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高手阿德
    一辆奥迪a6飞快行驶在花城环城公路,开车乃是包营这位花城大律师。

    “爸……,我跟赵少在一起……”钱能坐在后座,拿着手机看了一眼身边的赵才。

    “赵伍?那个过气的平天区地下大佬……”

    “什么!您让德哥过来?好,您让他直接去天祥会跟我们汇合!”

    挂掉电话后的钱能,嘴角微弯,自信对赵才说道:“赵少,这次我父亲派德哥过来,不管那姓段还是背后害我那人,这次绝对死

    定了。”

    赵才眼神微动,轻声笑道:“早就听说钱叔身边有一位忠心耿耿,实力惊人的保镖……”

    “哈哈,没错,那位保镖便是德哥,赵少,上次我父亲带我去花城地下黑拳赛玩,正好赶上德哥手痒,那天他可是在擂台上连续

    击毙了五名散打高手。”钱能傲然伸出五指说道。

    “我听说,比赛场的散打,基本都是花架子,真正高手都在地下黑擂……没想到,钱老板身边那位沉默寡言的壮汉这么牛逼……”

    包营脸色发白,发出一声惊呼。

    钱能闻言满脸得意,只是让他郁闷的是,赵才听到这话,却神色不变将话题岔开:“钱叔速度挺快啊,对方动用了周家的力量,

    他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调查出来。”

    “呵呵,俗话说有钱能让鬼推磨,钱家也就这点本事,哪比得了赵家在官面上的力量。”钱能眉头一皱,堆出笑容向赵才说道。

    这次是赵才捞他出来,多少还得念人家的情,大家都在富二代这个圈子混,一些潜规则就得遵守。

    果然,面对钱能伸过来的橄榄枝,赵才微笑接过话题主导权,微笑说道:“我父亲曾经说过,钱叔在经济领域,不是天才,得叫

    怪才。”

    “哎呀!赵伯父太客气了,我爸说,赵伯父才是他最为仰慕的商界高手……”

    ……

    别看两人接下来相互吹捧犹如多年好友,其实开车的包营知道,十句里面最少有七句是钱能奉承赵才。

    ‘不愧是沪上赵家,哪怕面对背后站着鹏城钱家的钱少,赵才也能反客为主,让钱少将主动权交出来……’包营瞥了一眼后座两人

    ,心中暗暗忌惮。

    别看眼下只是争夺小小的话题主导权,其实这关系到接下来,两人联手谁占主导。

    时间便在钱能与赵才的扯皮中渡过,等到车子停在天祥会,一名身穿黑西装,身材壮硕的大汉已经负手而立,显然等候多时。

    “赵兄,这边请!”

    “钱兄,请!”

    客套数句后,钱能带着赵才走到那黑西装壮汉面前:“我来介绍。这位乃是我父亲的保镖,德哥。”

    赵才点点头,淡淡说了一句幸会。

    察觉到赵才言语里的敷衍和无视,阿德咧嘴一笑,拱拱手:“这位肯定就是赵少了,少爷抬举,可当不起一个哥字,您称呼我阿

    德就好。”

    高手!

    感受到眼前壮汉身上一闪而过的气息,赵才脸色一变。

    刚刚他感到一股莫大的危机,而这种情况,却只在教他跆拳道的那名韩方教练身上体验过。

    ‘该死,这阿德恐怕已经隐隐摸到暗劲了,钱万顺怎么可能收复得了这种强者……’

    赵才心中充满了忌惮,脸上却不露声色对阿德问道:“德哥客气了!敢问您是否已经摸到明劲?”

    阿德微微一笑:“不愧是沪上赵家,没错,我正是一名明劲巅峰的武者。赵少下盘稳健,行走间双手挥舞有力,跆拳道最少也达

    到蓝带段位吧。”

    “明劲巅峰!”赵才嘴角一抽,要知道刚刚在路上钱能吹嘘此人,他心中对此人实力的评估,最高也才初涉明劲而已啊。

    钱能站在一旁笑吟吟道:“德哥猜得真准,赵兄从小修炼跆拳道,去年已经拿到蓝带段位。”

    “钱兄说笑了,我这点小把戏,可别在德哥面前现眼了,他可明劲巅峰的强者啊!”赵才脸色微红。

    “唉,我是不懂这些,反正两位都是高手就是了。哎,我们站这里干什么?来来来,赵兄这边请……”钱能哈哈大笑,自然而然

    将主导权抢回来。

    形势比人强,赵才只能服软,跟着钱能几人来到一处幽静的院落。

    “德哥,我父亲对这事怎么说?”刚刚坐下,钱能就直入主题。

    赵才闻言坐直身子,这次他动用家族力量将钱能拉出来,正是准备让钱能动用钱家的力量帮他解决段皓。

    毕竟赵家虽然牛逼,但眼下身处南粤的他,一些事情要做,真的不如钱能这种地头蛇。

    阿德耸耸肩:“老板的意思,那就是让赵伍消失。”

    “赵伍背后乃是赵军,而赵军在周天石心目中的地位可不低,万一惹来周家插手……”赵才沉声对阿德说道,自己只不过想借用

    钱家的力量对付段皓,可不想去招惹南粤周家。

    “呵呵,赵兄,要是在以前,我父亲肯定不会做出这种决断。可眼下……”钱能戏谑摇摇头。

    赵才好奇问道:“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内情?”

    “这个问题,包某可以解答。要知道赵伍不久前据说做了一件得罪周家的事情,眼下已经被周家摘去平天区地下大佬的头衔。这

    次道理在我们这边,以他与周家的关系,这官司打到周老爷子面前,我们也有理说。”包营嘿嘿一笑解释道。

    眼见赵才露出了然之色,钱能大笑说道:“赵伍手中也就那个刀疤可堪一用,我们有德哥坐镇,绝对稳赢不住。只是事后,万一

    官面上的人追究起来……”

    赵才知道要自己出场了,轻咳一声说道:“不要留下目击证人和证据,事后我让人弄个人口失踪就行了。”

    钱能三人相视一笑,毕竟赵伍不久前还是平天区地下大佬,这种人物可以说是官方的重点监控对象。

    眼下要他的命,如果没有官面上的人物擦屁股,可能事后祸事没有,麻烦却不断。

    三言五语判了赵伍死刑,钱能心中大快,高声叫人开香槟庆祝时。

    款筹交错,杯来酒干。

    阿德作为这次行动的主力,自然成了席上主角,很快就喝高。

    赵才瞅个机会对他说道:“德哥到时候能否帮我解决一个人,事后我给您两百万辛苦费。”

    “哦?”听到有两百万外快收入,阿德醉眼微微一睁:“哪个……哪个倒霉鬼惹到赵少头上!放心!德哥帮你解决,到时你顺便报

    到失踪人口上去……”

    “花城大学,一位姓段的教授!”

    “没问题……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我一根手指就能掐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