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岩虎搅局
    嘈杂的螺旋桨气流声中,三架悬挂狰狞枪弹的武直-19悬停在众人头上,伴随着充满警告的高分贝喇叭声,二十多名身穿特殊

    作战服的特种兵速降到场中。

    “我是南方军区的代表,这里谁管事的?”岩虎双眸如刀横扫全场,双手抱着的激光炮让场中不少高手暗暗心悸。

    “呵呵,我来介绍,这位是南方军区岩虎少校。”一名身穿太极练功服,年约六十出头的老者笑吟吟走上来:“岩虎少校,这位乃

    是青牛谷谷主程蕴程真人,这位乃是程真人之师,上代青牛谷谷主尤安尤前辈。”

    见到此人,王正丰气得胡子都翘起来,因为此老正是他的顶头上司,西云龙组正组长——凌风。

    “这位是百蛊门门主谭震谭门主,这位是百蛊门太上长老穆星河……”

    “茅山派伏魔手昭乾真人……西云齐家家主齐凌老先生……”

    凌风侃侃而谈向岩虎介绍场中强者,相比从来没被人当回事的王正丰,眼下被其念到之人,无不纷纷欠身还礼。

    十分明显,凌风这位西云龙组正组长,在西云修炼界,声望要比王正丰高得多。

    很快,一溜介绍下来,但凡实力达到半步宗师,不管背靠宗门还是无根散修。凌风全没落下,至于实力再弱的,看岩虎那不耐

    烦的表情,凌风干脆省略掉了。

    “哼!早就听说你们西云修炼界不大老实,总跟坎海数国……尤其是安南那边眉来眼去。”岩虎眼带不屑,狠狠啐了一口,瞬间

    引起一片骚动。

    “特么这混蛋只有明劲大成,装什么装,老子一根指头就能碾死他……”

    “嘘,别冲动,人家可是代表着南方军区,碾死他容易,可上面那三架武装直升机你搞得定?”

    “时代不同,忍忍算了,真惹上南方军区,贺太行派几架飞机就能掀翻我们的宗门……”

    虽然有几名高手满脸不忿,但未等发作就被周围一些好友拉住。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位岩虎少校虽然开地图炮,但人家那眼睛都盯着对面青牛谷等人呢。

    这是打算激尤安和谭震他们动手?

    眼神无声交流,一些心机阴沉之辈,脚步轻移,默默后退了数步。看热闹可以,现在军方都扯进来,我们小家小业就不掺合了

    。

    岩虎虎目圆瞪,数息后发现尤安与程蕴面沉如水一言不发,眼见对方不接招,自己没了发作借口,这壮汉眼珠一转,开口喝到

    :“哼!好家伙,这里少说也得两百多号人,特么修为最差也是暗劲以上!说!今天你们在这里非法集会,是不是在搞什么阴谋

    ,意图颠覆我国!”

    见到岩虎手势,离龙小队咔嚓一声子弹上膛,头顶三架武直-19也是配合着将机载火炮调过来。

    “你……”听到这话,程蕴坐不住了,这大帽子谁戴得起。

    他眼神微凝看着岩虎:“这位军爷,当初建立龙组那位大人曾下严令。龙组为官方监控管理修炼界的代表,南方军区虽然必要情

    况下能够插手修炼界事宜,但却需要由司令亲下命令……”

    “要看公文是不,拿去!”岩虎挥手打断尤安话语,直接掏出一封红头文件扬了扬。

    见到上面那刺目的南方军区章戳,程蕴眼角一抽,更要命是站在一旁的凌风也说话了:“呵呵,这里还有京城龙组本部下的批文

    ,不知程谷主要不要过目?”

    看凌风从袖中拿出一份类似的红头文件,不仅程蕴暗道不妙,便是尤安也无法保持平静,抓着四象印的指节微微发白。

    “咳咳,既然两位手持公文,刘长老,去议事厅将宗门经营执照拿来。”程蕴与尤安相视一眼,决定退一步,现在可不比前朝,

    硬跟官方顶,绝对没好处。

    一名站在程蕴身后的中年儒士点点头,转身施展身法掠回山门。

    总算将青牛谷的气焰打压下去,岩虎和凌风暗暗松了一口气。

    可别说,他们两人之中,岩虎这位明劲大成就算了,至于凌风虽然半只脚踏入化境,但面对手持四象印踏入化境十年的尤安,

    他也是心中没底。

    虽然建国后,那位大人挟大胜之威逼得修炼界大部分宗门隐世不出,哪怕剩下几个也得依靠官方颁发的宗门营业许可证才能显

    世。

    但是,这十来年,龙组高手处于青黄不接的境况,反而这些宗门韬光养晦,逐渐从当年那场战争中恢复元气。

    刚才尤安真的翻脸,今天情况绝对不妙,头上那三家武直-19对付普通宗师还行,怼尤安这位,绝对不够看。

    不用片刻,那名中年儒士将宗门营业许可证取来,岩虎和凌风装模作样看了几眼,后者轻咳一声:“咳咳,执照三个月后过期,

    记得期限到了要去补办。”

    “嗯,现在说说吧,你们这伙人聚集在一起,到底要搞什么名堂?”岩虎带人走前几步,默默将费宇一行挤到身后。

    程蕴与尤安见状脸上露出果然如此之色。

    程蕴冷冷一哼:“这得问问这位费真人,居然今日带人过来诬赖我青牛谷指使原百蛊门外门长老盛昆袭击他们一行。”

    “哼!颠倒黑白,这事你们有没干,心里没有数?”听到这话,茅昭乾大怒。

    谷娉婷语带哭音,一边搀扶费宇,一边指着程蕴等人哭诉:“盛昆狼子野心,在我身上种下嫁衣蛊,你们竟然放任他施为,我谷

    娉婷只恨为何不早点脱离这个冷血的宗门!”

    “大胆!你们这些叛宗罪人,不仅不念宗门培育教导恩情,竟然还反咬一口。凌组长,趁着您与王组长在此。尤某申请清理门户

    ……”

    尤安知道岩虎这名突然空降下来的军方代表,明显屁股歪向沧澜居一方,连忙抢先一步,话音未落,已经向谷娉婷击出一掌。

    费宇向青牛谷问罪,这名女子乃是关键,只要灭了口,案子就翻不了。

    堂堂一名化境宗师偷袭一名内家巅峰,后者不久前还身中蛊毒,全场见状纷纷大哗,正当众人以为谷娉婷即将香消玉殒时。

    一声冷笑伴随着一阵刺目蓝光从一旁传了过来:“老小子,劳资早就等着你了,看炮!”

    “轰!”

    刺目的蓝色激光雷球迎上尤安那道掌印,两者相撞,可怕的气浪让场中高手暗暗后退一步。

    “哼!想要灭口,不是说没有证据吗?小吴,给我将盛昆带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