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花老的信
    未等李茗鸾的目光从柳丙丁手中那搓木屑中移开,此老双眸已经阴冷看过来:“少主,费老头这次回来,必定带来不少青牛谷

    弟子。这伙人留着也是浪费粮食,干脆……”

    话犹未尽,可言语中的杀意直让李茗鸾等人肝胆欲裂,好在,正当他们惶惶无措之时,一道焦急的呼喝声由远而至:“天南真人

    ,手下留情!”

    众人闻言大喜,寻声望去,发现是花钟与明炎道人一前一后掠入场中。

    “呵呵,花组长,你不在龙组公干,来我这沧澜居何为?”段皓嘴角微弯,眼带戏谑看向花钟两人。

    花钟眼角余光瞥了一下李茗鸾等人,对段皓拱手说道:“天南真人,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花某得知您返回南粤,特意提前过来

    ,乃是为了李茗鸾等人而来。”

    “少爷,花组长几天前代表京城钱李等世家,希望以每个俘虏五百灵能,将这群人赎买回去。”慢一步赶来的杜灵尘走到段皓身

    边:“因为您当时还在西云,所以老朽与白道长商议后,决定等您回来决定。”

    “天南真人,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这里有花家和简家两位老祖的手书,您请过目,还望您高抬贵手啊。”明炎道人见状上前

    一步,从袖中掏出两封书信。

    柳丙丁立马上前接过,恭敬转交给段皓。

    李茗鸾等人得知家族派人赎买自己,人人面带喜色,其中一两个心性较差,更是向柳丙丁露出挑衅的眼神。

    看到没?看到没?

    什么叫京城世家?

    这就是京城世家!

    什么要将我们下毒活埋抹脖子,腰斩绞刑五马分尸……

    特么也不想想,便是他段天南同意你柳丙丁乱来,那也得看我们背后家族答不答应!

    这不,堂堂南粤龙组两名组长亲自过来,同时还带了京城花家简家两名老祖的手书!

    这两位可都是与你这老货的新主子交好的存在,有他们出面讲情,他段天南敢不放人?

    说不定!

    等下还得礼送我等下山呢!

    眼见段皓拿着两封书信观看,这群人看向柳丙丁的眼神十分不善,其中不乏有人暗中下定注意,一旦回到家族,便让族中高手

    南下。

    ‘哼!居然这么折辱本小姐,本小姐就不信,你柳丙丁能够在云霞山沧澜居躲一辈子……’妩媚的大眼微微眯起,正当李茗鸾暗生

    杀机时,一声轻笑让她脸色一滞。

    “一人五百灵能,花组长不是在跟我段天南说笑吧?”段皓将两封书信递给柳丙丁,戏谑看向站在一旁的花钟两人。

    李茗鸾听到这话,心中一突,骤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接下来的一幕,完全证实了她的预感。

    只见花钟上前对段皓说道:“天南真人,这种废物,一个能卖出五百灵能,已经算是不错了……”

    明炎道人也上前劝道:“天南真人,一点灵能相当于一万美金,五百灵能就是五百万美金。想贫道这个南粤龙组二把手,每年的

    工资也才两百灵能而已啊。”

    段皓闻言戏谑一笑:“那是你们的价格,跟我段天南有何关系?别忘记,现在人在我手中,那就得按我的价格来。”

    “天南真人,这……”花钟脸色有些难看,压低声音说道:“段兄,这次十来个家族高层堵到老祖面前,老祖也是没有办法。毕竟

    花家传承上千年,任何一个京城世家,或多或少都有点挂碍。您便看老祖面上……”

    段皓戏谑看了花钟一眼,取过柳丙丁手中花万均的书信,塞了过去:“嘿嘿,花兄,不如你看看花老与我的书信?”

    “这……”花钟一脸狐疑展开信纸,只见上面铁画银钩,仅有寥寥数字……

    ‘别跟这群混蛋客气!’

    花钟一口老血险些喷到信上,一张圆圆的脸庞突白突红,吓得一旁明炎道人默默后退几步。

    李茗鸾等人眼巴巴看着,不知那薄薄一张信纸上到底写了什么,居然让花钟这位南粤龙组组长如此为难。

    “麻烦了,估计花老措辞比较严厉,让花组长为难了!”那名马脸男子低声在李茗鸾身边说道。

    旁边一个略微矮胖的男子点点头:“可不是,花老必定在信中严令花组长将我等赎买回去,这下难办了,他老人家也不看看,这

    段天南岂是容易说话之辈……”

    “啧啧!花老这种上了年纪的老人,总有考虑不周的时候,也不想想,他段天南行事何等霸道,其实……其实也不一定非要五百

    灵能,加多一点,想来我等家族也是愿意的……”这是另外一名略显阴气的男子。

    旁边另外一名壮硕男子感慨接着说道:“这可不是加多少的问题,想想这些家族老祖,哪个不是言出如山?段天南再如何牛逼,

    总归是一个年约二十的青年,你们想下平日老祖呵斥我等家主的态度,便可知道,这信中绝对没有好话!”

    “唉,花老这信,肯定将事情弄僵了!”李茗鸾长长一叹,犹如最后总结。

    ……

    别看这些人满脸唏嘘,其实都是满脸自矜,原本弯了好些天的脊梁,不知不觉也挺直起来,显然又开始陷入世家子弟的优越感

    之中。

    见到这一幕,杜仲兄妹两人很是恼怒,杜灵尘双眸微眯,柳丙丁连连冷笑,唯有明炎道人上前拉拉花钟的衣袖:“组长,花老信

    上到底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花钟闻言终于回神,苦笑扬扬手中信纸:“老祖只有一个意思,此事我花家不插手了。”

    “什么!”

    “不可能!”

    “花组长,您是说笑吗?”

    “这……这……”

    花钟此言引得全场大哗,尤其李茗鸾等人,更是纷纷惊呼出口。

    “老祖就是这个意思,道长可以看看。”花钟满脸无奈将手中书信递给明炎。

    等到后者接过细看,花钟转身看向陷入慌乱的李茗鸾等人。

    相比面对明炎的好言解释,对这群人,花钟可没什么好语气:“凭你们这群废物,值得本组长哄骗你们?别说我花家老祖,便是

    简家老祖给天南真人的信件,上面的内容估计也差不多。”

    “花组长,您身为南粤龙组组长,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啊!”

    “没错,花组长,刚刚他们可是有意将我们下毒活埋抹脖子,腰斩绞刑五马分尸啊!”

    “眼下可是现代社会,花组长,救我们一救!”

    “呜呜……我们能报警吗?”

    崩溃了!

    这群世家子,听到花钟这话,全部都崩溃了,哪怕李茗鸾这位领头人,此时也眼前一黑,软软瘫倒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