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云霞山避难所
    云霞山沧澜居,钱炎枫听到柳丙丁这话,不由得停下脚步。

    他脚步轻移走过去,躬身一礼问道:“前辈……”

    不比李茗鸾等人,钱炎枫对柳丙丁这位失去修为的宗师境,依旧保持着基本尊重。

    正在此时,一名马脸男子快步走过来:“钱少,李姐请您过去。”

    这一打岔,钱炎枫只得作罢,正当他起身向李茗鸾等人走去时,身后传来一声不屑的冷哼:“嘿嘿,赶着去送死吗?”

    “老东西,你特么找死!”马脸男子大怒,挽起袖子狠狠走向柳丙丁。

    “别妄动!”钱炎枫伸手拦住马脸男子,指指远处谈笑正欢的周馥兰两人。

    “走!”拍拍马脸男子的肩膀,钱炎枫对着柳丙丁发出一声长叹:“前辈修为被废,还是低调做人为好。”

    柳丙丁犹如未闻,只是对着马脸男子嘿嘿冷笑。

    眼见马脸男子又要发作,钱炎枫只得拉他离开。

    段天南的阵法,连老夫都看不明,弄不清,凭你们想靠死记硬背偷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不过这钱小子帮了老夫几次,说不

    得还得拉他一把,唉,阵法之道最重因果,苦恼,苦恼……”

    语调越来越低,柳丙丁缓缓起身,苍老的双眸紧紧盯着钱炎枫的背影……

    这处发生的变故,那边杜若却毫不知情,此姝正娇嗔摇着周馥兰手臂。

    “兰姐姐,这两天若若才开出三块灵田,等下少爷回来,若若一定会被骂惨啦。”

    周馥兰好气又好笑,戳了戳她光洁的额头:“昨天要不是你贪玩,现在你最少开出五块灵田。”

    “唉呀,兰姐姐,少爷在时天天催人家修炼,难得他离开两天,人家也就想放松一下嘛”杜若一边低声嘟囔,一边偷看周馥兰脸

    色。

    “呵呵,你这哪叫放松,得叫放飞自我。”周馥兰好气又好笑。

    杜若小脸一红,闹了一会后。

    她故作深沉起身说道:“罢了,赶赶进度,兴许还能在少爷回来前弄多一块灵田出来。反正费宇他们总共来了十个人,四块灵田

    的产出加上库存,短期内勉强也供应得上。”

    掰着手指算了片刻,这丫头挺起小胸脯,高声对李茗鸾等人娇喝:”李姐,麻烦你带几个人去库房找我师傅,请他发多一份阵法

    基石,我们赶在午饭前多开垦一块灵田……”

    眼见杜若粉衣飘飘掠过来,钱炎枫挥挥手,众人纷纷闭口不言,起身恭敬站在一旁。

    “钱少,你带众人先把土松松,等我回来就开始布置阵法,莫要耽误了杜若小姐的进度。”李茗鸾向众人使了一个眼色。

    众人了然,纷纷高声附和,喜得杜若大眼弯成两只月牙:“劳烦大家辛苦,待到灵田任务完成,若若会找少爷说情,放大家几天

    假。”

    “多谢杜若小姐。”

    “杜小姐人太好了,这些天困在山上,我都发霉了”

    “难怪天南真人那么宠杜若小姐!”

    这伙人以前在吴弘身边厮混,马屁之词开口就来,不用几句就让小杜若心花怒放,捂着小脸娇羞不已。

    总归是个小丫头,太容易对付了。

    李茗鸾与钱炎枫相视一笑,却没发现,不远处周馥兰见到这一幕,一双妩媚的美眸逐渐转冷。

    ……

    而此时,乘坐杜仲车子赶回云霞山的段皓,正好询问起这两天沧澜居的情况。

    “简少过来一趟,带走一批灵茶……”

    “周家又举办了一次拍卖会,听说丹药依旧供不应求,只是相比上次,这一回总收入反而略少了些许……”

    段皓点点头,语气平淡说道:“这情况很正常,这些宗门家族传承上千年,关系何等错综复杂。想来上次拍卖会后,一些大势力

    已经牵头开过小会,眼下我沧澜居产出的丹药,估计人家已经私下划分完毕了。”

    “什么!这样我们举办的拍卖会岂不是形同虚设?”杜仲惊讶回道。

    段皓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自信笑道:“放心,这些宗门家族,向来无利不起早。我与你师父早就有了应对的方法……”

    “哦!”杜仲闻言心中一松,点点头继续说道:“世俗界那几名董事长和总经理也送来不少东西,可听白道长说,除了玉石有点作

    用,其他东西都没什么价值……”

    他一边开车一边对段皓说道:“嗯,大概就是这些事了,哦!对了,听我师傅说,这两天小若若手下那群人有点不老实……”

    “哦?”听到这话,段皓脸上露出了然之色,戏谑问道:“他们忍到现在,已经出乎我意料。对了,哪些人参与其中?”

    全是上次京城那批公子哥。杜仲语气有些森然说道。

    段皓点点头,想起一人问道:柳丙丁呢?那老头有没掺合进去?

    这倒是没有,老家伙每天磨洋工混日子,几次惹得若若发脾气。可这老油条认打认骂,若若后来也不去管他,任由他吃饱睡,

    睡饱吃……

    杜仲显然也被柳丙丁无赖样气得不清,狠狠按了几下喇叭。

    “这老东西散修出身,早些年还将茅山派得罪狠了,相比出去外面担忧如何躲避茅山的追杀,还不如赖在云霞山颐养天年。”段

    皓玩味一笑,此言引得杜仲大惊。

    “这……这样一来,岂不是便宜了这老东西?”杜仲气愤说道。

    段皓戏谑一笑:“呵呵,我段天南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放心吧,这老东西我已经有了发落他的去处。”

    “那就好!少爷您一定得狠狠收拾他,要不然太便宜这老狐狸了。”

    ……

    一路无话,正当段皓通过杜仲了解山上情况时……

    秀越区公安分局,一名笑眯眯,带着金边眼镜的大胖子领着一名身材挺拔,相貌俊朗的青年走了出来。

    “包律师,这次麻烦你了!”钱能眼带凶光瞥了一下身后的秀越区公安分局,转身对那大胖子轻声说道。

    只是,让他吃惊的是,包营摊摊手苦笑道:“钱少,这事我老包还真没使上多少力,虽然不是周家嫡系出力,但他们也请动了市

    局二把手……”

    “哪是谁出手?”钱能闻言发出一声惊呼。

    “是我!”

    不等包营开口,临近一辆保时捷卡宴车门突然打开,走下赵才这名沪上大少:“钱能,找个地方谈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