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地域之争
    沧澜居外,相比往日的清净,今日云霞山多了许多张陌生面孔。

    这些人或独身一人,或三五成群,各自占据一处地方,不时眼带急切瞥过上山的道路。

    “哎,老谢,你看看对面,如果老夫没猜错,此人应该是闽东金棍狂僧。”白鹤门门主唐文瑞拉拉身边一名黑衣男子的衣袖,向

    对面一名身材壮硕,相貌丑陋的和尚努努嘴。

    这黑衣男子正是黑狐门门主谢云峰,他语气沉重说道:“果真是无畏那头秃驴,特么我们南粤的事,闽东修炼界过来凑什么热闹

    !”

    “谢门主说得没错,您瞧那秃驴,自己来也就算了,还带那么多徒子徒孙,这是打算厚脸皮过来蹭灵茶了……”

    “唉,无畏这光头还好办,大家看看东北方位树荫下那两名老者,好像是川中散修聋哑二叟。”

    “靠,这两只老怪物已经有二十年没在修炼界出现了,现在跳出来,来者不善啊!”

    白鹤门与黑狐门原本就是南粤仅次三大家族的势力,加上前两次与沧澜居打过交道,身边自然聚拢一批二三流势力。

    眼下看到省外的势力掺合进来,他们自然十分不满。

    “青牛谷号称丹道立宗,费老带来的东西肯定是三种珍稀丹药。不过上次周园拍卖会大家也见识到了,沧澜居炼制的丹药,药效

    要超过青牛谷太多。因此,这三种丹药,可能天南宗师还真的看不上。”谢云峰向来‘智狐’的外号,他掰着手指算计道。

    见到周围众人凝神细听,唐文瑞接着补充道:“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老夫与谢兄推测,天南真人可能会趁机开办一场拍卖会,

    等下,费老带来的丹药我们争得过也就罢了,争不到,拍下一些沧澜居出产的丹药也是不错的。”

    “唐门主说得没错!”

    “反正到时候大家不要省灵能,最好全部包圆下来,我们回去慢慢分,莫要便宜那些外人。”

    众人闻言纷纷摩拳擦掌,眼带敌意看向那些省外势力。

    “阿尼陀佛!”无畏高颂一声佛号,拦下几名愤愤不平的弟子。

    别看此僧相貌粗犷,养气功夫却是不弱,反而树荫下聋叟看不过去,要不是旁边哑叟拦住,必定要爆发一阵冲突。

    哑叟无声指了指沧澜居,聋叟见状愤愤不平道:“罢了,给他段天南一个面子,要不然,老夫非扭断那群混蛋的脖子。”

    ……

    类似的画面,不断在沧澜居出现。

    因为南粤修炼界积弱已久,所以大家往日没少受过西云、闽东等地高手的鄙视。

    这次仗着有段皓做靠山,唐文瑞等人或多或少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放任手下不断挑衅,气得在场无数省外高手暗暗咬牙。

    “天南,白族长刚刚派人过来,说他已经发现三名宗师境散修……”

    周馥兰一双柔荑缓缓按着段皓双肩,俯身在后者耳边吹气如兰:“难道,你真打算将费院长带来的三件秘宝卖出去?”

    段皓嘴角微弯:“费宇早就通过南方军区带消息过来,且不说这三件东西全是我急需之物。只说某些人以为煽动一些炮灰上门,

    就能逼我段天南让步,那我只能说他们太过天真了。”

    “这……”周馥兰有些迟疑。

    早上周天石与白丹青前去接应费宇等人,她就察觉到事情不会小,现在得知段皓无意让出费宇带来的东西,此女就更加担心了

    。

    段皓看出此女担忧,摇头笑道:“费宇还没登上飞机,关于他从青牛谷秘库带走三颗丹药的消息,已经在修炼界传得沸沸扬扬。

    呵呵,这事除了青牛谷,恐怕还有京城某些人在背后出力。”

    “嗯!凭借青牛谷的力量,最多煽动南粤周边数省的强者过来,可眼下已经有北方宗师南下……”

    “短短时间内就造出如此大的声势,同时还跟我沧澜居有过节,除了吴李两家,我已经猜不出第二人选了。”

    周馥兰如葱的玉指托着下巴,一双美眸微微闪动。

    “呵呵,等着看吧,我段天南会让某些人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段皓淡淡一笑,搂紧怀中的娇躯,引发一声妩

    媚的嘤咛……

    ……

    半个小时后,费宇等人乘坐的车队,总算在无数人翘首以盼中停在沧澜居外面的停车场上。

    从上山震惊到沧澜居门口的谷娉婷一行,刚下车未等呼吸一口眼热依旧的浓郁灵气,就感应无数道贪婪的目光汇聚到自己身上

    。

    费宇白丹青周天石还好,其他人除了那两名身穿黑色斗篷,相貌笼于兜帽下的神秘人,无不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哼!”白丹青见状冷哼一声,一双犹如琥珀的红眸横扫全场。

    “白丹青……”

    “僵尸体魄,道门真人……”

    “他就是段天南首徒?”

    忌惮,怀疑,敬畏……

    原本肆无忌惮的眼神怼上白丹青的双眸,纷纷后撤。哪怕聋哑二叟这等老怪物,也是忌惮白丹青背后的段皓,稍微抵抗便撤回

    目光。

    “不要理他们,先跟我去拜见老师。”

    白丹青拉起谷娉婷,后者小脸一红,抱着那只被无数道灵识锁定的锦盒,快步跟了上去。

    “周兄,老夫先去拜见少主,事后必定请你喝酒。”费宇对周天石拱拱手。

    “呵呵,费院长自便,这里老朽看着就好。”周天石微笑点点头,目送费宇等人走进沧澜居后,笑吟吟坐在杜仲搬来的一张太师

    椅上。

    “大家不要急,因为等下要打交道,所以不管认不认识,老夫先做个自我介绍。老夫南粤周天石,诸位有礼了。”大马金刀端坐

    在太师椅,周天石不卑不亢对四周拱了拱手。

    “看看,周老这架势,十有**要主持拍卖会啊!”一名南粤某家武馆的馆长低声惊呼。

    谢云峰点点头,指着抗来一张二米长,一米宽实木案桌的周豹说道:“大家打起精神,等下拍卖开始后,大家可不要怂,不要让

    某些外人看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