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无意犯众怒
    蜿蜒崎岖的盘山公路上奔驰着三辆东风猛士和两辆奥迪a6,这列车队,正是从仪凤机场离开,赶往百花山脉的段皓一行。

    “天南宗师,西云省修炼界大致情况便是如此,还望您看在国家的份上,对百蛊门高抬贵手啊!”王正丰说得口干舌燥,眼带祈

    求看着段皓。

    段皓淡然看了他一眼:“百蛊门无故袭击我沧澜居炼丹院院长费宇一行,我只要求他们交出行凶者,并且对此事付出一定赔偿便

    可。可眼下百蛊门不仅态度敷衍,甚至还将行凶者放走……”

    看了一眼脸色讪讪的王正丰,段皓接着说道:“王组长让我以大局为重,可百蛊门这种态度,你认为,你们西云修炼界,拿得起

    我段天南的面子吗?”

    段皓此话让车中温度瞬间下降了不少,王正丰尴尬笑了笑,诺诺道:“天南真人,大局为重啊,百蛊……百蛊门也有苦衷……”

    “既然王组长与我说大局,那我且问你,百蛊门私通安南盛家一事怎么算?不如王组长打个电话给戴万山,问问他这位舍命阻拦

    坎海数国强者的南粤守护者怎么说。”段皓冷冷一笑。

    王正丰满脸颓然,西云省汇聚了国内绝大部分蛊术、毒道、尸道的修炼宗门或家族。这些势力日常所需的蛊虫、毒物、死尸、

    魂魄等材料在华国都是属于禁忌品。

    因此西云稍微有点实力的宗门或者家族,基本上都暗中与境外建立起交易渠道。甚至边境几处隐秘所在,还有专门供给散修的

    固定集市。

    可这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便好,根本无法拿到台面上来说。

    毕竟,百蛊门等西云宗门的行为,相当于资敌,真让戴万山这名南粤守护者知道,恐怕这位新晋的化境宗师立刻便会杀过来。

    ‘唉,真不知道百蛊门到底怎么想的,你们把人交出来不就行了,大不了跟另外一个势力搭建一条新的交易渠道,犯得着为了一

    个盛昆得罪这位……’王正丰无言以对,心中对百蛊门的行径也是相当不满。

    ……

    十多分钟后,翘首以盼的西云修炼界,终于见到这列风尘仆仆的车队。

    “天南真人,数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呵呵,天南真人,何时再次举办法器拍卖会……”

    “天南宗师,费真人营地便在前方,这边请……”

    衣袂破空,那些围绕在费宇营地的强者纷纷落到车队前方,这些人都是参加过上次周家拍卖会的西云修炼界强者。

    眼见段皓刚下车就被数十名西云省强者簇拥起来,不仅谭震等人脸色有些难看,便是那些占据山谷两旁的围观者也是满眼震惊

    。

    “这是贺老鬼,那是李老怪,他们两位怎么认识段天南?”卓老鬼双瞳微动,认出两名与自己同辈的强者。

    五毒鬼婆沉声喝到:“卓老鬼,你看看,刚刚挤开李老鬼,现在满脸堆笑的那个老头……”

    “那……那是司空老魔……”卓老鬼寻声看去,瞬间脸色一变,语气带着深深的忌惮。

    ……

    类似的对话不断在林间响起,众人很快将簇拥着段皓数十名强者的身份认出来,大部分是西云省二三流势力的首领,剩下那小

    部分,几乎全是一些积年老怪物。

    段皓未到之前,这些人不是套着黑袍就是带着斗笠,以至于众人认不出来。现在被人陆续说破来历,百蛊门一方开始出现骚乱

    。

    谭震眼带忌惮道:“麻烦了,居然引出这些老怪物。”

    “镇定点,几个半步宗师的老不死罢了。”穆星河眉头紧皱,沉声说道:“只要不是宗师境,那就影响不了今天的局面。”

    “呵呵,传闻段天南擅长炼丹,这次有费宇加盟,估计这些老不死都是冲着延寿丹药而来。”之前说话的那名身材矮小,相貌丑

    陋的老者淡淡一笑。

    站在他旁边四名男女纷纷点头,区区几个寿元将近的半步宗师,最多让他们多看一眼,还谈不上忌惮两个字。

    正当段皓频频颔首,向众人点头致意时,一道人影掠入场中:“少主!老朽有负所托,还请赐罪。”

    费宇,原青牛谷太上长老,现沧澜居炼丹院院长,宗师境道门真人!

    青衫剌剌,皓首微垂!

    眼见堂堂一尊宗师境执此重礼,全场集体失声,无数道惊骇的眼光汇聚到段皓身上。

    宗师不可辱!

    这是华国修炼界传承不知多少代的铁则!

    之前费宇言里话中称呼段皓为少主,可谁敢当真,大家都以为费宇自谦而已。不见京城五大世家传承千年,若想得一尊宗师境

    效力,也得以客卿相请?

    相比陷入震惊的众人,段皓却对费宇这一举动完全无感。这些地球上所谓的宗师境强者,要是在灵空仙界,哪怕给他当马夫,

    绝对都得被马嫌弃,区区一礼算得了什么?

    “亏你也是宗师境,竟然被人偷袭得手,罚你回去种植药草一个月,现在带我去帮诸人解蛊。”段皓看了费宇一眼,淡淡说道。

    嘶!

    现场无数人抽了一口凉气,这可是一尊可以开宗做祖的宗师境,居然要被罚去种植药草?

    正当许多人暗暗为费宇不忿时,他这位当事人却拱手认罚:“老朽多谢少主宽宏,少主,这边请。”

    段皓点点头,刚刚迈出一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斜对面传了过来:“好一位段天南,不愧是道武双修宗师境,这威风忒

    大,拿一尊宗师境当奴仆。”

    段皓闻言收住脚步,似笑非笑看了过去,发现开口之人乃是一名身材矮小,相貌丑陋的老者。

    “你段天南在南粤,打狗吃狗,我们管不着。可这里是西云,你这脸甩给谁看,真当我们西云修炼界没人不成?”那名黑衣壮汉

    也站了出来,眼神如刀盯着段皓。

    两人带头,其他三名穆星河请来的宗师境也纷纷站出来表明了态度,这让谭震和穆星河暗中称快。

    ‘段天南啊段天南,老夫还担忧这些人出工不出力,没想到你竟然跟费老匹夫来了这么一出。嘿嘿,宗师不可辱,这五个字可不

    是说着玩……’穆星河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与旁边的谭震相视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