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各方异动,合欢圣女
    血神教血神老人座下二弟子丁力,于沧澜居拍卖会后被段天南让人敲断右腿, 驱赶出云霞山……

    正当修炼界还没从吴李等京城世家继续南下赎人一事回神时,南粤又传出一则更加让人惊骇的消息。

    一时间,上至京城,下至南粤,无数修炼界强者都被这个消息震得不轻。

    “丁力身为血神教嫡传,前往沧澜居结盟却被段天南折辱,难道沧澜居不派人出来解释一下?”

    很快,川中烈血宗站出来发话了,显然,这个宗门乃是血神教隐世前安插在修炼界的棋子。

    “狂妄自大,到处树敌,今日得罪血神教,段天南自取死路。”闽东一个修道家族也站出来发话了,有人说这个家族先祖曾是血

    神教高层……

    正当修炼界都在议论段皓得罪血神教一事时,京城修炼界传出一则更加轰动人心的消息。

    “传闻,陨落在段天南手中穆家家主穆为,还俗之前,曾是佛门四寺阿陀寺的外门弟子……”

    上古魔宗血神教;

    佛门四寺阿陀寺!

    一时间,段皓与一正一邪,两个隐世宗门结怨一事,在某些有心人的推动下,飞快传遍京城及南方数省。

    不仅一些打算上云霞山求取丹药的强者停步观望,便是原先跟沧澜居预定丹药的不少高手,此时也是后悔莫及。

    招惹到阿陀寺还不算,现在又跟血神教交恶了,这也太会作死了吧?

    别看这两大宗门迫于誓言隐世不出,可天知道,这等传承千年的巨头,隐世前在修炼界传下多少支脉?

    “失算了,当时不应该向沧澜居预定丹药的……”

    “恐怕丹药还没炼出来,沧澜居已经被两大宗门麾下的支脉推平了……”

    “亏大了,亏大了,别说丹药了,只怕老夫辛苦收集十多年的材料都得打水漂了……”

    拍卖会上向沧澜居定制丹药的强者们,很快就有人通过周家或白家,希望拿回自己缴纳给沧澜居的炼丹材料或灵能……

    而此时,川中绝天派。

    一间深藏于地下不知多少米深的密室,一名身材消瘦,相貌俊朗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三只寒玉盒子。

    “段天南不仅杀了阿陀寺外门弟子,甚至还将血神老人二弟子的腿给敲断了?”这中年男子惊讶看向匆匆赶来的一名宫装美妇。

    这男子正是得到袁淦传讯,打开秘库的绝天派掌门霍洵。

    “我们先拖一拖……”霍洵眼神微动,宫装美妇有些担心说道:“这样做不妥吧?毕竟袁师叔说了,段天南已经为他老人家炼制了

    一颗延寿丹……”

    “呵呵,不妥?”霍洵负手大笑,摇摇头道:“段天南这次开罪两大隐世宗门,已犹如冢中枯骨,我们绝天派,需要对一个死人履

    行承诺吗?”

    眼见宫装美妇打算开口劝说,霍洵摇头笑道:“更何况,千年寒玉床运输不便,川中道路难行,两省相距甚远,十天半个月运不

    到,也是很正常嘛……”

    “这……”美妇顿时语塞,这也太敷衍了吧,现在不比古时候,需要牛拉马扯,竟然拿运输不便来说事!

    可惜眼见霍洵转身离开秘库,她只能打消口中劝说之言。

    毕竟,不管三株三百年份的血参,或是千年寒玉床,这两者都是绝天派多代积累下来的底蕴。

    要不是袁淦在宗门中辈分最高,实力最强,谁敢轻易动用这等天材地宝?

    ……

    类似的场景,同时发生在另外三处所在。

    “来人,马上将这十斤地乳放回秘库保管好!”

    “掌门,师叔祖不是已经承诺要将这地乳赔偿给段天南吗……”

    “让你去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他段天南能不能见到明日太阳还得两说,还特么送给他什么地乳啊!”

    ……

    “老祖刚刚传讯,让我们将九叶灵芝放回原地……”

    ……

    “宗主刚刚从南粤传讯过来,让我们停止拟定沪上一千亩地产转交合同,事情有变,等候他下一步指令……”

    ……

    凭借现代通讯工具的发达,刚离开沧澜居那几名宗师宿老,或直接下令,或宗门高层直接拍板,几乎同时采取观望的态度。

    唯有一个宗门得知沧澜居交恶两大隐世宗门后,依旧决定履行对段皓的承诺。

    三吴合欢门,祖地群芳谷。

    古松林立,奇花争艳,飞瀑叠叠,寒潭深幽。

    相比修炼界各宗门祖地日渐稀薄的灵气,合欢门祖地所处的群芳谷。虽然灵气浓郁程度比不了拥有两条灵脉的云霞山,但比起

    某些实力较差的隐世宗门,已经不遑多让了。

    “我合欢门《**玄阴**》传承上古宗门**道,修炼大成便能依靠鼎炉反哺让修炼者修为一日千里。”一名脸罩纱巾,身材

    高挑的绝色女子对一名坐在潭边沐足的粉衣少女说道。

    “师父,您这话最少说了一百遍,可咱们宗门上下谁不知道,《**玄阴**》从落入二代祖师手中以来,从来就没人将其修炼

    到大成境界。”这少女翻翻白眼,一双白嫩小脚在清澈见底的潭水中微微浞动。

    “哼!那是因为修炼《**玄阴**》的门槛太高了,我合欢宗一千两百年来,仅有七名弟子勉强有资格修炼,其中资质最好就

    是你这小丫头。”绝色女子有些恨铁不成钢戳戳少女脑袋。

    “呜!痛痛痛!”

    少女捂着小脑袋连连呼痛,嗓音娇柔彷似乳燕,加上清纯脸蛋上那双啜着水雾的妩媚大眼,虽然年岁尚幼,但不经意散发的媚

    态已经足够让任何铁汉怦然心动。

    ‘这小妖精……’

    哪怕绝色女子身为合欢门门主,平生所见美女多如繁星,此时见到这得意弟子,也不由得暗暗点头。

    “此次前往南粤,你要牢记,必须成功迷惑那沧澜居主段天南,使其心甘情愿成为你修炼《**玄阴**》**的鼎炉。”绝色

    女子板起脸对少女吩咐道。

    “干嘛要淳儿去,你自己不也到了真人境巅峰,感觉你去更加合适哩……”少女低声嘟囔道。

    绝色女子闻言气得花枝摇曳,一双灿如寒星的眸子闪过一抹怒火:“老娘倒是想去,问题你那老不修的师叔祖,点名要派你这合

    欢宗圣女过去。要不然,以那段天南道武双修化境宗师的修为,轮到你这丫头!”

    眼见平日犹如天仙般高傲的师父被自己气得口不择言,少女吓得挥挥拳头说道:“师父放心,淳儿此去,必定连你那份一起加油

    ,让那段天南俯首成为我裙下之臣。”

    “哼!你这丫头莫要大意,那段天南年仅二十已经威震南粤西云两省,甚至连京城世家都多次在其手中吃亏。我警告你,别狼没

    打到,肉反而被人家吞进去了……”合欢门主白了这不省心的徒弟一眼,冷冷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