的算盘又打错了……

    只见眼前这名一看就是混黑道的壮汉,居然收起脸上的狠色,掏出一只手机,按下了三个号码110:“喂,同志,我妹妹未成年

    ,肚子被个人渣搞大了,现在被我堵在花城大学门口,麻烦派辆车过来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