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外院管事
    云霞山腰,暖风习习。

    可李茗鸾等人此时心中却一片冰寒,恐怕要不是顾忌段皓,现在非指着柳丙丁的鼻子破口大骂不可。

    不是说宗师不可辱吗?

    你这算哪门子宗师境?

    可惜,不等他们心中吐糟柳丙丁的节操全无,眼前老者接下来的行为,却几乎将他们打入深渊。

    “天南真人,这些小混蛋最近可不老实,小老儿一直看在眼中。您那身份对付他们太掉价,不如小老儿代劳如何?下毒活埋抹脖

    子,腰斩绞刑五马分尸,您吩咐一声就好了,嘿嘿……”

    柳丙丁笑得脸上的褶子差点挤出花来,枯瘦的双手搓动间,一双三角眼蕴养凶光,看向李茗鸾等人犹如一群待杀的牲畜。

    寒气!

    无边的寒气瞬间充斥胸腔。

    不管是李茗鸾还是其他京城世家子,纷纷收起心中不屑,转而感到一股深深的畏惧。

    人家再如何没节操,那也是宗师境。

    更何况,人家卑躬屈膝也得看什么人?以自己等人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此老便是真的出手灭杀自己,恐怕家族也不会为自己

    出头。

    毕竟,为了一群修为被废的死人,去得罪一名宗师境,恐怕全修炼界,没有一个宗门或者家族的领头人会做这种蠢事。

    “柳前辈……您……您大人有大量,看我们家族份上,别跟我们这些小辈一般见识……”李茗鸾此时哪敢卖弄风骚,一张俏脸血色

    全无苦涩笑道。

    “柳前辈,饶了我们……”

    “柳前辈,之前是我们不懂事,你要打要罚只管说,饶我们一条狗命啊……”

    ……

    这些京城世家子能够在吴弘身边厮混,哪个不是人精。

    他们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老者真的动了杀心,一时间人人胆寒,纷纷痛哭涕零,不少人甚至一边扇着自己耳光,一边跪下忏悔

    。

    “嘿嘿,老夫往日还真的可能放过你们一马,可惜眼下老夫自身难保啊。”柳丙丁嘿嘿冷笑,转身对段皓说道:“天南真人,老夫

    已经将茅山派得罪狠了,所谓债多不压身,虱子多了不愁,干脆帮您把这伙烦心玩意解决得了。”

    李茗鸾等人闻言大惊,不少人直接瘫倒晕厥过去。杜仲见状冷笑不语,拉住有意上前求情的杜若。

    过了数息,正当李茗鸾等人感觉彷如过去一个世纪之长后,一直啜着微笑的段皓,终于开口了。

    “呵呵,你这老货,算盘打得挺响,杀了这伙人,躲在沧澜居,人家不还是将账记到我段天南头上?”段皓指着柳丙丁笑骂道。

    此老闻言讪讪,正待开口,却被段皓挥手止住:“不用说了,现在给你两条路选,第一条,我护山阵法缺一个主持之人……”

    “老奴柳丙丁,拜见少主!”

    不等段皓说完,柳丙丁便啪得一声跪到他脚下。

    这一幕,又是将李茗鸾等人震得不轻。

    秒跪?

    您老人家还要不要脸了?

    李茗鸾已经完全无语了,感觉脑细胞都有点不够,因为今天所见,几乎无数次刷新自己的三观。

    段皓嘴角一弯,戏谑笑道:“这么快就做出选择?为何不等我说完,说不定第二条路的待遇更好呢?”

    柳丙丁舔着脸笑道:“当初老奴有眼无珠,两次跟少主作对,战后少主留老奴一条狗命,眼下又不追责老奴私下借助云霞山灵脉

    冲破封印之罪过。如果加上收留老奴在山上,避开茅山派的追杀……”

    此老越说越低声,苍老的双眸逐渐潮湿,李茗鸾等人见状心中暗暗大骂‘装!继续装!这演技,您等下掏出一只奥斯卡小金人我

    们都惊讶了。’

    不仅李茗鸾等人心中腹诽,便是杜仲兄妹,此时也是有些鄙夷看向跪在段皓面前的柳丙丁。

    可惜,相比众人满脸鄙视,场中段皓却是心中长叹,他知道,这老头确实真情流露。

    毕竟这老家伙一生太过悲催。

    年少慕道,历经千辛万苦寻到茅山派,却被上任茅山掌教凌凤骄一句‘脑有反骨,不堪造就’拒之门外。

    想那凌凤骄在当时修炼界何等地位,这一句判语,完全可以说绝了柳丙丁拜入其他宗门的途径了。

    其实要是当年段皓在场,非喷他凌凤骄一脸唾沫不可。

    这明显就是以貌取人,修仙者选择传人,看根骨、看心性、看资质、看缘分……

    什么时候相貌成为硬条件了?

    要知道,只要经过雷劫洗礼,踏入入品境界,那时候完全能够借天雷中的造化之力重塑肉身。

    而那些渡不过雷劫的低级修仙者,已经在劫雷中化为飞灰,更是不用考虑这个问题。

    毕竟在灵空仙界,唯有踏入入品境,才有资格自称修仙者。

    前面开穴、通脉、凝窍三境,只不过堪堪摸到仙道的大门罢了,说白就是相当于地球古时两军对垒时的炮灰。

    收个炮灰,您茅山派还考虑个相貌问题?

    这不是笑话吗?

    想到这里,段皓轻轻摇头,上次茅清铃对待白丹青就看得出来,茅山派可以说自上而下,人人注重外表颜值。

    看来随着末法时代到来,不仅地球灵气大减使得修炼者进阶艰难,更是因为难出高手,造成各大宗门高层眼界狭窄。

    难怪前世自己证得天龙金身降临地球,却一个修炼者都没发现,连茅山派这种大宗门都出现问题,更何况其他……

    “起来吧!以后也不用自称奴仆,我段天南不喜这一套。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沧澜居外院管事,负责管理护山阵法。”段皓轻声

    一叹,挥出一股柔劲,将柳丙丁扶起。

    “少主……”柳丙丁微微一颤,从袖中取出一枚槐木牌:“这是老朽一缕魂魄……”

    嘶……

    槐木魂魄牌!

    这面木牌,让全场响起一片抽冷气的声音,李茗鸾等京城世家子,更是双眼赤红,这可是能够控制一名宗师境性命的宝物啊!

    “呵呵,你自己收好吧。我段天南要是需要这种左道之法驭下,还能踏出这方天地吗。”段皓傲然一笑,让全场人人色变,这可

    不是大白菜啊,而是一尊宗师境心甘情愿交出来的魂魄啊。

    想自己家族那些客卿,最多也就是在禁地留下一缕气息罢了,这种类似将魂魄交上的举动,恐怕也只有那些传说中的隐世宗门

    才可能发生……

    看着柳丙丁应言将手中槐木牌搓成粉末,李茗鸾等人眼睛都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