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电话太慢
    沧澜居前,随着李芊这声尖叫,无数道凝重目光汇聚到段皓身上。

    此女说得没错。

    只凭她在龙组任职,段皓要是为难她,那就是相当于打了龙组的脸。到时事情就大条了,恐怕尚未发展起来的沧澜居,立刻就

    会受到官方的打压。

    “哦!你这是代表李家,还是代表龙组威胁我段天南?”段皓将程蕴抓起扔到一旁,转身对李芊说道。

    “我只求安全离开沧澜居罢了,难道你不在乎困仙阵中其他人死活?”李芊不敢接茬,连忙岔开话题。

    “呵呵,几根粗制滥造的阵旗也敢起名困仙阵?”段皓不屑一笑,伸手指着将白丹青等人困住的那片迷雾笑道:“从开始到现在,

    已经过去盏茶时分,凭你一人之力,同时驾驭五枝阵旗都勉强,还要困住白丹青等数位同阶存在?”

    “你体内真气已经濒临耗光了吧?引爆阵旗?你也得要有那个能力才行。”段皓不屑对李芊摇摇头。

    李芊闻言脸色大变,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怎么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区区一个困阵,对我段天南来说,犹如掌上观文。”段皓摇摇头,不等李芊反应,转身对那困住白丹青等人的迷雾笑骂道:“老

    货,既然你破了阵,那赶紧带人出来,莫非还担心我段天南容不下你那点阵道才能?”

    在场众人闻言一脸懵逼,唯有李芊满脸惊恐,转身看向困仙阵深处……

    “咳咳,老朽让少主见笑了,这就带大家出来……”

    “早就说过,我老师不会在意这些……”

    “没错,柳兄顾忌太多了,天南岂是那等嫉贤小人……”

    困仙阵中很快传出几道声音,看样子,后面几人都在责备最先开口那人。

    李芊又惊又怒,低头一看,果然见到手中阵盘光华大盛,飞快出现一道道裂缝。

    “困仙阵!呵呵,这东西要是困得住我柳丙丁,那百阵先生四个字,老夫倒过来写!”迷雾翻滚,困仙阵中出现一条一米见宽的

    通道,缓缓走出数道满脸不耐的身影。

    “少主,老朽自作聪明,还望赐罪!”早就破去阵法的柳丙丁,满脸赔笑走到段皓面前,作态欲跪。

    “起来吧,事后再收拾你!”段皓笑骂一声。

    柳丙丁见状连忙恭敬站到一旁,将无数道看向自己的敬畏眼神视如无物。

    “你……你们一早就破了我的阵法?”李芊捧着手中四分五裂的阵盘,双目失神说道。

    白丹青走过去,将失去战意的她制住,不屑哼了一句:“要不是那老货说什么要给老师立威的机会,白某早就出来代替老师料理

    了你们。”

    “噗!”李芊闻言一道逆血吐出,原来自己跟那戴面具的傻逼一样,手中所谓的依仗人家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要不是那姓柳老者想得太多,恐怕根本不用段天南出手,只这几人自己一行就抗不住了。

    周馥兰刚刚也被吸入困仙阵中,此时脱困出来,立刻拉起段皓胳膊,狠狠告了柳丙丁一状。

    这让杜仲和杜若两人暗暗好笑,也不知刚刚哪个看到少爷在阵外大杀四方,暗暗怂恿柳丙丁拖着众人不出来。

    现在生怕那点小心思被少爷揭穿,直接就将柳丙丁那老货给卖了。

    “哼,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小白,你先带人将这两人押下去。”段皓看了一眼不断认错的柳丙丁,转身对白丹青吩咐道。

    白丹青应了一声,抓起浑身瘫倒在地上的程蕴,正待上前押走李芊,身上突然传来一阵悦耳铃声。

    “咦,贺司令的电话?”白丹青原想拒听,看到上面贺太行三个字,不由得神色一凛,连忙按下接听键。

    “南方军区那位大佬?”

    “华国足够称得上司令二字,除了那位还有谁?”

    “可别说,要是天南真人背后站着这位,日后面对阿陀寺,最少要增添两分胜算……”

    “不可能,军方不可插手修炼界个人恩怨,这可是建国初那位大人定下的铁律,贺太行身为南方军区司令,绝对不会明知故犯…

    …”

    听到贺太行三个字,不仅在场诸多高手人人色变,便是东方俊几名宗师境也是神色一正。

    “老师,贺司令请您接电话!”白丹青对着电话说了几句,表情怪异将手机递给段皓。

    “哦?”段皓有些疑惑拿过来,淡淡说道:“我是段天南,有事说,没事挂!”

    南方军区,司令部,听到段皓声音的贺太行,松了一口气。

    此老顾不上段皓语气,连忙说道:“天南,你别跟吴天安那三个垃圾一般见识,我已经派烈豹过去。放心,老夫不会让你吃亏,

    必定让京城那群混蛋付出代价,老夫……”

    “哦!你电话来得太慢了,现在只剩下李芊,其他两个恐怕没办法交给你。”段皓瞥了一眼竖起耳朵的李芊说道。

    “什么意思?穆为和吴天安呢?”电话那头,贺太行心中感到一阵不妙,骤然拔高语调。

    “死掉了,前面那个妄图以肉身硬抗我剑招,结果功夫练不到家,被我一剑劈成两段,后面那个被我一箭射杀。”段皓语气很平

    淡,犹如杀了两只鸡鸭,听得在场人人狂流冷汗。

    拜托,您能不能认真一点,什么叫功夫练不到家?

    人家穆为还俗前可是佛门四寺阿陀寺的外门弟子,乃是将横练十三太保修到大成的存在,到了你段天南口中,居然成了功夫练

    不到家的反面例子了。

    还有吴天安,好歹也是京城吴家积年宗师境强者,能够称宗做祖的人物,最后只落到一箭射杀四个字?

    这特么还不如穆为呢!

    正当现场众人怪异看向段皓时,南方军区司令部办公室险些被数声咆哮掀翻。

    “你给劳资开什么国际玩笑!”

    “段天南,那穆为不能杀!”

    “特么,你下手怎么那么快,那家伙背后站着西域阿陀寺,你这次篓子捅大了!”

    “呸!劳资被你气晕了,不仅穆为不能杀,吴天安也不能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