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三方异动
    花城秀越区,市区北路,几辆闪耀着警灯的警车呼啸而过。

    其中一辆七座警车上,钱能眼带怒火看着对面一名刀疤壮汉:“兄弟,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事吗?难道以为这种罪名就能将我

    搞进去?”

    刀疤闭目养神,没有理他。

    “呵呵,我钱家背靠司马家族,你们这种小伎俩,对付常人还行,对我……”钱能不屑看着刀疤。

    “哪来这么多话?等下到局里录笔供,还怕没你说话的机会!”坐在后面的一名警员敲敲钱能的座椅。

    钱能看了这个警员一眼,转身不再说话。因为他知道之前自己在学校门口被警察拉走,肯定有亲近钱家的人看到,自己十有八

    九刚刚下车就能回家了。

    ‘到那时……’看了坐在对面闭目养神的刀疤,钱能嘴角微冷。

    ……

    正如钱能所预料,他们被警方带走不到五分钟,钱家就收到十多个前来报信的电话,其中以苗敏带来的情报最为具体。

    “马上给我打电话给包律师,请他过去一趟,尽量帮小能争取取保候审。另外通知阿德备车,我要去拜访侯局长……”一名相貌

    与钱能有五分相似的中年男子阴沉着脸走出办公室,身边几名秘书飞快记录下他一道道命令。

    此人正是钱能之父钱万顺,钱氏企业大老总,他乘坐电梯从钱氏娱乐大厦三十六层来到地下车库,坐上一辆准备好的大奔。

    “那个畜生,吃干不抹净,整天给我闯祸!”钱万顺挥手示意开车。

    他的司机乃是一名皮肤黝黑,身材健壮的男子,一边开车一边笑道:“老板,少爷那天不闯祸?你这句话,上个月都说了十二次

    了。”

    “唉,阿德,这小子这次闹的事不小。”钱万顺苦笑摇摇头,将钱能这次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位名为阿德的司机,乃是一名退役特种兵,几次在险境中挽救了他的性命,可以说是钱万顺最信任的人。

    “老板,这样说来,少爷明显是被人算计了。”阿德听完钱万顺所言,脸色沉了下来。

    钱万顺阴着脸点点头:“有人把领头壮汉的照片发给我,如果我没有记错,此人乃是原平天区地下大佬,赵伍的头号打手——

    刀疤。”

    “刀疤!明劲中期,小意思。”阿德不屑一笑,一双三角眼露出噬人的凶光。

    钱万顺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阿德,这事交给你去办,两百万,我要刀疤在这世上消失。至于赵伍……”

    略微迟疑,钱万顺眼中闪过一抹忌惮:“算了,赵军不好惹,暂时不要去动他。等我调查清楚请明剑先生出面,那时候再让他连

    本带利还给我们。”

    “行,老板你说了算!”阿德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赵伍这位原平天区大佬的命,明显要比刀疤值钱得多,这次不能做掉他,自己最少没了千来万收入。

    正当这辆大奔飞快赶往花城秀越区公安分局时,一辆奥迪a6正好与几辆从外面回来的警车同时到达。

    “包律师,我在这里,快点把我带出去。”钱能看到奥迪a6上走下来的中年胖子,连忙挥手大喊。

    那中年胖子笑眯眯跑过来,安慰道:“钱少不用担心,我先去走下程序,问题很快就能解决的。”

    “同志们辛苦,我是包营,钱能的律师,麻烦给我雇主倒杯水喝,谢谢。”包营笑得犹如一尊弥勒佛,掏出文件包的特供烟,可

    惜散了一圈没人接。

    “包大律师,久仰大名,不过有什么事,等录完口供再说吧。”领头的警察深深看了一眼包营,带着钱能等人走了进去。

    包营不以为忤,满脸春风,直到钱能等人被押进去,才吐出一口浊气:“不好办啊!”

    ……

    而此时,南方军区司令部的贺太行,刚好挂掉一个加密的长途电话,对着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戴万山叹道:“京城终于下定决

    心了,让我不惜一切代价说服段天南就任国际狩猎队长一职。因为这次国际狩猎结果涉及到那件大杀器能不能下海,京城的意

    思是不容有失啊!”

    戴万山睁开双眼,不屑哼道:“我早就警告过你,别在段天南面前耍那些不上台面的东西,好歹也是堂堂一大军区司令员,这点

    出息!”

    “呸!老鬼你说什么?”贺太行勃然大怒:“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知不知道,如果能够得到昆仑福地一年的开采权,老夫的

    零号研究所能研制出多少针对修炼者的新型武器……”

    避开对方喷过来的唾沫星子,戴老身形一闪掠出司令室,留下一句长叹:“段天南软硬不吃,你还是想想怎么缓和双方关系吧。

    ”

    贺司令愤愤摔上房门,走到一副悬挂在墙上的华国地图。

    老者双眼犹如鹰隼盯着那处表面平和,其实纷争不断的坎海海域:“要是那件大杀器下水,你们这些猴子还蹦跶得起来?罢了,

    为了国家,大不了豁出这张老脸去求那姓段的小混蛋。”

    摩挲着颔下犹如银针的胡须,贺司令走回办公桌,打开暗格取出一封绝密文件:“老鬼说那小子软硬不吃,看来得从其他方面入

    手……”

    “段明德,西云苍山段家嫡长子……西云苍山段家吗……”

    “不行!西云段家这种做法,以那小子的性格,没打上门就不错了……”

    “看看这个,古芸月,古家养女……”

    “咦,这位倒是可以做做文章……”

    贺太行眼神微闪,两根粗糙的手指从文件中抽出一份档案……

    ……

    花城大学中,段皓一行经过赵才一事,也没了继续游玩的兴致。段皓与司马天雄兄弟聊了几句之后,便与肖斐秦风分开,带着

    周馥兰和杜仲兄妹返回沧澜居。

    等候多时的杜灵尘将两个徒弟赶去修炼,上前将一片青玉板奉给段皓:“少爷,费宇有讯息传过来。”

    “哦,我看看。”段皓点点头,拿过青玉看了一下,淡淡笑道:“罢了,你传讯让他带人回来吧。我原预料他最多只能带五个人过

    来,现在带十个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说什么怪不怪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