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简直犯贱
    正享受众人敬畏眼神的贺一鸣,那能想到,此时有人敢对自己出手。他又惊又怒,调动真气凝聚出一面血色小盾向掌印迎了上

    去。

    轰!

    掌盾相撞,一声巨响,现场出现一朵三米见方的小蘑菇云。

    贺一鸣张口喷出一道逆血,满脸惊怒犹如灯草被击飞出去。

    不等众人回神,两名宗师境交手余劲产生的冲击波随后就到。除了半步宗师能够站稳,其他暗劲明劲高手,全被掀成滚地葫芦

    。

    “一个新晋宗师境也敢辱我老师,今日不能将你毙于掌下,白丹青这三个字,我倒过来写!”一道白影掠入场中,不等贺一鸣开

    口,又是一掌劈了过来。

    “三阴尸火!”轻喝一声,白丹青双眸赤红,紧紧盯着满脸惊恐的贺一鸣。

    贺一鸣一边压制体内翻腾的气血,一边纵身后退屈指弹出数十道血色长芒。

    “血毒神箭,给我破!”阴狠看着扑身追过来的白丹青,贺一鸣咬咬牙,反手从腰间摸出一口薄如蝉翼,猩红如血的软刀。

    此刀出鞘,一股腥臭气味让人掩口后退,费宇灰眉紧皱,略微沉思,脸色大变喝到:“这……这是血毒刀!白道长小心!”

    “不可能,血毒刀已经失传三百年,贺一鸣怎能炼出来?”那名手持折扇的青年惊骇大叫。

    红裙女子捂着殷红的小嘴惊呼道:“不说炼制血毒刀大部分材料已经在修炼界绝迹,只说炼制血毒刀最后一步需要九十九个童女

    血祭一事,以当下时局,又如何能够让他得逞?”

    几名高手的解说,引发全场大哗。

    当下不比前朝,虽然有人暗中修炼一些残忍术法,但凭借七大军区的威慑,不管是魔道还是邪道已经收敛很多。

    不见西云修炼界大部分宗门,宁愿高价从境外购买修炼材料,也不敢向华国本土居民出手。

    一些红线,一旦踩上,华国七大军区,两百万将士,无数现代化武器分分钟教你做人。

    贺一鸣双目阴狠横扫全场:“那些女娃,活着也是被人卖了当乞丐的命,能够为我祭炼出这口神刀,乃是她们多代修来的福分!

    ”

    花钟烈豹闻言大怒,正当准备下场对付他时,贺一鸣高举血毒刀,对着白丹青猛然一劈:“血芒破天,给我死来!”

    一道大如门板,形如月牙的血色刀芒,呼啸直冲白丹青,所到之处,上等瓷砖铺就的地面犹如受到风化侵袭,全部化为灰扑扑

    的粉末。

    “小心,刀芒蕴含阴煞血毒,稍微沾上,神仙难救!”费宇见状连忙开口提醒。

    可惜,当他话音落下时,那道血色刀芒已经击中白丹青,伴随着一声轰鸣,那袭白衣就被无数粉尘血芒淹没进去……

    看到这一幕,花钟双掌并指成刀,烈豹架起背后枪械,手指挥动数下,身后数十名离龙小队成员数息布置出数道火力网,封锁

    现场数个出口。

    贺一鸣不屑笑道:“贺某承认,凭借一人之力,绝对无法抗衡你们。不过血毒刀在手的我,一心想走,你们拦得下?”

    言罢,不等花钟出手,贺一鸣手中血毒刀一抖,三道犹如月牙刀芒成品字向他冲了过来。

    “大胆!”花钟大怒,左手挥出一股柔劲将身周数人推开,右手拍出三个犹如实质的掌印迎向三道刀芒。

    咔嚓……

    掌印与刀芒相互抵消,余劲掀飞周围无数瓷砖,正当场中众人纵身后退时,却听到花钟发出一声怒吼:“贼子,你找死!”

    原来,贺一鸣凭借三道刀芒吸引花钟注意,趁着花钟忌惮阴煞血毒,推开众人的时机,身形一闪,向着怀抱锦盒的谷娉婷扑去

    。

    而此时,因为花钟出手推开众人的缘故,原本被费宇庇护的谷娉婷,正好跌出费宇援手范围。

    从拉仇恨,到出刀逼花钟出手,乃至算准花钟忌惮血毒刀推开众人……

    贺一鸣算准了花钟这位半步化境每一步的反应,心计之高,让场中不少高手暗暗胆寒。

    只是……

    正当贺一鸣满脸得意,指端堪堪触到谷娉婷怀中锦盒时。

    此女身后骤然传来一声怒吼:“贺一鸣,给白某死来!”

    这个声音?

    怎么可能?

    贺一鸣双瞳一缩,右手血毒刀反手一拖,直接抽向谷娉婷此女的柳腰。

    ‘血毒刀遇血威力更胜三分,以此女精血祭刀,我就不信你姓白能够抗得下来!’贺一鸣残忍看着花容失色的谷娉婷,已经脑补血

    毒刀划过此姝腰肢,饱饮精血后击杀白丹青的画面。

    只不过,正当血毒刀堪堪砍中谷娉婷那一瞬,一只孔武有力的胳膊已经将此女拉开,转而露出身穿一袭月白道袍的白丹青。

    “破血指!”

    反握雷荼,白丹青并指成剑,点向贺一鸣手中那口邪魅软刀。

    肉指硬抗血毒刀?

    这一幕,别说那些明劲暗劲的高手,便是折扇青年,红裙女子,琵琶古琴二老等人,此时都陷入呆滞之中。

    “白丹青太托大了!”花钟暗暗摇头。

    正当他苦恼白丹青陨落后如何向段皓交代时,场中战况又发生了变化。

    咔嚓……咔嚓……

    玻璃暴裂声,表明场中某件器物正在崩坏。

    如果加上贺一鸣那犹如见到鬼的表情,那么结果就呼之欲出。

    血毒刀!

    这口修炼界谈之色变的魔刀,此时正从刀刃某处发生蛛网状的龟裂,而造成这一骇人结果,正是两根泛着血光的修长手指。

    “不……不可能……”

    贺一鸣哆嗦着双唇,未等他接受这一事实,手中那口由罪恶铸就的刀器,终于在一声暴鸣中化为无数碎片。

    “这点能耐,连白某都打不过,还敢对我老师不敬?”白丹青怒喝一声,左手放开谷娉婷的腰肢,反手一巴掌呼了过去。

    “啪!”

    清脆的耳光,扇醒了呆滞之中的贺一鸣,他顾不上右脸传来的剧痛,十指飞舞,向白丹青弹出数十道血毒神箭!

    “白爷用指劲的时候,你特么还穿开裆裤,居然也敢不尊我师?”白丹青身形一晃,避开血毒神箭的同时,左手五指轮动,五道

    惨白色指劲将贺一鸣的右肩击成粉碎。

    “特么叫你大放厥词!”

    “啪!”

    “特么叫你目中无人!”

    “啪!”

    “我老师段天南何等存在,他老人家懒得出手,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刷存在感!”

    “啪!”

    ……

    白丹青骂一句扇一巴掌,身形晃动间,犹如鬼魅绕着贺一鸣不断游走。

    那一声声清脆的耳光看似扇到贺一鸣脸上,可场中原本有意染指三件宝物的强者们,无不感到脸颊火辣一片。

    特么肉指崩碎血毒刀,人家座下徒弟已经这般牛逼,本尊要是到场,估计大家加起来还不够他段天南一根手指掐呢……

    看着贺一鸣的惨状,不少人挪动脚步,暗暗离开机场。

    花钟原本就担忧这群人不知好歹惹火段皓,见他们识趣离开,自然没有阻拦。

    倒是烈豹担忧其中还有类似贺一鸣这种以童女铸刀的丧心病狂之辈,下令离龙小队搜身。

    因为被白丹青吓破了胆,又忌惮坐镇云霞山沧澜居的段皓,生怕这位天南真人秋后算账。

    所以这群人敢怒不敢言,相比之前的趾高气扬,此时一个个老实得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忍着委屈将任由将士们搜身。

    让憋了一肚子火的南粤龙组和离龙小队解气万分。

    “真是自讨苦吃,也不看看……也不看看天南真人什么样的人物,凭你们也敢打沧澜居东西的主意,这不是犯贱吗!”苏醒过来

    的明炎道人见到这一幕,摇头唏嘘不已,惹得许多人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