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活着的传奇
    云霞山巅,数百名高手被这五名宗师宿老的举动震得目瞪口呆。

    尤其喝破这数人身份的几名高手,更是满脸羞惭,纷纷掩面后退‘太丢脸了,七人联手打不过人家一人不说,竟然还抢先认怂。’

    其实他们都想错了,华国有句俗话,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这五名宗师境宿老掩饰身份前来沧澜居,不是寿元将近,便是身患隐疾,几乎都打着费宇从青牛谷秘库中带出来那三颗‘丹药’的

    主意。

    别看他们七人联手与段皓打得有声有色,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有人撑不住了,再拖几分钟,必定有人要陨落在段皓剑下。

    这些老不死,精明得很,反正这事都是吴天安三人搞出来。大家最多算个帮凶未遂,难道真要为京城世家拼老命?

    至于面子,到了半只脚踏入棺材的时候,面子一斤多少钱,好死不如赖活着呢。

    “噗!”袁淦拍出三道裂空掌,刚抵消段皓三道烈阳指劲,便被余劲震出一口逆血。

    “天南真人,老夫愿意以一张千年寒玉床作为赔偿,还请手下留情啊!”眼见段皓又向劈出一剑,袁淦大骇,干脆开口求饶。

    段皓踢飞试图从背后偷袭的面具男子,戏谑一笑:“谋算我段天南的基业,事败却拿一张寒玉床来糊弄,袁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

    “加!加三株三百年份的血参!”袁淦眼见段皓又向自己点出一指,连忙高呼道。

    “呵呵,给我滚到一旁吧!”听到血参,段皓眼神一亮,身形一闪将其踢出战圈。

    噗通!

    腾云驾雾摔了一个狗吃屎,袁淦哪顾得上现场数百道怪异的眼神,双手颤抖从怀中掏出三颗丹药吞下,就地盘膝而坐,连忙运

    气压制体内隐隐暴动的伤势。

    原本七人联手,十招勉强还能对段皓攻出一两招,此时失去袁淦,剩下六人立刻感到压力大增。

    只见,数息过去,场中就飙飞数道血光,其他四名无心恋战的宗师宿老,一边苦忍体内隐隐暴动的旧伤,一边飞快开出一个个

    让人目瞪口呆的买命价码!

    “老夫愿意拿出十斤地乳,加上一处秘境坐标。”

    “天南真人,本座有一株九叶灵芝,三丛天青苦竹,还有一条百年灵蟒,全部都给您,您高抬贵手啊!”

    “老朽实在撑不住了!沪上地皮一千亩,外加两处秘境坐标。”

    “吴天安,这次被你个混蛋坑死了!”

    “天南道友,有事好说,我合欢门上下女弟子任由您挑,双胞胎,母女都有啊……”

    现场也有不少女性强者,听到最后那猥琐老者说的话,纷纷啐了一口,反而周围响起一阵阵嘿嘿的莫名低笑。

    “早就听说合欢门女弟子乃是我等修者万金难求的床上恩物,天南真人这次有福了……”唐文瑞抹着颔下白须,一脸羡慕看向段

    皓。

    旁边谢云峰等人纷纷露出赞同之色,一时间,无数道艳羡眼神纷纷汇聚到将这伙人踢出战圈的段皓身上。

    “呵呵,你那女弟子留着自己受用吧,我段天南岂是沉迷美色之人?”段皓好气又好笑。

    他转身对那名为东方俊的猥琐老者喝到:“等下拿不出让我动心的修炼资源,你余生就给我留在沧澜居当药奴吧。”

    “给得出,给得出!只是我教中圣女尚未成年,此时不比前朝,动不动就要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天南真人放心,大不了老夫动

    用关系,去改圣女出身年月……”东方俊吓得老脸皱成一朵菊花,拍着胸脯保证道。

    对这老司机,段皓表示完全无语,冷眼看向吴天安笑道:“不知你这名宗师境,能让吴家出多少灵能,将你赎回去?一万?二万

    ?还是五万?吴先生可曾对自己估价过?”

    修炼界铁律,宗师不可辱!

    眼下见到段皓对吴天安这名宗师境商议对方价格,一时间,无数道敬畏眼神纷纷落到段皓身上。

    “竖子,竟敢如此辱我?”

    想到自己犹如案板猪肉被人当面议价,吴天安勃然大怒,伸手一指面前三口寸余符剑:“给我去!”

    言罢,只见那三口他祭炼数十年的符剑光华大盛,突然一闪,再次出现已经冲到段皓眉心附近。

    “轰!”

    无数符文飞舞,让人目盲的强光淹没了段皓的身形。

    “快走!”自暴三口接近法器的符剑,吴天安面如淡金,只来得及对李芊吩咐一声,便纵身向着云霞山下掠去。

    李芊见状大惊,刚想撤回手中法诀就听到一个让她娇躯一僵的声音:“你可以动一动试试。”

    段天南!

    李芊大惊,这才发现原本应该被吴天安三口自暴符剑拖住的段皓,竟然悄无声息站在自己身旁。

    “嘿嘿,我段天南的沧澜居,其实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看着纵身扑向山巅绝壁,试图从后山逃跑的吴天安,段皓玩味一笑,手中灵气凝聚而成的长剑微微一震,便在数百道震惊的眼

    神中,眨眼化为一张长弓。

    “凝气化物,这是上古修士才会的手段!”东方俊看到这一幕,苍老的双眸猛然一缩,发出一声低呼。

    其他四名宗师境见状也是一凛,相视一眼,同时在对方脸上看到震惊之色。

    难怪段天南入世以来就横扫南粤西云两省,原来此人得到上古修士的传承……

    “不好说,也许哪个老怪物夺舍或者重修……”

    “别忘记,建国初不少宗门隐世,其中不乏有上古传承下来的宗门……”

    “难道说隐世宗门要出世了?”

    其他四名老者纷纷开口,亲身感受过段皓战力的他们,此时见到段皓以灵气凝聚长弓,立刻想到很多。

    正当这五名老者低声交流时,现场数百名强者已经炸了。

    “这就是化境宗师的能耐吗?”

    “宗师境的特征是内力外放,化境就是无中生有,随意将内力凝聚成想要的物品?”

    “没那么夸张吧?这样不是跟神明无异?”

    相比东方俊等人,其他人受于眼界所限,一边敬畏看着持弓瞄准吴天安的段皓,一边脑洞大开猜测化境之威。

    没办法,末法时代的地球,宗师难见,化境绝迹。

    此时的段皓,哪怕自称活着的传奇,也不为过了。

    “中!”

    段皓淡淡一喝,一根由灵气凝聚而成的箭矢飞射而出。

    已经越出绝壁的吴天安浑身一震,呆呆看着自己胸前出现一个大洞,随后就陷入到永恒的黑暗之中。

    吴家宗师吴天安,穆家家主穆为。

    一日之内,段皓又杀京城世家两名宗师境强者。霎时,南粤大哗,京城震动,传闻此战甚至惊动了官方高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