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青牛纷争
    百花山脉深处,青牛谷议事大厅,二十多名气势不凡的男女脸露愁容,沉默而坐。

    “谷主,事到如此,您总得拿出个章程啊!”一名身穿红衣的中年男子率先开口,意有所指道。

    “唐兴,你这话什么意思?叫谷主拿个章程出来?难道你要让谷主代表宗门向他段天南服软不成?”

    “哼!我们青牛谷传承近千年,岂是区区一个宗师境就能上门搅虎须?”

    “没错,不说这些年我们催发了大量伪宗师,只眼下宗门内的宗师境便有三位,真动起来手来,他段天南绝对讨不到好处!”

    几名坐在程蕴右侧的男子豁然起身,对着刚刚开口的红衣男子喝到。

    “商议个屁!出事之前,怎么没见到你们叫我们出来商议,眼下人家都打上门了,反倒叫我们出来商议了!”唐兴不屑看了这几

    人一眼。

    他这话让旁边几名老者默默点头,尤其坐在他上方的白发老者,更是轻咳说道:“费师叔带谷师侄等人离开宗门,这么大的事也

    没派人过来只会一声。看来某天宗门散伙,老夫等人还不知情哩。”

    “顾兄,你这话什么意思!”那名老妪猛然起身,狠狠盯着刚刚开口的老者。

    “没别的意思,字面上的意思,怎么了?老夫这个青牛谷三谷主和唐师弟这个四谷主,什么时候连获知费师叔离宗的资格都没了

    ?”顾长歌犹如之前唐兴,双眼直逼沉默不语的程蕴。

    这声质问犹如点燃了火药的引线,议事厅瞬间分成两派。

    坐在左边的指责程蕴那派乱动干戈惹上沧澜居;坐在右边的程蕴心腹,也站起来怀疑对方心怀叵测,意图如同费宇脱离宗门。

    一时间,青牛谷议事厅变成吵闹的菜市场。

    只是让顾长歌和唐兴两人意外的是,处于风头浪尖的程蕴依旧闭目养神,犹如老僧入定,不动如山。

    “顾师兄,姓程的不对劲,难道有变故?”唐兴嘴唇微动,束音成线对顾长歌道。

    顾长歌双眸微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些年为了争夺谷主之位,我们早就成了程蕴的眼中钉。现在失去了费师叔的支持,恐

    怕没多久,他们就会对我们动手了。”

    “可眼下段天南打上门,我们却在这时候闹内讧,怕是下面的弟子客卿们看到了,会背德离心啊!”唐兴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顾不上那么多了,老夫那弟子司马天风,这些日子,可是告知老夫不少天南真人的事迹。”顾长歌眼中闪过一抹后怕,传音对

    唐兴解释道:“老夫可以保证,这位天南真人绝对深不可测,你没见连费师叔那种心高气傲之辈都投入对方门下,成为云霞山沧

    澜居炼丹院院长。”

    “这……顾师兄,人家费师叔显然不想捎上我们两个。要不然,哪怕程蕴等人如何封锁消息,他老人家也能到我们闭关之地邀请

    我们啊。可……可结果……唉!”唐兴有些迟疑。

    顾长歌心中也有些打突,正当他准备继续传音时,一抹青影突然掠入堂中。

    “拜见副谷主!”

    来人一身青色道袍,年龄与顾长歌相仿,乃是一个面相慈祥的老者,正是青牛谷另外一名宗师境强者,副谷主,楚云。

    “诸位师弟多礼!”楚云笑眯眯回了半礼,转身坐到程蕴身边。

    说来也奇怪,此老眸子淡淡扫了一下,场中原本数十名差点准备动手的强者,纷纷心神一紧,讪讪坐下。

    察觉到对方眼神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瞬,顾长歌和唐兴连忙收起传音。

    别看这老人一团和气,其实却是一只笑面虎,这些年,不知算计多少威胁到程蕴谷主之位的长老。

    正是失去费宇支持,顾长歌没有信心面对此老的算计,这才煽动唐兴动了心思。

    “楚兄,事情如何。”一直没有说话的程蕴终于开口了,语气有些焦急。

    楚云看了一眼支棱起耳朵的顾长歌两人,轻声笑道:“回禀谷主,段天南原打算带人上门问罪,不过接到贺太行的电话后,不知

    何故,已经提前离去。眼下前来我宗门,正是罪人费宇一行。”

    “等下,费师叔曾是宗门太上长老,这次乃是正大光明退出青牛谷,这‘罪人’两字从何说起?”顾长歌还指望通过费宇的关系加入

    沧澜居,听到这话立刻反驳。

    “奇哉怪也,什么时候,连叛宗之人也当不起‘罪人’两字了?难道说……三谷主也有脱离宗门的打算不成?”楚云双眼不断在顾长

    歌和唐兴两人身上游梭。

    顾长歌又惊又怒,因为对方这话,已经让堂中不少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变,他深吸一口气反驳道:“老夫就事论事,楚兄莫要信

    口雌黄。”

    “没有啊!那抱歉了,老夫收回刚刚那句话。没有好,没有就好,太早站位不好,毕竟站错了,可是要死人的。”

    楚云无视顾长歌黑如锅底的脸色,对程蕴拱手正色道:“谷主,眼下除了费宇,我等仅需注意茅昭乾便可。至于王正丰等人,好

    歹也得念我们青牛谷的香火情。只要我们死不认账,对方人证物证全无,仅凭费宇和茅昭乾两人,我们尽可搪塞过去。”

    “哼,别忘记,百蛊门谭震和穆星河可不是好糊弄。”唐兴闷闷说道。

    程蕴眼神如冰看过来:“总归大家同属西云宗门,大不了他百蛊门赔给段天南的物资,我们青牛谷替他们出了。百蛊门每年消耗

    的丹药,最少八成来自我们宗门,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跟我们真的撕破脸。”

    “这……”唐兴见状还想开口,却被顾长歌暗中传音拦下。

    “既然谷主胜券在握,那么我等也没什么好说,如果用得上老夫这把老骨头,尽管开口。”顾长歌眼神微动,站起来正气凛然喝

    到。

    事不可为,立刻认怂。

    犹如之前将司马天风这个关门弟子交给南粤龙组一样,顾长歌这只老狐狸,完全是成精了。

    只是,正当此老准备借故脱身,暗中跟费宇互通款曲时,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晕厥前,顾长歌只依稀听到……

    “三谷主、四谷主忧心宗门,劳累过度。来人,赶紧扶他们下去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