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战后
    手持血毒刀的贺一鸣都栽了,其他人哪还敢打费宇一行的主意。

    更何况,加上白丹青和花钟,沧澜居那边在场就有三名宗师境。

    这等战力,别说那些利令智昏的强者,便是那几名隐于暗处的宗师境,此时也暗暗摇头,打消心中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段天南座下白丹青,凭肉指能够硬抗血毒刀,建议家族重新评估沧澜居总体实力……”

    “白丹青战力媲美半步化境,段天南羽翼已成,建议家族重新制定应对计划……”

    费宇一行离去不久,云白机场一战已经通过各种隐秘渠道,传递到京城数个世家掌权者的面前。

    这时候,一名身穿阿玛尼手工定制西服,相貌俊朗的青年走出机场,感慨万分:“难怪老祖力排众议将君豪族叔扶上族长之位,

    只凭他在段天南未曾名扬前折节下交,这份眼力就能甩我十条街!”

    简剑心,京城简家优秀族人,此人目标同样是费宇从青牛谷秘库带出来那三件秘宝。

    只不过,相比贺一鸣采用的极端手法,最先与沧澜居交好的简家,却是采用购买的方式。

    “我必须尽快与族叔汇合,争取让段天南将上元凝脉丹卖给我简家。”简剑心吐出一口浊气,带两名助理快步走出机场,坐上一

    辆等候已久奥迪a4,十分低调向君豪大酒店的方向赶去。

    简剑心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一名气质不凡,身穿范西哲白西装的男子后脚就走出机场。

    “简剑心,看来简老鬼也在打那三件青牛谷秘宝的主意……”这名男子看着奥迪a4离去的方向,低声喃喃。

    明镜台,明家嫡传,目标是三昧烈阳丹。

    正当简家、明家的年轻一代赶往云霞山,花钟这位南粤龙组组长刚带人回到龙组驻地时,却被三名气势不凡的男女堵在办公室

    。

    “花贤弟,你花家与沧澜居交好,劳烦您打听一下,看费宇到底从青牛谷带出什么宝物?”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轻咳一声说道。

    旁边一名身穿旗袍,气质高雅的少妇也微笑点头道:“花兄,我钱家只需五行正元丹,如果没有这种丹药,我可以许诺,钱家绝

    对不插手此事。”

    “呵呵,我李家需要一颗寒髓清心丹……”

    不等花钟开口,这三人纷纷报上自己此行的目标。见识过白丹青出手后,他们改变战略,不敢硬抢,转而准备购买。

    “诸位,你们不觉得太过高估花某吗?”花钟嘴角微微一抽,戏谑笑道:“如果段天南有意出售丹药,自然会安排到星期末在周园

    举办的拍卖会上。”

    “到时候,你们直接在周园拍卖就好,现在让我去打听,你们认为凭我的面子,打听得出来吗?”花钟自嘲指指自己脸颊。

    “这……”最先开口的老者讪讪一笑:“上次段天南拍卖会,家族已经派人参与,不说那口在沧澜居拍出天价的剑器,只说那些在

    周园拍出去的丹药,哪一种不是价格极为高昂……”

    “所以!你们打算能抢就抢,抢不到,就打算通过我拿个内部价?”花钟气极而笑。

    老者见状还想再言,花钟大怒直接将他们轰了出去。

    “花钟!你别不识好歹,竟然将我等赶走……”

    “这梁子,我们李家记下了,日后必有所报……”

    “姓花的,你这是打算给家族树敌吗……”

    花钟脸色阴沉关上房门,隔绝了外面传来的一声声咒骂。

    “特么上次抢夺我家族两件法器的账还没跟你们算,一个个跑到大爷面前装大爷!”花钟越想越气,拨通了一个记载桌上最显眼

    处的电话号码。

    “喂,杜管家吗?我是花钟,京城吴李等家族派人下来……”

    “嗯,这群混蛋刚刚想利用我打听费院长带来的三件宝物……”

    “没错,劳烦您转告天南真人,让他小心点,这次来了三名宗师境……”

    “对,你打开传真,我现在就将这三人的资料传过去……”

    言罢,花钟挂断电话,从怀中掏出一只加密的u盘,飞快勾选出刚刚那三人的资料,传真给沧澜居。

    “一次次在我花家面前搞事,看来某些人已经忘记,当年那位大人搭建的情报网络,我花家可是出了大力气的,嘿嘿……”花钟

    抛抛手心的u盘,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冷笑。

    ……

    费宇一行离开云白机场后,总共分四部车子,最前面正是杜仲驾驶的路虎揽胜,第二辆是周天石那架宾利欧陆,第三是周承礼

    的奥迪a8,最后是周豹的保时捷卡宴。

    如果此时那三名京城南下的宗师境在场,必定会庆幸刚刚没有硬抢。

    因为,此时宾利车上还坐着一名须发皆白,身穿太极练功服的老者,正是周天石这位周家老祖。

    所以,哪怕不算上花钟这位半步化境,沧澜居这边也有三名宗师境,真要动起手,绝对不会吃亏。

    “没想到,和平年代竟然有人胆敢以近百名童女祭刀,此人该杀!”周天石听费宇讲述刚刚在机场内发生的一幕,此老也是被贺

    一鸣的暴行气得须发皆张。

    费宇点点头,抚须附和道:“幸亏少主派周兄与白道长前来接应,否则以此獠手中那口血毒刀,除了花钟与老夫尚能自保外,恐

    怕其他人有陨落之危,更别说护住这三件宝物。”

    听到此言,周天石点点头,目光转向坐在前面揽胜后座的那袭粉衣。

    “你不用担心,有白某在,谁也抢不走老师的东西!”发现身边少女上车以来娇躯一直在颤抖,白丹青眉头一皱,尽量放缓语气

    说道。

    “我……我没担心,白……白道长不用担心我……”谷娉婷语气发颤,美眸偷偷打量正襟端坐在自己身边那道白色身影。

    这就是白丹青吗?

    不是说此人成名在十八年前吗?为什么看起来竟然如此年轻?

    师傅在世时,曾对此人推崇万分,言此人乃是南粤五百年不出之天才,极有可能是引领南粤修炼界的人物……

    刚刚白道长救了我,一指点碎血毒刀那一幕实在太帅了!

    这等天骄人物,竟然也有甘心人下的一天,那……那位段天南,又该会是何等人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