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京城明家
    京城修炼界,正当无数三四流势力摩拳擦掌,翘首以盼吴李等世家向沧澜居宣战时,一个消息从钱家传了出来。

    钱家老祖钱云仙,已令钱家高层,将于近日南下赎回钱家嫡子钱炎枫。

    “这……这怎么可能?钱家居然答应了段天南的要求?”

    “钱家妥协了?吴李等家族怎么说?”

    “不知道,还没消息,不过这也太夸张了吧,以钱家的实力,怎么可能认怂?”

    ……

    钱家这一举动,瞬间震惊了无数人,未等众人消化这个消息,吴李两家又有人站出来发话。

    “三日内,我等将会派出使者前往南粤,赎回被扣押的家族子弟。”吴家一名气势威严的中年人,惜字如金,只十来字就震得京

    城修炼界鸦雀无声。

    不仅钱家,吴家等世家也认怂了?

    该死,这世界太疯狂了,每人两千灵能的赎金,以被扣押的人数,那加起来赎金可就接近六万灵能了……

    这可是相当于六十亿华国币!

    此时乃是零四年,华国房地产即将腾飞的时代,不比后来那些房地产互联网大佬动不动上千亿的资产。

    零四年,六十亿华国币,除了吴李等传承千年的世家,这些京城三四流势力,估计没有一家能够拿得出来。

    眼红了!

    无数自发为吴李等家族摇旗呐喊的势力眼睛都红了。一时间远在南粤的沧澜居,不知吸引了多少嫉恨的目光。

    ……

    京城明家祖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抚须长叹:“钱云仙宠溺后代在京城修炼界那是出了名的,但是吴家和李家的举动就让老夫

    摸不着头脑了……”

    堂中数十名气势不凡的男女,纷纷点头,这些都是京城修炼界三四流势力的代表人。

    “明老,您看,眼下吴李等家族都认怂了,我们……我们之前的行为……”一名身穿墨黑蜈蚣衫的壮汉上前一步,对此老拱手问道

    。

    这人乃是京城一家武馆的馆长,属于这几天蹦跶得最欢那撮人。他看到吴李等京城世家服软,开始担忧自己马屁没拍成,反而

    得罪了沧澜居这个神秘的新兴势力。

    明老戏谑看了此人一眼:“这点倒是不用担心,如果那段天南真有实力逼得吴李等世家低头,以人家的水平,会跟你们这个档次

    的人一般见识?”

    此言一出,场中响起一片讪讪的尬笑,不少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相比之前忐忑不安,此时心中却是略微一松。

    “明老,您也知道京城修炼界是什么情况,要说在场诸位,哪家离开京城,放到其他省份,不是响当当一流势力。可在京城……

    唉……”壮汉苦涩一笑。

    他的诉苦引起不少人共鸣,有人低声嘟囔道:“这墙头草的日子,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这次大家为他吴李等家族摇旗呐喊,

    从头到尾,人家可曾正眼看过我们一眼?”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唯有无数道眼神暗中交汇。

    明老见状笑而不语,等到这伙人陆续离开,才洒然一笑:“一群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这时候堂后走出来一名相貌俊朗,西装笔挺的青年,他沉声附和道:“爷爷,看来,不仅吴李等世家要派人南下赎人,这些墙头

    草也会派人与段天南接触了。”

    明镜台,京城明家三代领头人,半步宗师高手。

    明老欣慰看着这名最杰出的后辈,长叹一声:“我明家曾经也是与吴李家族并称的大世家,可惜百年来连续走下坡路,逼得老夫

    不得不聚拢这些人自保,以免被简家那般被吴李两家欺压。”

    听到吴李两家,明镜台眼神微冷,双手紧握成拳:“那些混蛋岂能依靠,我等多次警告他们不要对沧澜居落井下石,可这伙人哪

    个不是当面应承,背后自行其是。呵呵,现在见到吴李等家族服软,就赶来我明家寻求庇护,一群小人!”

    明老淡淡一笑:“墙头草,两边倒,我明家与这伙人打了数十年交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群人的尿性?”

    “哼!要不是父亲被吴家高手暗算,以我父亲才能,我明家早就崛起。爷爷,我即可启程,只要能从段天南手中买到三昧烈阳丹

    治愈父亲旧伤,那时候……”明镜台星目微眯,闪过一抹杀机。

    “三昧烈阳丹虽然乃是青牛谷珍藏宝丹,但也不知费宇有没将其从青牛谷秘库中带出来。你带上四万灵能,能够买到自然要买下

    来,如果买不到,便暂时留在南粤,近距离观察那位段天南,看看此人是否值得我明家结盟。”明老眼神微凝。

    明镜台闻言一惊:“四万灵能!爷爷,这样一来……”

    “傻孩纸,你父亲的伤势撑不了多久了,人要是没了,灵能留下再多又能如何?”明老哈哈一笑,抛给明镜台一张黑色灵能卡:“

    去收拾东西吧,此事宜早不宜迟,下午你就出发。”

    明镜台小心收起灵能卡,他知道,这四万灵能对日渐西山的明家来说,可以说是爷爷的棺材本了,如果买不到三昧烈焰丹……

    回想每日备受寒毒煎熬的父亲,明镜台抹去眼中湿气,对那微笑看向自己的老者点点头,转身走出大堂。

    ……

    南粤,云白机场。

    相比往日,这几天,安保级别骤然提升了数倍,一名名相貌刚毅,气势沉稳的黑西装,眼神锐利查探着一名名出入的旅客。

    “嗯,你们下去忙吧。现在机场附近驻扎了南方军区一个连的兵力,你们不用担心,这是属于特殊情况,有事情,上面也不会怪

    到你们机场方面。”花钟淡淡对面前两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说道。

    “长官,那我们告退了!”点头哈腰,这两名机场负责人一边擦着汗,一边小心退出原本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等到这两人出去,明炎道人苦笑摇头道:“自从天南真人入世以来,老道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明炎师叔此言差矣,我倒是觉得以往的南粤修炼界死气沉沉,自从来了天南真人后,总算有点起色!”松月摇摇头。

    此言引得房中或坐或站的各位高手点头附和,别看大家这段时间挺累,整天在段皓后面帮他收尾,可好处也得了不少。

    不说那两卷引得华国各省龙组分部眼红的苍霞子道书,只时不时从沧澜居得到的玉符,灵茶、丹药等修炼资源,便让众人实力

    上拔了一大截。

    要不是大家都在登记在案的特殊公务员,说不定,此时都跳槽到沧澜居去了。

    明炎与花钟相视苦笑,正当要说两句笼聚人心,却见那手持铁算盘,身穿长衫马褂的老者推门进来:“报告,费宇一行乘坐的飞

    机已经安全降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