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安南暴虎
    安南广平省,一幢重兵把守的小楼,其地下室正中竖放着一具不断发出渗人嘶吼声的漆黑大棺,五名黑袍人盘膝端坐在这具黑

    棺周围,手指翻飞不断将一道道灵光打入一个绘制在地面的诡异阵法。

    “地方,人力,资源。我付出了这么多,只要一百套华国南方军区0号军械所研制的最新武器,这个要求不过分吧?”盛九操着

    生硬的中文,冷冷看着旁边那名笼罩在黑袍之中的男子。

    “盛将军张口就要一百套新型军械,你难道不知0号军械所是贺太行的命根子?”黑袍男子开口犹如金石。

    “哼!那次如果我不出手,你们不仅得失去苍霞子这具尸王,甚至还得搭上一名宗师境。你们暗盟在华国经营了那么多年,没可

    能这点小事都办不到!”盛九眼角一抽,对着旁边的黑袍男子怒喝道。

    黑袍男子语气淡然回道:“盛将军此言差异,莫要忘记你也是暗盟成员。要是没有这个前提,这些年我们会那么尽力为你牵线,

    让你们安南盛家开通西云大部分宗门家族的交易渠道?”

    “少给我扯别的!这具尸王一旦被你们成功抹除灵智种下禁制,你手上就能多出一名化境巅峰的打手。”盛九大手一挥,怒声喝

    到:“上次在边境动手引得华国向安南施压,因为此事,我这个月的军饷可是被扣了三成。你们如果不答应我的条件,我立刻就

    动用军队将这尸王毁去!”

    “大胆!”

    “贪得无厌!”

    “简直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那五名盘膝坐在地上的神秘人纷纷起身大喝,其中一人掀开兜帽,正是上次在南粤花城逃脱的领头老者。

    “南粤可是华国修炼界实力最弱的一个省,你带暗盟四名一级成员过去,结果只剩一人灰溜溜逃回来。啧啧……”眼带嘲讽,盛

    九不屑对这名老者摇摇头。

    “盛九,你!”那次南粤之行可以说是这名老者的人生污点,眼下被盛九当面揭短,一时间气得浑身发颤。

    黑袍男子拦住此老淡淡说道:“盛将军,你要是这种谈话态度,那我们之间也没什么话可以说了。我如果想走,你就是调动周围

    军队也拦不下,不过事后你们安南盛家可就要面对我们暗盟毫无休止的暗杀了。”

    “你敢?”盛九大怒。

    黑袍男子轻声一笑没有回答,旁边那老者阴恻恻道:“老夫拼了这条老命也能让你受伤,何况除了大人,我们这里还有五个人。

    ”

    盛九闻言眼露凶光,双拳紧握,嘴角微微抽搐,正当黑袍男子等人也蓄势待发的时候……

    “铃铃铃……铃铃铃……”

    清脆的手机铃声连续响了接近一分钟,盛九最后还是探手入怀按下了接听键,黑袍男子身后五名老者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只安

    南暴虎可不好打交道,以此人性格,刚刚真有可能动手的。

    “喂,我是盛九!”盛九拿着手机问道。

    ……

    华国边境,一名赤膊上身,背负鹿皮背囊的壮汉拿着手机望向不远处警戒森严的哨所:“大哥,我已经到了边境线301号哨所,

    您在哪里?”

    电话那边很快传来几句安南土话,盛昆脸色逐渐变黑,一会后他狠狠挂了电话:“为了家族的生意,劳资这么多年呆在华国容易

    吗?眼下让你来接应我还推三阻四,说什么走不开,十八年死守着那具僵尸不放,去你娘的!”

    骂骂咧咧了一阵子,盛昆最后还是向对方给出的另外一个地址赶去。

    没办法,华国他已经呆不下去,要想有活路,只能返回老家安南了。

    ……

    盛九挂了电话,冷冷看向站在黑袍男子身边的老者:“你去安南边境把我弟弟带回来,上次我救你那事就算两清了。”

    “一命还一命,可以!”黑袍男子嘿嘿一笑,旁边老者从盛九手中拿到一个地址,一言不发推门出去。

    双方接着盛昆的来电都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建立了继续合作的基础,盛九沉声对黑袍男子说道:“这次国际狩猎,可是关系

    到我在安南军方的地位,如果我失势,你们也别想好过。五十套新型军械,不能再少!”

    黑袍男子无奈叹道:“你到底要我重申多少次,贺太行的0号军械所我们真的渗透不进去……”

    眼见盛九又要发作,黑袍男子摇摇头:“这样吧,我安排一名半步宗师,十名暗劲巅峰,二十名明劲巅峰的高手加入你的国际狩

    猎队伍。”

    “暗劲和明劲高手就依你,不过半步宗师我要两名,一名武道强者,一名道门高手。”盛九眼神微动,立刻还价,显然这只安南

    暴虎并不是表面上那么鲁莽。

    “可以!不过你得保证,这些人折损不能超过七成,尤其两名半步宗师,必须将他们活着带回来。”

    “呸!我这个带队都没把握活着回来,真到了紧要关头,劳资顾得上你们的人?”

    ……

    正在暗盟老成员与新成员险些火拼时,百花山脉外围,已经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修炼界强者。

    这些人分成三派,一部分站在费宇等人的营地附近,一部分站在百蛊门身后,最后一部分散落在山谷两侧林间。

    三方都有人过一段时间就来汇报段皓等人的行踪,随着时间的推移,眼见段皓即将到场,百蛊门那边走出一名身材矮小,相貌

    丑陋的老者。

    “费兄!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此老高声对费宇喝到。

    另外一名黑衣壮汉也走出来说道:“穆老请我们出关付出大代价,所谓拿人手短,万一动起手来,我们可不会留情。”

    “费老,条件可以谈,大家数十年交情,为了这种小事翻脸,不值当啊!”

    “你加上段天南才两名宗师境,我们这边可是有七名宗师境,真动手,你们讨不到好处!”

    费宇盘膝而坐,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穆星河与谭震站在人群最前面,前者淡然抚须笑道:“既然费兄对尊上有信心,那么等下就

    别怪我们以多欺少了……”

    “穆师伯此言不妥,人家道武双修宗师境,说不定我们这边七人还不够人家一只手打,哪来的以多欺少?”谭震故作无奈,引起

    一片附和轻笑。

    “谭门主说得没错,人家可是能够让京城世家都知难而退的段天南,这种场面,用他们南粤人的话怎么讲?”

    “洒洒水……”

    “哈哈,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华国各地向来有排他性,修炼界尤其如此。

    段皓这次跨省而来,难免触动百花山脉一些宗门和散修的敏感神经,百蛊门稍微煽动一下,不少人便站出来。不过也有一些人

    持观望态度,譬如卓老鬼以及五毒鬼婆这类的散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