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求和
    吴天安身形一闪,掠到李芊身边,他满脸惊恐指着段皓喝到:“你……你竟然杀了穆家主,你这是打算跟京城世家不死不休吗

    ?”

    “咦,你们都打上门了,难道叫我段天南洗干净脖子让你们宰?”段皓气极而笑,双眸微眯横扫全场,森然笑道:“既然敢上我云

    霞山搞事,那就得做好将命留在这里的准备。”

    聋哑二叟等人闻言大骇,只感到一股寒气从涌泉穴直冲天灵盖,一时间浑身汗如雨下,哪有之前不断叫嚣的得意。

    无奈,正当他们两人准备偷偷溜回人群时,一声冷喝让他们身躯一僵。

    “天南真人,音波二老最可恨,刚刚便是他们提议铲除沧澜居一脉。”简君豪猛然起身,旁边简剑心也是冷眼看了过来。

    “哼!”

    “竖子该杀!”

    音波二老没想到简君豪居然会在段皓面前揭穿自己,一时间心中杀意大盛。

    琴老右手一抹古琴,只见五弦一震,伴随一阵琴鸣,一道音波凝聚而成的透明刀芒直冲简君豪。

    “音波功!”

    “不好,简君豪代表着简家,要是在云霞山出事,简家与沧澜居的关系必定出现裂缝……”

    “常闻琴老阴损毒辣,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哪怕陷入绝境,还不忘给天南真人添堵……”

    场中响起几声惊呼,简君豪面无血色,他也没想到琴老敢在段皓面前对自己出手,正当众人以为他即将陨落在音波功下时。

    段皓戏谑一笑:“这半吊子玩意也配称为音波功,简直让人笑掉大牙,给我破!”

    开口时那刀芒距离简君豪不到三米,等段皓最后一个破字出口,一股冲击波已经后发先至。

    两者相撞,发出犹如玻璃龟裂的声音,原本即将击中简君豪的刀芒,瞬间被击碎,余劲将他身上那道做工考究的西服切出无数

    细小口子。

    “哼!”气机相牵,琴老发出一声闷哼,嘴角留下一抹殷红。

    只是,让他惊怒的是,不等旁边老者挥动琵琶反击,段皓已经戏谑一笑,左手并指成刀,向自己两人缓缓一划。

    “来而不往非礼也,不如也接我段天南一刀?”

    一口宛如黄金铸就的半月形刀芒,宛如流星赶月般,向着古琴琵琶二老冲去。

    “那是纯阳刀!你们接不下,快躲!”吴天安见到这记金色刀芒,顿时大骇,连忙开口提醒二老。

    二老闻言大惊,无奈段皓这记纯阳刀来势疾快,根本不给他们两人躲避的时间。

    “拼了!”

    琴老眼神一冷,枯瘦十指对着膝上古琴重重一抹——咚!

    五弦古琴突然发出犹如铜钟的巨响,无数土石受到音波牵引,眨眼凝聚成一面人高土盾护在两人面前。

    “十面埋伏!”

    另外那名老者也没闲着,轮指带起残影片片,刹那间不知挥动多少次琵琶,无数音波形成的透明箭矢犹如雨下,纷纷扬扬击向

    数十米外的段皓。

    一守一攻,音波二老哪怕面对段皓这尊化境宗师,依旧敢险中博生,虽然人品不行,但这胆魄与手段,却让围观大部分强者暗

    暗点头。

    “勇气可嘉,实力不足!”戏谑看向击向自己的满天箭矢,段皓淡淡一笑。

    果然,一道道能够灭杀暗劲强者的音波箭矢,一旦接近段皓身周一尺范围,便被一层淡金色护体灵光震成无形涟漪。

    至于琴老不断用琴音加厚的土盾,面对段皓那记纯阳刀时,却犹如黄油遇到加热的餐刀,眨眼就被成两半化成无数沙石。

    “不!”

    一声惨叫,琴老双眼见到的最后一幅画面,乃是两道冲天而起的血柱和半只高高飞起的琵琶……

    段皓一刀发出,地上多出四段残躯。

    鬼军师,聋哑二叟等人面白如纸,向来以色娱人的桃花娘子,更是娇躯一软,险些瘫倒地上。

    段皓看都懒得看这群人,转身对吴天安笑道:“刚刚好像说要将我段天南的沧澜居分成二十份,谁认了份子,我们好好谈谈?”

    “哼!诸位,段天南连音波二老都不肯放过,更别说我们了。今天想要活命,并肩子上吧!”吴天安深深吸了一口气,袍袖一抖

    ,三口寸余小剑呼啸向着段皓眉心刺去。

    面具男子等人见状心中破口大骂,特么好处没分到,反而得罪段天南这种狠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诸位,只要帮我吴李两家拿下段天南,我等家族必有厚报。”李芊咬咬牙,对这六名神秘宗师境说道。

    “杀!本座还真不信,我们六个宗师境还敌不过他一人?”面具男子心知段皓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一声怒吼,手持一口长剑掠入

    战场。

    仅剩五人略微踌躇,数息后,也是相继加入战圈。

    一时间,除去控制阵法困住白丹青等人李芊,连同吴天安在内,六名宗师境围攻段皓。

    只见无数刀罡剑气乱飞,战圈移动之处,山石草皮全部化为齑粉。

    “看!裂空掌!这川中绝天派镇宗功法,那人是绝天宗太上长老袁淦!”有川中高手指着战圈中一名高个子神秘人说道。

    “那是风火剑法,闽东风火门绝学,看来风火门主也到了。”另外一名闽东暗劲强者低声惊呼,显然也认出某人。

    “咦,袈裟伏魔功?大林寺也掺合进来?”又有一名老妪眉头紧锁说道。

    “阿尼陀佛,老施主莫要乱言,大林寺为佛门四大圣地之一,岂会做出这等下作之事,那老者用的魔衣十八法,并非袈裟伏魔功

    。”金棍狂僧无畏嘴角一抽,连忙开口解释。

    “抱歉抱歉,老身认错人了!”老妪大惊,连忙赔罪。

    ……

    很快,一名名强者的身份被人认出来,竟然全是多年前名动一时的前辈宿老。

    “段天南,老夫绝天宗袁淦,此次过来,并非有意与你为敌,不如坐下来慢慢谈如何?”袁淦猛然催动体内真气,拍出三记裂空

    掌抵消段皓三记纯阳刀,气喘吁吁说道。

    “没错,本座只为求取丹药而来,无意掺合你沧澜居与京城世家的恩怨。”

    “段真人,老夫愿意以半生积蓄换取一颗补天延寿丹,还请罢手如何?”

    ……

    袁淦开了头,其他人连忙跟上,一时间,除了面具男子和吴天安,其他五人全部表露身份向段皓求和。

    什么情况?

    这还都得打就认怂了?

    特么没这么坑人啊!

    眼见那五人放缓攻势,不仅吴天安又惊又怒,便是在场数百名强者也是看傻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