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段天南在场又如何
    百花山脉深处,青牛谷山门外,尤安一句话,让全场针落可闻。

    宗师不可辱!这可是修炼界铁律!

    可今天,大家却很可能见到一名宗师被迫废功……

    相比在场散修高手眼神烁烁盯着场中,那些各方势力派来的探子,却是面沉如水,心中狂呼——要出大事了!

    “尤师兄,你我师兄弟近三十年没见面,你这一出关就要本座自废修为?嘿嘿……”面对步步紧逼的尤安,费宇直接撕破脸皮,

    阴恻恻对其笑道。

    他当初也是加入暗盟的狠人,眼下尤安逼他自废修为,别说前者只是一名化境宗师,便是传说中的神境,费宇也要让对方崩掉

    两颗牙不可。

    见到费宇袍袖鼓胀真气吞吐,尤安淡然拿出一方翠绿小印:“费师弟,本座闭关前曾经有言,让你好生辅佐程蕴将宗门发扬光大

    。可你呢?身为太上长老,不仅叛出宗门,甚至还领人反咬一口。要不是看在同门学艺数十年的交情,本座今日就是将你毙于

    掌下,想来西云诸位同道以及龙组也无话说吧。”

    “四象印!”费宇脸色狂变,紧紧盯着尤安手中那方翠绿小印。

    四象印,青牛谷传承宝物,原本是一件低级法宝,曾经受过损伤,眼下品阶降为极品法器。

    尤安得意笑道:“没错,本座早在十年前就踏入了化境,之所以闭关至今,正是为了炼化这件传承之宝。”

    “化境!”谭震与穆星河低声轻呼,眼中露出为难之色。

    正当他们两人进退两难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程蕴,双唇无声开阖数下。

    “咳咳,费兄,老夫仔细想想,这无凭无据上青牛谷问罪,实在有些过于莽撞。这样吧,承诺赔偿给沧澜居的物资,事后老夫派

    人送到云霞山。至于您与青牛谷的因果,我百蛊门就不掺合了。”穆星河轻咳一声,眼神复杂对费宇说道。

    “穆道兄,这……”茅昭乾见状大惊,刚开口却被谭震打断:“昭乾真人,我百蛊门身为西云宗门,也有我们的难处。更何况……”

    谭震话说一半,向茅昭乾使了一个眼神,暗暗摇摇头。

    茅昭乾见状握紧手中拂尘,心中苦涩道‘更何况天南真人没在场啊,这下真的要出大事了……’

    百蛊门的退出,让形势更加倾向青牛谷一方,那些各大势力派来的探子,眼神狂跳,越发感到不妙。

    而同样意识到这一点,还有打算做壁上观的王正丰。

    他身为西云龙组高层,自然知道段皓可不是能够吃亏妥协的主。

    盛昆偷袭费宇等人已经引得这位沧澜居主跨境而来,今天要是让尤安将费宇的修为废了,恐怕事后别说青牛谷要遭,甚至连西

    云修炼界都得被那位掀翻不可。

    两边都不能得罪,这简直拿我老王头扔火上烤啊!

    王正丰默默将凌风骂个狗血淋头,硬着头皮上前对尤安拱手道:“尤前辈,费兄退出青牛谷加入沧澜居一事。不管是贵宗门或者

    沧澜居,已经在我龙组发过声明……”

    “王组长此言差矣!费宇如果扬长而去,本座还不至于跟他过不去。可问题是他带人污蔑我青牛谷,本座身为上代青牛谷谷主,

    肯定是要追究到底的!”尤安义正言辞,双眸一瞥,一股无形压力加诸到王正丰身上。

    “这……”王正丰只感到自己彷如被一只太古凶兽盯上,体内原本通常运转的真气甚至出现停滞之感。

    好在尤安总归看在华国龙组的面子上,没有让这位西云龙组高层出丑,数息过后就将视线转移到茅昭乾身上:“昭乾真人,我青

    牛谷跟茅山派也有不少交情。本座今日请你卖个面子,莫要插手此事如何?”

    茅昭乾双肩一沉,要不是手中拂尘传来一股精纯灵力,刚刚恐怕就要出丑。

    “哼,我茅山派跟沧澜居……结盟,荣辱一……体!”硬顶着化境宗师的威压,茅昭乾堪堪说完两句,便嘴角溢血无法再言。

    没想到茅昭乾宁愿受伤也要硬撑费宇,不仅尤安脸色有些凝重,便是场外的强者高手们,也是暗暗吃惊。

    “嘶……没想到,茅山派居然跟沧澜居走得这么近……”五毒鬼婆吐出犹如蛇信的舌头,一脸不可思议。

    卓老鬼摇摇头:“伏魔手虽然这十来年在修炼界声名不低,可总归只是一名宗师境,面对手掌至宝,踏入化境的尤老鬼来说还是

    不够看。”

    “如果老夫没有看错,茅昭乾手上乃是茅山传承七宝之一的伏魔玉柄拂尘。要不是这件中级法器相助,刚刚他在尤安的威压下,

    绝不仅只受到些许内伤。”司空老魔一双赤眼不断在尤安和茅昭乾身上游走。

    贺老鬼与李老怪相视一眼,默默后退了几步,之前帮沧澜居硬抗百蛊门,那是建立在对段皓这位道武双修宗师境的绝对信心上

    。

    眼下主角都没在场,媚眼抛给瞎子看吗?

    更何况,以自己三人拼老命还能抗衡普通宗师境,眼下对方可是手握极品法器的化境宗师,自己这几人扔进去估计连个响都没

    听到。

    两人的举动,自然引得一些原本帮沧澜居站台的高手纷纷动摇,一时间,仅剩费宇一行孤零零直面对面青牛谷上百名强者。

    “呵呵,费真人,情况你也看到了,大势已去,看在好歹曾经同门的份上,您自己动手吧!”程蕴自矜一笑,戏谑看着在尤安威

    压下苦苦支撑的费宇。

    “没错,费真人,曾经我等也是叫您师叔过,不要逼我们动手,到时候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放心,您那位新主子不是号称拥有完整的丹道传承吗?想来您修为被废,他也能炼制一炉丹药帮您恢复呢……”

    “没错,没错,费道兄不要拖延时间了……”

    程蕴带来的青牛谷高层见状纷纷开口,其中几名与费宇往日不和的强者,更是语气尖酸刻薄,让在场无数人频频侧目。

    “哼!要是少主在场,你们可敢说这话?噗!”费宇大怒,刚刚提起真气挣脱尤安威压反驳,却突然丹田剧痛张口吐出一道血箭

    。

    原来,正是尤安见费宇分神开口,趁机以化境宗师的灵识狠击费宇眉心要穴,引起后者体内灵气暴动。

    “呵呵,你少主?段天南吗?哈哈,区区黄口小儿,号称什么道武双修宗师境,便是此人在场,以老夫化境的修为加上手中四象

    印,他能奈我何?”尤安得意看着瘫倒在地的费宇,抚须长笑。

    “呸!你个老杂毛也配天南真人出手,特么全部不许动,要不然老子一炮轰飞你们!”

    这声怒吼让尤安脸上的得意笑容僵住,正当他勃然大怒时,却听到一阵嘈杂螺旋桨声逐渐接近。

    “下面的人请注意,下面的人请注意。南方军区和西云龙组例行检查,南方军区和西云龙组例行检查,请将宗门经营许可证拿出

    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