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定制丹药
    六戒堂中,众京城世家暗中交换了几下眼神,最后还是高瘦老者站了出来。

    “吴老,我等京城世家同气连枝,穆家主陨落在段天南手中,我等岂能袖手旁观?”

    “没错,这事要是传出去,我等如何跟穆兄遗孀交代?”

    “不就是两千灵能吗?我刘家出了,不为别的,只为添一份子,帮穆兄与天安前辈报仇……”

    “正该如此,算上我孔家……”

    ……

    一人开口,其他人纷纷跟上,吴天宇心中暗暗冷笑,脸上却堆满虚假笑容,让一名吴家族人将众人拿出来的灵能卡收好。

    “诸位放心,只要将人赎回来,我等立刻商议如何对付段天南此獠。”吴天宇拱手正色说道。

    李家高层看着堂下开口附和的众人,心中暗暗冷笑‘一旦穆为殒命的消息传到阿陀寺,接下来哪还轮得到我们出手。事后除了我

    吴李两家,因为促成阿陀寺入世能够分点好处外,其他人别说吃肉,就是汤也别想喝一口了。’

    钱云仙冷眼旁观,久久无言……

    很快!

    正当京城修炼界震惊段皓继续勒索京城世家十万灵能时,一个更加重磅的消息传了出来。

    “吴李两家将在近日派使者南下,前往云霞山沧澜居与段天南商议交接俘虏事宜。”

    消息乃是吴天宇通过龙组发出来,可信度百分百,瞬间震得京城无数家族、宗门目瞪口呆。

    明家祖地,明老将手中电话交给旁边侍从,起身笑道:“好一个段天南,没想到老夫还是低估你了,定制丹药!好大的手笔,这

    是打算从青牛谷口中夺食啊!”

    类似的话同时发生在京城花家和简家。

    “根据求丹者要求炼制丹药?”花家承运堂,花王均震惊拿着花钟传来的消息。

    久久之后,此老猛然起身,一脸狂喜说道:“难怪!难怪他敢跟轩儒夸下那等海口,看来此子真有实力救治浅语……”

    “没有上元凝脉丹,不过可以根据老夫伤势,炼制类似药效的丹药?我的老天爷,这家伙逆天了!”简老嘴巴微张,听到这个消

    息的他,连从不离手的酒瓶摔到地上都没发觉。

    古家、散修联盟、全真教……

    无数京城势力听到这个段皓在拍卖会最后宣布的消息,无不纷纷动容。一时间,哪怕吴李两家麾下的家族,也暗中派人前往沧

    澜居求丹,更别说无数中立或者倾向沧澜居的势力。

    “听说,段天南拍卖会最后三件压轴宝物全不是丹药,当时有数名隐藏更深的宗师境跳出来,不过当段天南宣布沧澜居开启丹药

    定制服务后,那群老不死差点全跪了……”京城某家小家族族长语带惊叹说道。

    与他在一起喝茶的那名散修高手点点头:“当时也有人质疑,不过段天南扔了一只法宝级丹鼎出来,现场帮一名寿元将近的宗师

    境炼制出一枚延年丹呢。”

    “不是吧,现场?那时候沧澜居最少汇聚几百名强者,他段天南就当着数百人的面开炉炼丹?”旁边一名年龄不大的青年高手立

    刻提出质疑。

    “少见多怪,人家天南真人的能耐,又岂是你能想象?老夫实话告诉你,天南真人不仅当场炼丹,使用的那只法宝级丹鼎也是来

    头不小!”

    “听说……听说那鼎乃是当年造成丰都门衰落的罪魁祸首——幽炎!”

    “嘶,那件不祥之物!”

    “不愧是段天南,恐怕华国修炼界,也仅有他能够驾驭那只魔器了!”

    可能是幽炎的名头太大,一时间听到段皓用幽炎炼丹,全场响起一片敬畏的叹息,仅有角落一名青年男子眼神微凝,低声喃喃

    道:“按照师父笔记,幽炎乃是一件法宝胚胎,没想到落入段天南手中,竟然被他炼制成法宝。这么说来,关于他乃是华国当下

    第一炼器大师的传闻,可能是真的!”

    青年男子摇摇头,趁着众人议论纷纷时,悄悄退出这座仅仅招待修炼者的茶馆,只留下一声长叹依稀可闻:“眼见我鲁班门入世

    期限将至,竟然杀出段天南这个变数,不好办,不好办啊!”

    ……

    南粤,云霞山沧澜居。

    段皓端坐主位,淡淡对杜灵尘问道:“统计出来了没?”

    “少爷,统计出来了,总共八颗宗师境需要的丹药,二十颗半步宗师,三十五颗内家高手。”杜灵尘拿着一本字迹潦草的笔记,

    上面密密麻麻写满求丹者的要求。

    “我的天,还好少主事先言明,定制丹药只针对内家以上。如果让暗劲和明劲期的丹药掺合进来,老夫那炼丹院,可能丹炉炉火

    十年不熄啊!”费宇后怕看了一眼旁边堆积如山的材料,咂舌说道。

    顾长歌满头大汗带着唐兴和杜仲兄妹整理这些材料,听到这话苦笑说道:“费老,您太高估我们了,只目前接到的委托,估计都

    得让我们炼丹院忙三年了,这还得大家状态不错,不会出现频繁失败的情况下呢。”

    “三年?不行,太久了,只能给你们三个月!”段皓闻言摇摇头。

    顾长歌和唐兴闻言差点栽到材料山中,三年都够呛,还三个月,您真当我们是你自己这种三分钟炼制出延寿丹的妖孽啊!

    面面相窥,顾长歌和唐兴脸色很难看,踌躇说道:“少主,我们能力有限,这任务实在不敢接下来……”

    “呵呵,用你们青牛谷那套炼丹术自然不行。这里乃是一门完整的丹道传承,你们拿去参详,然后每份炼丹委托留一份材料给我

    ,剩下拿去练手吧。”段皓一脸淡然扔出一沓a4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字迹。

    现场不管费宇还是顾长歌两人,见到这叠a4纸,眼睛都绿了。一时间,大厅中出现了三道越来越重的呼吸声。

    “这……这就是上次费老带去青牛谷那套《炼丹基础》的后续部分吗?”顾长歌艰难吞了一口唾沫。

    他外号阎王敌,对丹道的追求执念,恐怕要比费宇这位前青牛谷太上长老还要深。

    “开玩笑,我段天南岂会将《炼丹基础》那种扔地上都没人捡的垃圾给你们?这套《参同丹经》修习到深处,可是号称能够炼制

    出入品丹药的传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