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秘宝动人心
    眼见阿德无视自己对赵才大包大揽,钱能有些不喜,虽然他也准备抽空对付那名段教授,可那天周小七三人几次出面维护此人

    ,万一这姓段与周家有些瓜葛……

    想到这里,钱能拿着酒杯眉头紧锁。

    要在以前,以他钱家大少的性格,此时肯定干掉酒水牙齿蹦出一个“埋”字!

    可经过这次被拘留后,钱能终于明白父亲叮嘱他在花城低调行事的原因。

    南粤这潭水太深了,自己家族也就是在鹏城有点影响力。

    到了花城这边,人家一个秀越区公安分局局长都不用卖你钱家的面子,没见包营这位大律师在里面说了两小时,连杯开水都没

    喝上?

    钱能的犹豫落入赵才和阿德眼中,前者笑而不语,后者睁开一双醉眼看过来:“少爷……你不用担心……区区一个大学教授……”

    “啪!”阿德狠狠将酒杯砸到玻璃桌上:“赵伍我们都敢下手,难道还要在意这种小角色?”

    “这……”钱能踌躇了,他知道自己的举动,在这名桀骜不驯的保镖看来,完全是拦他财路了。

    “钱兄,我跟花城公安局副局长侯永倒是说得上话。”赵才看了一眼钱能:“不如这样,我让侯局安排下,找个由头将那姓段弄进

    去,到时候看看周家的反应……”

    “咦,这个法子好!”钱能眼神一亮:“如果姓段后面站着周家高层,赵兄就让侯局放人,我到时候跟你上周园解释一下。如果只

    有周小七几人跳出来,你也让侯局放人,我们找个偏僻的地方……”

    并指如刀,狠狠在脖颈划过,钱能阴恻恻笑了。

    赵才微笑举杯,心中满是不屑‘钱万顺怎么生出一个欺软怕硬的怂货,要不是身处南粤,本少身边无人可用,这种废物给我赵才

    提鞋都不配,还什么跟本少并称花城新生四大公子……’

    “对付一个大学教授,搞得这么复杂……”阿德闷闷又干掉一杯轩尼诗xo。

    “哈哈,德哥,您别生气,我爸这段时间竞选鹏城人大呢,这不是怕发生万一嘛……”钱能堆起笑举杯道:“反正以德哥您的手段

    ,料理那人不用三秒,到时候,还得请您受累。”

    “三秒?特么这种书呆子,劳资一秒就能扭断他的脖子。”阿德转身对赵才喷出一股酒气:“赵少,您这次找对人了!不是……不

    是我阿德乱吹。我出手,保证比你去黑市找杀手稳妥。那伙人动不动就上刀子上枪子,红的白的乱溅,容易落下痕迹,不如我

    用手利落……”

    “要不这样,您多加一百万,到时我安排个上风口位置,你可以……你可以全程观看,我让您见识见识,什么叫杀人的艺术……”

    唾沫横飞,阿德越说越起劲,赵才有心让他当枪,但凡要求全部答应。反正几百万,对沪上赵家来说,那都不是事。

    他们两人打得火热,气得钱能牙关紧咬。

    阿德此人有两个弱点,一个贪财,一个好酒。平日有自己父亲压制还好,现在父亲不在,明显此人不将自己当成一回事。

    钱能隐晦看了一眼赵才,心中暗道‘此事还得让孙通参与进来,要不然,我根本无法压制此人。当然,如果能叫来李申那家伙就

    更好了……’

    ……

    不说那边钱能与赵才谋算对付段皓,却说青牛谷认怂交出三件宝物一事,不等费宇一行返回南粤,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京城

    。

    京城,峰妙山,简家祖地。

    “三件秘宝,不知有没有上元凝脉丹?”简老拿着手中一张薄薄的纸张,独目闪过一抹火热。

    坐在他下首那名西装革履,英气逼人的青年眼神一亮,连忙开口问道:“老祖,上元凝脉丹便是治愈您体内暗伤之物?”

    简老点点头道:“没错,这种丹药专门蕴养修炼者受损经脉,华国修炼界,除了那些隐世宗门,当下在世,恐怕也只有青牛谷存

    有。只是……”

    青年起身说道:“老祖有何顾忌?我们简家几次与沧澜居共进退,区区一颗丹药,天南真人肯定舍得。不如我立即南下,与君豪

    叔父同上云霞山为您求丹。”

    此人乃是简家旁支五代,虽然年岁与简君豪相差不大,但是辈分却差了一辈,名为简剑心,暗劲初期修为。

    简老脸上露出一抹欣慰,轻声笑道:“去是一定要去的,段天南逼得西云两大宗门低头,可以说是威震南方。我简家作为沧澜居

    的盟友,总得派人上门贺喜一番。”

    “至于丹药一事,你到时与君豪找个时间与段天南谈一谈……”

    “嘿!现在都不知道费院长有没从青牛谷秘库取出此丹,我们瞎操什么心……”简老言到一半,骤然失笑。

    简剑心摇摇头:“老祖,这事我看可行,便是费真人没有带出此丹,我们也能通过天南真人出面,向青牛谷购买一颗。”

    “更何况,天南真人这次威震西云南粤两省,只要他愿意开口,青牛谷敢不给吗?”剑眉一扬,简剑心双眸闪过一抹精光。

    “这……”简老有些踌躇。

    简剑心知道简老动心了,上前拱手道:“老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西云一事后,天南真人的威名必定流传开来,日后不知多少

    势力要与沧澜居结盟。我简家实力尚未恢复,以后恐怕在沧澜居盟友中,话语权会越来越低啊!”

    简老闻言脸色一变,起身点头道:“此言有理,这样,你带上三万灵能。如果费院长从青牛谷带来的丹药有上元凝脉丹,你便直

    接跟段天南求丹;如果没有,便请他出面,向青牛谷购买一颗。”

    “是!孙儿立即启程……”

    ……

    同样一幕,发生在数个与沧澜居交好的宗门势力之中。

    没办法,修炼界的丹药太缺乏了。末法时代的地球,太多灵药材料绝迹,以致无数丹方凑不全材料。

    便是青牛谷号称以丹道立宗,类似上元凝脉丹这种丹药,也是多代前流传下来。只不过这种丹道宗门手握秘法,延缓丹药药效

    的流逝,让无数身患隐疾的老不死看到些许希望。

    要不然,只靠一个化境宗师尤安,青牛谷有什么资格能够独吞南方修炼界的丹药生意。

    说到底,还不是宗门秘库封藏的丹药,关系到时下修炼界无数高手续命或者治伤的希望。

    “哼!三件秘宝,还是费宇这个前青牛谷太上长老挑选出来!嘿嘿,亏老夫还苦思如何对付你段天南,没想到你手下给你挖了这

    么大一个坑?这次老夫倒想看看,你段天南如何过了得这一关!”吴天宇手持一根藤杖,轻声一笑:“来人,让万通阁将这消息

    传出去。”

    “是!”

    一道黑影从阴暗处闪出来,对吴天宇躬身一礼,随后推门出去。

    很快!

    沧澜居下属炼丹院院长费宇,于昨日从青牛谷秘库中得到三件宝物一事,飞快在修炼界传播开来,无数隐修或自封的老怪物,

    纷纷被座下徒子徒孙唤醒。

    “云霞山……沧澜居……段天南?”类似的长叹,或不屑、或凝重、或戏谑,标示着刚刚踏入沧澜居的段皓,即将卷入一处更大的

    风波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