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真没冤枉他
    “啪嗒!”钱能刚刚掏出来的支票本落到地上,他猛然上前揪住刀疤的黑背心:“艹,你不讲道义!”

    刀疤拍开钱能的手,冷冷笑道:“根据刑法及相关解释,与未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不论其是否自愿,均以强奸罪论

    处。钱少,这个罪名三年起步,十年以下。我可是替你省去了花城大学四年学费,两百万呢!”

    ‘麻痹你个黑社会刑法背得比我这个大学生还要顺溜。’钱能狠狠看了一眼刀疤,转身对手下喝到:“我先走,你们顶着。”

    那些富二代闻言纷纷上前推搡围着自己等人的壮汉,簇拥着钱能向不远处一辆保时捷卡宴跑去。

    刀疤知道他准备溜回鹏城,挥挥手示意手下把片刀水管收起来,笑吟吟看着钱能逐渐接近车子。

    “妈的,黑社会报警,真把我当成傻瓜,到底是谁在背后主导这一切……”钱能有些慌张跑到卡宴车前,刚刚掏出钥匙,一只冰

    凉的手铐已经拷住他的右手。

    “钱能,你涉嫌诱拐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麻烦配合,跟我们回警局了解情况。”一名相貌俊朗的警服青年说话间,拷上钱能

    另外一只手腕。

    ‘警察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现?’钱能大怒,豁然看向刀疤等人,却惊骇发现,这伙人手中的家伙已经不见,带着那名小腹微鼓的

    女生走了过来。

    “同志,我报的警,需要怎么配合,您直接说。”刀疤一脸正色对那名领头的警察说道。

    “警察同志,我也要报案,刚刚这伙人使用非法手段限制我人身自由……”钱能狠狠看了一眼刀疤,犹如要将这名壮汉牢牢记住

    。

    “抱歉,我没看到,现在都跟我们回局里再说,走!”那警察挥挥手,骤然警笛长鸣,四五辆警车呼啸从两端路口冲过来,将钱

    能那些手下全部压上车。

    ‘他们是一伙!’钱能双瞳一缩‘动用黑白两道的力量,难道是老爸生意上那些对手?’

    ‘不对,生意人都是求财,这么玩法完全不符合规矩……’

    ‘莫非是南粤本土的家族?也不对,这些年我们依托在司马家的庇护之下,这么大的场面,没理由我收不到风声……’

    钱能瞬间想到很多,他不再反抗,任由对方将自己被压上一辆警车。

    因为他知道,对方既然动用黑白两道设下这个局,自己再怎么反抗都没用,倒不如配合点,免得吃苦头……

    因为刚刚刺耳的警笛声,花城大学不少人跑出来围观。见到钱能等人被警车拉走,一些人脸色微变,纷纷拿出手机汇报给各自

    的大佬。

    而此时,会场的表演也接近尾声,茅均等人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段皓身上。其中不少人低声商议,等到散场之后,大家去校门

    外看热闹。

    在这群人眼中,段皓一旦迈出花城大学校门,绝对会被钱能收拾得很惨……

    “老夫等下去医院看望田老,你们打电话告诉我们结果就行了。”茅均略微后倾,对身后一名中年男子吩咐道。

    “老师放心,等下我拍照片,发彩信给您和田老。”这男子名为苗敏,同样也是花城大学美术系的老师,正好是茅均的徒弟。

    “嗯!”茅均点点头,正想嘱咐照片拍多几张时,却见到杜宏等几名学校高层纷纷掏出手机,随后一个个脸色大变小跑到四大校

    董面前。

    茅均等人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正准备过去打听具体情况,却见到四大校董和杜宏等行政高层都阴沉着脸离开会场,只留下刘

    锴这名训导主任主持大局。

    ‘出大事了!’茅均等人眼神微动,暗暗派人过去打听。

    这么多学校高层起身离开,嘉宾席上也有不少人开始低声议论,唯有段皓和周馥兰相视一笑,已经猜出发生了何事。

    “段皓同学,你笑什么?”玉珑音疑惑问道。

    段皓对这只萌萌哒大萝莉很有好感,故意逗她说道:“刚刚你说钱能要收拾我,我在想,他坏事做了那么多,如果正好被警察抓

    走,我不就可以躲过一劫了吗!”

    “哎呀,你怎么能心存侥幸,如果钱能那么容易被抓,早就抓了。”玉珑音闻言大惊失色,玉家只是周家的外围势力,玉老都不

    知道段皓在南粤修炼界的地位,更别说玉珑音,她至今以为段皓只是一名赌石高手。

    “要不,你趁现在钱能还没准备好,早点离开吧。我可是听说,当初鹏城另外一名大少跟他抢女朋友,最后被他派人打断两条腿

    。今天雨柔无意间让他丢了这么大面子,这笔账,他肯定记到你头上。”玉珑音抓着柔顺的秀发,着急得就差团团转。

    段皓见状莞尔,周馥兰狠狠扭了他腰间软肉,丢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正当周大小姐打算将实情告知时,台下司马天雄发出一

    声惊呼:“钱能被警察抓走了?”

    “这……钱能居然诱奸未成年少女,现在已经被秀越区公安分局抓走!”

    “该死,今天可是花城大学的开学典礼,钱能真是给学校抹黑……”

    “不仅如此,还有不少同学也被警察带去录口供……”

    ……

    司马天雄那身惊呼犹如导火线,场中一些实力不凡的大少公子,也收到手下的消息。紧接着茅均等人也收到花城大学群发的信

    息,警告他们保持沉默,不许私自接受外界媒体采访……

    “这么巧……”茅均紧紧握着手机,脸色阴沉得可怕。

    苗敏苦笑道:“钱能怎么犯了这种事,这下别说靠他对付那姓段,他自己能不能继续在花城大学就读都成问题了。”

    茅均冷冷看了一眼段皓,沉声对苗敏说道:“你立刻打电话给钱家,反正他们早晚也知道,干脆卖个人情给他们。记得顺便将姓

    段与钱能有摩擦一事也提一提,反正有枣没枣,打一杆再说。”

    “好的,老师,我知道这么做。”苗敏点点头,转身去打电话。

    ‘好毒!’

    教师席上不少人眉头微皱,茅均师徒这种做法,可真是将段皓往死里坑了。

    这么一来,以钱家行事的霸道,不管钱能被警方拉走一事与段皓有没关系,段皓事后必定会被钱家迁怒……

    可惜,他们不知道,茅均这次还真没冤枉段皓。因为钱能被抓一事,还真是跟段皓有关。

    虽然不是他直接下令,但也是赵伍为了讨好他而安排,而且最后下令刀疤动手,也是他示意周馥兰所为。

    而此时,段皓正在面对玉珑音的‘讨伐’

    “说!钱能那混蛋被抓,是不是跟你有关,我的直觉可是一向很准!”某只大萝莉微微眯起双眸,犹如激光一样上下扫描着满脸

    淡笑的段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