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群獠阻路
    “来了!”

    花钟与明炎相视一眼,脸色沉重站了起来。

    “诸位同僚,费宇带给段天南那三件物品,不知引得多少人觊觎。等下要是有哪些不开眼的敢硬抢,你们全给我下重手,尽量将

    影响控制在云白机场内!”花钟沉着脸,双眸横扫全场。

    “是!组长!”众人闻言一凛,齐声应是。

    正当花钟和明炎带人赶往机场出口时,云白机场突然多出许多气势晦涩的陌生人。

    “呵呵,青牛谷三件秘宝,我血衣会要定了!”一名身穿大红披风,眉发皆白的青年看着机场出口,一脸傲然点起一根雪茄。

    贺一鸣,血衣会会长,半步宗师,曾经横击宗师境全身而退,南方修炼界公认宗师之下第一。

    候机室,三名相貌难以分辨异同的壮汉,抬头看向玻璃窗外一架缓缓降落的波音747,中间那名壮汉闷声闷气说道:“等下我们

    兄弟先礼后兵,只向费真人讨要一件秘宝就好。”

    “大哥,凭我们合击阵法,犯得着跟那费老头客气?全抢过来得了!”左边的壮汉不满开口。

    “说什么屁话!你也不看看人家背后站着什么存在?”中间壮汉大怒。

    右边的壮汉有些不服气说道:“我们称霸闽东时,他段天南还在吃奶呢!什么威压南粤西云二省,十有**是南粤修炼界吹出来

    的!”

    “少特么废话,你当老大还是我当老大?”中间壮汉脸色冷了下来。

    眼见大哥发火,其他两人虽然不服气,却也不敢多言,忍着气向机场出口走去。

    向氏三兄弟,半步宗师强者,合练一套合击阵法。曾有宗师境饮恨于这三人联手之下,乃是闽东修炼界知名邪道高手。

    正当他们三人赶往机场出口时,又有一名手持折扇的青年,一名相貌妩媚,衣着暴露的红裙女子,两名带圆墨镜,背负古琴琵

    琶的老者陆续现身。

    这些都是周边数省上得了台面的强者高手,至于那些不入流,修为堪堪摸到内家或者暗劲的强者,更是数不胜数。

    或独自一人,或三五成群,这些人相互戒备,各自在机场出口占据一处位置。

    对于这一幕,云白机场早有预料,通过调整航班,提前一小时清场。

    此时除了那两名机场负责人,其他工作人员都被撤走,可以说已经被南粤龙组和南方军区接管。

    南方军区派来的是一名皮肤泛红,身材高瘦的青年。

    他背负一根造型特殊的枪械,赤红双眸横扫全场:“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敢冒出来,也不想想,以你们的实力,有资格染指那三

    件东西?”

    “哼!”

    “嘿嘿……”

    有人冷哼,有人冷笑。

    青年这话,不仅没有起到警告作用,反而引来不少不善的目光。

    明炎道人抓着玉柄拂尘,压低声音说道:“组长,目前老道认得出来历,便有数十名半步宗师,这场面恐怕我们龙组压不住啊!

    ”

    “压不住也要压!我们出手还有分寸,真惹到云霞山那位下来,事后还剩几个活口?”

    花钟阴沉着脸,相比看出半步宗师的明炎,他已经认出两名京城世家派来的宗师境,心中暗骂京城世家不记打,老是派人过来

    送死。

    军装青年见到龙组等人满脸忧色,嘿嘿笑道:“司令让我带了一个连的兵力过来,真有些人不开眼,劳资倒想看看,他们抗不抗

    得下现代枪械的大口径子弹!”

    他言罢挥挥手,场中数十名离龙小队特种兵,咔嚓一声将手中枪械上膛,让原本紧张万分的气氛,又多了一分肃杀。

    这一幕让场中高手脸色都沉了下来,一些明劲暗劲修为的强者,此时才惊醒,凭自己的修为,根本没资格掺合这事。

    相比不少醒悟过来的强者默默后退,血衣会的贺一鸣、向氏三兄弟、红裙女子、折扇青年以及琵琶古琴二老等十来名强者却不

    为所动,显然没把军装青年的威胁放在心上。

    军装青年见状暗怒,要不是花钟没有发话,估计已经下令开火。

    毕竟军方一向对于修炼者这类人没好感,尤其近代那位大人挟建国之威,逼得大量宗师家族隐世后。充当马前卒的军方,更是

    与修炼界的关系降到冰点。

    时间在凝重的气氛中渡过,大约十分钟后,伴随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费宇一行从这个临时隔离的出口走了出来,引得全场一

    阵骚动。

    “费真人,别来无恙!”花钟一声长笑,带人向费宇一行迎上去。

    费宇见到这场面,心中了然,带着谷娉婷一行快步走来,后者怀中锦盒,瞬间吸引了在场无数道贪婪的目光。

    “劳烦花组长与诸位前来接机,老朽实在过意不去!”费宇拱拱手,随后在花钟的引荐下,得知那军装青年正是南方军区离龙小

    队另外一名分队长——烈豹。

    正当费宇在花钟烈豹等人簇拥下,走向机场出口时,一名身披大红披风的男子拦住他们去路。

    “费真人,我乃血衣会会长贺一鸣,听说你从青牛谷秘库中拿走三件宝物,不知可否过目一看!”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无数道探寻的眼神汇聚到费宇身上。

    “混蛋!你是什么身份,敢跟费真人这么讲话!”明炎道人看不过去,站出来喝道。

    贺一鸣冷冷瞥了他一眼:“我跟费真人讲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老杂毛多事,给老子滚!”

    言罢,不等花钟等人反应,贺一鸣向明炎道人挥出一道红光。

    谁都没想到此人一言不合立即出手,等到反应过来,那红光已经击碎明炎道人护身宝物,狠狠击中此老胸口。

    “噗!”明炎张口喷出一蓬鲜血,往后就倒,一对鼻孔出得气多,入的气少。

    “血毒神箭!”费宇脸色微沉,看向拍拍双手,犹如解决一条杂鱼的贺一鸣。

    “不愧是费真人,一眼就看出在下修炼的功法,不知以在下的本事,可有资格看看您带来的三件宝物。”贺一鸣得意一笑。

    花钟用费宇送给的丹药给明炎服下,起身正准备出手,却见到费宇冷冷一笑:“那三件东西尚未经少主过目,老夫哪敢提前拿出

    来,恐怕要让贺先生失望了。”

    “道武双修宗师境,段天南?”贺一鸣脸色沉了下来:“这位的名头连贺某远在川中都感到如雷贯耳,只不过,事实是否如此,却

    有待证实啊。”

    这话一出,全场大哗,不仅花钟等人面面相窥,便是原本看好戏的其他强者也是纷纷惊讶看了过来。

    什么情况?

    半步宗师挑衅宗师境?

    贺一鸣难道脑子进水?

    正当众人暗暗称奇时,成为焦点的贺一鸣冷然一笑:“忘记告知大家,贺某三个月前,已经踏出最后半步……”

    言罢,贺一鸣张开双手,脑后冲出一道血腥刺鼻的红光,一些站得近的强者,略微一闻,已经感到体内内力凝滞,连连惊呼后

    退。

    一时间,不再压制修为的贺一鸣,只凭借体内真气对外界的感应,便让全场人人色变。

    “该死!这家伙半步宗师就能横击宗师境,此时踏入宗师境……”手持折扇的青年脸色微变。总算明白向来狡猾如狐的贺一鸣,

    居然跳出来做出头鸟,原来是有了凭仗。

    红裙女子与向氏三兄弟也是脸色微沉,显然对贺一鸣极为忌惮,

    花钟与烈豹大怒,前者走前一步,刚想出手,一声冷笑却从一旁传了过来:“胆敢辱我师尊,今日三清道祖下凡也救不了你!”

    来人身法极快,话音未落,一只大约两米见方,由无数惨白火焰凝聚而成的掌印已经拍向场中傲然装逼的贺一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