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一死一伤一认怂
    段皓言罢,右手轻抬,缓缓点出一指。

    指劲未出,齐凌与周韫已经感到一股凌厉的气机将自己锁定,前者脸色大变,袖中黑烟滚滚凝聚成一面小盾悬浮于身前,后者

    双掌翻飞,向段皓劈出无数墨绿掌印。

    一人守,一人攻!

    这两人不愧是宗师境强者,情急之下做出最完美的配合。

    谭震低声笑道:“真当宗师境是泥捏的?还接你一指……”

    旁边几人纷纷露出赞同之色,只是未等他们附和,一道让他们终生难忘的指劲已经从段皓的指尖催发而出……

    “纯阳指!”

    轻喝声中,段皓食指指尖金光大盛,一点璀璨之极的劲力呼啸而出,周韫数十道五毒掌犹如冬雪遇到骄阳,眨眼就被这道纯阳

    指磨灭。

    “不……”

    周韫眼神大骇,未等他做出应对,便感到一阵剧痛袭来,随后双眸神采飞快褪去,意识陷入到永恒的黑暗之中……

    眼见段皓这缕纯阳指击杀周韫后直冲自己而来,齐凌亡魂大冒连忙捏碎怀中一枚古朴的玉佩。

    “轰!”

    一声巨响,烟尘弥漫,山石飞溅。

    等到尘埃落定,出现在众人面前,乃是一个方圆两米深约一米的凹坑,坑中洒落着无数斑驳血迹。

    “嘶……”

    众人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眼带敬畏看向场中负手而立的段皓。

    “太……太可怕了!这就是道武双修宗师境,段皓段天南吗?”卓老鬼眼角一抽,紧紧盯着场中那个深坑。

    五毒鬼婆握住怀中一只保命的小木偶,苦笑道:“卓老鬼,别忘记,天南真人这记纯阳指,可是先破去周真人数十道五毒掌……

    ”

    “不仅如此,这缕指劲从周真人胸前穿过,最少也被抵消了不少威能,没想到最后造成的威力还有这么大……”白衫老者深深吸

    了一口气,眼神凝重看着段皓:“要说我们之前也看过宗师境出手……”

    “咳咳,老朽知道你想说什么,别忘记,传说中宗师境上面乃是化境……”

    “看来,哪怕天南宗师没踏上化境,估计也半只脚迈进去了……”

    卓老鬼与五毒鬼婆压低了声音,眼带畏惧小心关注着段皓。

    相比这些半步宗师暗暗推测段皓实力,那些站在百蛊门一方的西云强者,却人人战栗。

    “一指灭杀两名宗师境!”

    “这……这怎么可能?”

    “事实就摆在面前……”

    窃窃私语中,一些人脚步轻移,犹如避开蛇蝎一般,暗暗远离百蛊门一行。

    这些小动作,当然瞒不过谭震与穆星河,只是眼下他们也被段皓这一指惊得不轻,无暇理会罢了。

    数息过后……

    正当大家屏气凝神,等待段皓下一步动作时。

    久久不言的段皓骤然看向旁边一处空地:“我段天南说出一指就一指,真想杀你,别说你这种破绽百出的虚空藏身术,便是真正

    的大虚空术,我也能揪你出来!”

    “什么!”

    众人闻言大惊,纷纷望向段皓目光注视之处。

    果然!

    数息之后,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那处空间犹如镜面破碎,缓缓显化出一道浑身浴血的苍老身影。

    齐凌!

    这位西云齐家老祖,竟然没有陨落在段皓那道指劲之下。

    “齐老,幸亏您没事,我这里有青牛谷炼制的正元丹……”谭震见状大喜,掏出一只瓷瓶向齐凌走去。

    只是,未等他走过去,齐凌已经对他摆摆手:“谭门主,恐怕你们百蛊门与天南真人之间的恩怨,我西云齐家帮不了了。”

    谭震脸色大变,只是不等他开口,齐凌已经对段皓躬身一礼:“天南真人,今日一事。老朽知罪,事后我西云齐家自有重礼奉上

    ,但愿您大人有大量,原谅老朽糊涂之举。”

    鸦雀无声!

    除了段皓神色淡然,不管是百蛊门一方,还是站在段皓身后的费宇王正丰以及司马老魔三人,甚至那些隐于山谷两旁密林观战

    的强者们,此时都是被齐凌这一举动震得嘴巴微张,双眼发直。

    最先回神乃是谭震与穆星河这两名百蛊门领头人。

    前者脸色发黑,胸膛剧烈起伏,显然被气得不轻,后者虽然脸色不变,但一双苍老的眸子却犹如利刃,狠狠盯着躬身在段皓面

    前的齐凌。

    这算什么?

    你好歹也是西云齐家老祖,堂堂宗师境高手,对方只一招就将你吓破胆了?

    你自己一大把年纪不要脸,难道也不为你们西云齐家考虑一下?

    更何况,除去晕厥的雷震空,这边还有四尊宗师境保持着完好战力,加上你齐凌,怎么算也有四个半宗师境,这么快就认怂,

    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齐老,胜负未分,您可要考虑清楚!”谭震阴恻恻盯着颤悠悠拄着拐杖的齐凌,穆星河与其他两名宗师境也眼神冷漠看了过来

    。

    “老朽考虑得很清楚。”

    “你!”穆星河大怒,正待发作却被段皓一声轻笑打断。

    “袭击我沧澜居的人乃是百蛊门,你们不出来与我为难,我段天南才懒得去跟你们过不去。”段皓淡淡一笑,转身带着费宇向营

    地走去。

    听到这话,齐凌松了一口气,自顾走到一旁盘膝坐下服药疗伤,无视一道道看向自己的轻蔑眼神。

    谭震与穆星河两人气得浑身发颤,另外两名过来助拳的宗师境也是脸色发黑。

    十来分钟前,自己七人何等意气风发,眨眼过去,却变成一死一伤一认怂。

    今天不管能不能将段天南留在西云,日后自己必定成为华国修炼界的笑柄。

    更何况以自己四人的实力,要留下那位至今让人看不清深浅的段天南……

    相视一眼,那两名身穿白色儒衫的宗师境,缓缓摇头。

    除去穆星河,自己等人修为都在伯仲之间,刚刚齐凌周韫联手都不能让段天南掉下一根头发,自己四人并肩上的结果,肯定堪

    忧。

    眼下留在场中都是感知敏锐的宗师境,王正丰眼见这两人眼露怯意,不由得轻咳一声道:“因为此事,我西云修炼界已经陨落一

    名宗师境。再僵持下去,损耗必定是我华国修炼界的力量。诸位,还请以大局为重,莫要让境外修炼界白白得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